• <td id="gwcse"><source id="gwcse"></source></td>
    <menu id="gwcse"><tt id="gwcse"></tt></menu><nav id="gwcse"></nav>
  • <nav id="gwcse"></nav>
    <tt id="gwcse"><strong id="gwcse"></strong></tt>
  • 范文中國網后臺-模板-公共模板變量-頭部模板-自定義右側文字

    首頁 > 教案下載 / 正文

    曹植洛神賦賞析

    2022-05-09 17:52:57 教案下載 0 評論
    論《洛神賦》中的曹植

    論《洛神賦》抒人生失意的主題

    2009014431 人文學院09中本4 洪秀玲 摘要:曹植的《洛神賦》是千古傳誦的名篇,是曹植浪漫主義詩歌的典型代表作。其創造意圖一直都是文學界的一個謎,有許多不同的看法。在這些的基礎上,結合曹植的人生經歷、當時的政治環境等,闡述《洛神賦》抒人生失意的主題。

    關鍵詞:曹植 洛神賦 述志 文學反映論 人生失意

    曹植,字子健。他自幼聰慧,《法苑珠林》曾如此記錄:“十歲能屬文,下筆便成,初不改變,世間藝術,無不畢善。邯鄲淳見而駭服,移為無人”。山水詩派創始人,南朝謝靈運曾說過“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獨得八斗,我得一斗”。由此可見,曹植是何等的天才。 《洛神賦》是曹植寫于黃初三年,就是公元222年。曹植以浪漫主義的手法,通過夢幻的境界,描寫人神之間的真摯愛情,但終因“人神殊道”無從結合而惆悵分離。曹植借《洛神賦》抒發了人生失意的主題。

    在封建社會世襲制度之下,立嗣一直是關系到社稷安危的大事。為了爭立太子,取得王位的繼承權,兄弟相殘,反目成仇的事,比比皆是。

    在曹植生活的社會里,同樣也是如此。曹植的聰明的確受到過曹操的重視。及至建安十六年曹丕為五官中郎將以后,曹操想立曹植的態度就已經比較明朗了,但爭奪立嗣的斗爭卻更趨白熱化。

    經歷了一番斗爭后,曹操最終放棄了曾對其“深異之”的曹植,

    立曹丕為世子。曹植陷入了惶惶不可終日、“內不自安”中。及至曹操去世,曹丕即位,他更是成了俎上之肉,任人宰割了。

    曹植后期的詩歌可分為四類:1.對自己和朋友遭遇迫害的憤懣;

    2.用思婦、棄婦托寓身世,表白心跡3.述志;4.幻想神仙世界?!堵迳褓x》即是幻想神仙,又是述志。表面是寫君王與洛神的真摯愛情,但最終因人神殊途,無法結合而惆悵離別。但是實際上,也是在為自己與當時君王曹丕之間的關系而悲傷,為自己無法建功立業而惆悵?!堵迳褓x》中,曹植有借人神之間的凄悲的愛情故事,抒發自己人生失意之意。

    曹丕與曹植是同父共母的兄弟,但是為了爭奪王位,卻反目成仇?!妒勒f新語·文學篇》中說,文帝令東阿王七步作詩,不成者行大法,曹植應聲便為一詩:

    “煮豆持作羹, 漉豉以為汁。

    萁在釜下燃, 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p>

    由此詩不難看出,曹植與曹丕當時的矛盾之大,曹植對昔日兄弟情如今仇目相視而痛心。

    列寧曾說過,“如果我們看到的是一位真正偉大的藝術家,那么他在自己的作品中至少會反映出革命的某些本質的方面”。這段話中,文學反映論被提出。文學是人的主體對客體的認識和反映。

    黃初三年,曹植被誣告,召至京都。他知道“身輕與鴻毛,而謗重于泰山”,因而鼓起勇氣,自我辯白。曹丕免了他的罪,曹植大受

    感動。但是,當時不得被重用、但又決心建工立業的曹植來說,他的人生相當苦悶。在返回封地鄄城途中,一路車困馬乏,在洛水之畔休息徘徊而作下《洛神賦》。

    《洛神賦》無疑是曹植當時對自己的處境、心情的一種反映。洛神與君王相遇,相互傾慕,但卻最終逃不過人神殊途,無從結合而惆悵離別的命運。曹植與曹丕本是同父共母的兄弟,如今乃是君臣之別。而且由于政治紛爭,兩人并不能像普通家庭里的兄弟那樣。

    此賦中,用大量筆墨來描寫洛神之美:“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這曼妙的身姿,令人驚訝,君王也為之動情。這宛如曹植的才能,令人驚訝。曾有古書如此評價曹植,“古今才人早慧者,多寡大成;大成者未必早慧。兼此二者,獨魏陳思(曹植)”。除此以外,許多文獻都有關曹植才能的記載??梢?,曹植的才能是毋容置疑的。 君王向洛神表示愛慕,且洛神“徙倚彷徨,神光離合,乍陰乍陽。竦輕軀以鶴立,若將飛而未翔,踐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長吟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

    但君王最終卻“執眷眷之款實兮,懼斯靈之我欺,感交甫之棄言兮,悵猶豫而狐疑。收和顏而靜志兮,申禮防以自持”。因惟恐美麗的洛神在欺騙自己,而惆悵猶疑將信將疑,用男女之間的禮儀來約束控制了自己。面對這,洛神惟有“雖潛處于太陰,長寄心于君王”。這宛如曹丕雖曾曹植間是血濃于水的兄弟情,但是在當時封建社會王權爭奪中,曹丕卻不得不懷疑昔日兄弟,與曹植相殘。曹植在寫這《洛

    神賦》之前,因被誣告,召至京都。他鼓起勇氣,自我辯白。曹丕免了他的罪,曹植大受感動。而且此時,曹丕已繼承王位三年,大局已定。曹植與曹丕爭奪之心早已消去,更多的是建功立業的雄心。曹植欲為盡忠于當時的君王—曹丕,但因為曾經的王位爭奪、以及曹丕的不信任,建功立業的雄心并不能如愿。

    《洛神賦》一直都有另一個說法,描寫曹植與甄后(甄宓)的一段凄美愛情故事。但是,經過學術界的考研,這一說法被否決。故如今大多認為是抒發曹植人生失意的。

    參考文獻:1.《曹植傳》

    2.《曹植集校注》 趙幼文校注 人民文學出版社1984年

    3.《世說新語·文學篇》

    4.《曹操傳》 張作耀著 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5.列寧:《列寧選集》 任命出版社1995年版

    柔情麗質哀怨蘊結_曹植_洛神賦_賞析_李健

    柔情麗

    質—

    哀 蘊怨

    李結

    。健

    植《路神 賦 賞 》

    析曹

    植的 《神 洛 賦》借 話 神傳說 并 加 以浪漫 義主 的 想 象 寫 了 出 一 人個神 愛戀不 而 結 能合的哀 怨 故事 塑 造了美 麗 純 潔而 又 多,

    , 、

    情 的

    洛形神象 關 于 《 洛神 》 的 寫 作 動賦機 曾有這 一 樣個 故 說事曹 當植 曾初向美 麗的 甄 氏過求婚 未 如愿能而 后來曹 王娶了 氏 甄于是 植曹一 直 心 懷不平 黃 初 年 間 曹植入 朝 這 甄時后 已 死 曹 王 把 甄后留 下 的 出 嫁 時 陪送 的枕頭耀 了曹 植 曹 就植 在 這 歸次 藩途 經 灘合 洛水 時在 夢 幻中見 到 了 后 甄于 寫 是 了這篇 賦名 為 《 感甄 賦 》 后 來又 魏 明 被帝曹 睿 改為 洛《神 賦》 這個故 最事 早 見于 宋 代尤 裹 的《 李 注 選 》文刻 本的 李 善 注文 李 善中是 唐 代人到 底 是 善 李 引誤了不 可 靠 說 的法 呢? 還 是 別 人偽造 了 段這 注文 ? 其 說 不一 紛然 無 論 然 定而 個這 故事 的 不可 靠,

    ,

    ,一

    ,

    一。 ,

    展 精神上十 分 悶 個 人苦 的 思 想 和 性格 與社 會環 境 之 間 的 可不 克 服的矛 盾 使 他文在學 《洛 上 取 得了與前 期 相 比 為更 突 出的 成就 》 賦在 兄 王 即 位 后 神是就曹 其 曹植之 神 上精。

    ,,

    。

    ,

    ,

    。

    ,

    ,

    ,

    。

    。

    ,,

    。

    ,

    是 則無疑 的 感甄 的 故事 很是有 戲 劇 性的 用 它來 注 曹 植 解作 《洛 神 賦 》 的 動機和 《 洛 神賦 》的 思 想內 容 似乎 也 得 通 說因此有 人 愿總意 相 信 它 但 這 個 說 是法完 全經 不 推 敲 起不僅 料 材 的出 處 可不 而 靠且所 說的曹 植 曾求 婚 于 甄 和 后曹 王贈 枕 等情 節都與史 書 載 記 符不與 時當人 物 之 間 系 關 的情 不 合 理感 的甄說 法 為作 說 小 傳流 廣 我 們 要頗 弄 清《 洛 神賦》 真的 正 寫 作 機動和 它 思的 想內容 須必拋 開 感 甄 的說影 響實 事 是地 去求 了解 寫 這作 賦 的篇 歷史 景 背和分 析 作 本品 身 《 洛神 賦 》 中的 情 本節 是來 虛 構的那 么 黃 三初年 是否 有朝京 師過 洛 的水事 也 就 不必 究深了 但 此 的賦寫 年代作 大 則 可 以致 確定 是 在 黃初 年蘭 之 或后不 這 正久是 傳 說 曹 植 寫七 步 的 詩 代年曹 植 曹 圣 爭 奪 位王 的斗 爭 趨激日烈 操 曹 后死 曹 植 屢 就受 曹 王 的 猜 忌和 害迫 拯 濟物世的 負 更抱不 得 施

    ,,

    。

    更 壓抑受 時作 的 《品 洛 神 賦 》 思的想 內容 是 分十隱 蔽和 含 蓄 因的此 很 易容 被附 會 的說法 曲解其 實 作 在者賦 的序言 中

    已 對 自 己的 寫作 動 機 作了 示 據提 序 文說 寫 此 賦作的 動 機 有 一二是 根 據 代古 關于亦 妃的傳 說 相傳 毖 妃 是伏 羲 氏 的 兒女 溺 死 于洛 水 而為 洛水 神之 屈原 的 離《騷 》中 曾 到提 她 過二 是受 宋 《 高 玉唐 賦》 楚 王 夢會 神 女 事故 啟的 發屈 原 的在作 品 中亦 妃一是位 高 而傲 無 禮 的女 高《唐 賦 》 關神 于她的 故事 并沒 有 展開《 洛 中所 說神的 神 女 故事敘 述 也 極 簡單 賦》正 是 借神 女故 事來 展 開亦 妃 的 事故再 以 加富 的豐想 象 使 妃 亦獲得了 新 的更 為 鮮明 豐 滿的形 象 作 者就借 此 來抒 自 發的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 這 是洛《賦神》 的 術 藝 思構 《 洛神 賦 》 雖 在 然構 思L和 寫描上 明 《 顯 女賦 》 神和 《 地 登 了宋受 玉《高 唐賦 》 》子色 賦 的 影響 和示 徒 好 啟 但 《洛神賦 決》不 僅 僅是模 前仿 人 作 之 它 在 藝術上很有 新創 賦 這種 文體 曹在 手 植 已中與 宋 玉等 人一《洛 神 賦 》 鋪味 陳寫描的 法寫不 同 了 故的事 情節 穿 始 貫終 其中的 人物 形 更象為 明鮮 生動具 個 有性描 寫 更 富于 抒 情 性賦 的 感染 力不 僅 通 過 描 寫言語的 鋪 排也 通 過 人物 形 象 和 故 使 抒 情事和 描 寫 密 地結緊合 在一起 在 思 想 容 內上《 洛 神 賦 》更多地 繼承 了 楚 辭的 神精 作 者在洛 神 身上 寄 托 著自 己 理 想的表 了 自現 己在 定 的特 代時環 境 的中 情緒 和 玉 賦 的 宋注重 客 觀 描寫相 比 《 洛神賦 》 則 主要是 在抒 寫主 觀 感 ; 情 宋 和 玉 賦 寓 的 諷 諫意 相比 洛《 賦 神》 臆胸_

    、

    ,

    。

    ,

    。

    。

    。

    ,

    ,

    ,

    。

    ,

    ,

    。

    。,

    ,

    。

    ,

    ,

    則 意在表現

    自已 不 的幸和怨 憤《 洛神賦 》 除 序 文 全外文可 分 為 六“ ” 寫 作者 段 一第 從開 段 始至臣 愿聞 之 歸藩途中得 遇 洛 神 的 情 形 并 出 下 文 對 引洛 肖神像 描 寫的 二第 段 從“ 余 告之日 ” 至 “ 采湍懶 之芝玄” 中描集 寫了 神洛的 儀態 容 貌 服飾和神 情作 為 動下寫 愛文慕 之 情 作 了鋪 墊 三 第段從 “ 余 情 悅其 淑美 戈 兮至 “禮申 以防自持 ” 委婉曲折 地寫出了 作者對 洛神 愛 的 之慕情 由 此和引 起 的 矛后 心 情 第四段 從 “ 于是洛 靈 感 焉” 至 “ 令 我餐忘” 寫 洛 鐘情神于 君 王的 情態 和內 心 活 動以 兩上 分 別段從 戀 愛 雙方 來 愛寫 情 又

    為 后面 的 悲劇結 局 作了 抒 情準備 第 五 段寫 因 “ 人 神 之道 殊 雙”不能方結, 合 洛神 只 得 滿 戀情懷 恨含離去 這段 ,文 勢 有 一 個 轉 折大 從愛相 到相 離 事 也 就故有 了 結 局 第 段 六以抒 寫 君 王 的戀眷 和惆悵 之情 結 束全 篇這 實 上際 是 整 個已故事 的 尾聲 了 全 文結 構十 分嚴 密六 個 部 分 環緊環扣情 節 波 瀾 起伏 步加 步 強 情抒氣 , 氛 最 后涌 出 潮 末高段 系雖 聲 卻決尾《洛 神可不 并 且 少 篇 終 而余 韻 未盡 》 同 賦 所 具有 的 結 構在 類美 賦 作也中 是少有 的 洛 神 是 篇 這賦 的 主 要描 寫象 對 這是有 著豐富 復 雜 的 思 感 情和 想 格 的性理 想 化的形 象 作 品從 各 角度個各 個方 面 刻 意描 了寫 洛神 的美 并 以 此 為抒 情 出的 發點 作者寫 洛 神的 美 是 從形 外 美 入 的手 賦 的 二 段第寫 到 洛 神 的現 出 首先集 中 描 寫地了 她 外 形的美 氣 象 分十壯 麗 從“ 其形 也 翩 驚若 婉鴻若 游龍 ” 開 始 有 一 段 十 分 精 一系 列美 妙 動人的 比 喻 表 現 出彩 的文字 洛 神那 輕 柔捷婉 的 動態 和嫻 靜 莊重 的靜 態而秋 菊 春 松 之 比在贊美 儀其態高 貴的 時 同 也 示暗了 其 格品 的高 尚 這段 的 最后 一 句描 繪 神洛 望 “遠 若皎太 陽 升 朝霞 ”近 ”“更 從 不同 的 角 察則 灼 若 芙 菜 祿出 波 度 極象 地形 出 寫 了 洛 的神光輝 燦 爛 和 無 比 艷 美這 一小 節 作 者肘 然 界 們最中 瑰麗 的象作 比 景描 繪了 洛 降神臨的 動 人一幕 其” “ 婉若游 龍” 一 語 前人 用 過翩 若驚 鴻 則由曹 植首 成創為 生力命 強很的 成語 接 下來 是 筆工細 描 洛 神 的容 貌 里服動 的 子 飾 神情 動 作 這有 特別 人 關 神洛 態 動 情作 的 描寫 中寫賦她 身隱于 芬 芳

    。

    。,

    ,

    ,

    。

    ,

    的 幽蘭叢 中 又漫 少 在 腳 下 ;山她 跳躍 嬉 戲 把她 柔 嫩的 臂腕 伸 向邊 采水摘 急 流 中 的黑 這 是 多 么 純芝真 活潑 的少 的 形女 象! 時這的 神洛真 可是 愛極 了 曹 植 在 下 筆洛 神不僅 貌面 身 材

    ,體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態 極

    美而 且具 有 內在的 智 慧美 和 品 格美當君 向 王她表 示 了 慕愛 情 以之 后 洛 則神 表 得現 既 情多 又而明 于 禮 度她 舉 起瓊 作玉 答 指 水著下 所 約 君 王 居 相 會這是 洛 形神 的象進 一步 深 化 洛 神 性格的 隨 情 著

    節 的 發 展變化 逐漸 “ 而滿豐 來 當君起王 猶 狐豫疑 禮 申 以防自 ” 持 時 洛 又神 表現 得 動 激不安了 她搖 曳 徘徊 悵然 哀 嘯 這 又是 一個 多 么 于 富 情 的激女 子 ! 這 些 細 節寫出 了 洛 神 格性 的 又 一個 面側 然而 不還止如此 洛還神有 更沉深 “ 的情感流 露鮑嘆之瓜無 匹兮 詠 牛牽獨之 處 ”神 洛以飽 瓜星 的無偶 和牽 牛 星 織與 星女 的 分離來 慨 君 王 的 寂嘆 寞獨 處 示表 深 的 同 切情 就 進 一這步 現表 了洛 神 的多情 和 善 良 這 時的 洛 神 處干 鐘 情和熱 戀 之 她中的 行 動 表明 她 心情 異 常 激動 她 忽 飄 而然起 飛忽 而又在水 上而輕步行 走 好要離似去 卻 又 返 回 她含 脈 脈 情 目光分 外 有神 玉 更顏加 光潤 有她 話 而還 未出 已口可 嗅 到 她 氣 息 的幽 香 這 些 細 節 描 寫 實際 上 近 已 心 于理描 寫 活 畫出戀 愛 中 洛的神 的情 態 和 內 活 心 動 時同 君王 的 愛慕 之 情已到 不能 自 的 地 步持 顯 得也十 分自然對 洛 神的 的美描 寫 已 導 致 了 兩 相 愛 慕的 結果 這 時 他 的們結 合已 成 必為 然 趨勢 至 此作 品 也 基本上 完 成了 洛神對的 形 象

    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造,

    。

    。

    ,

    。、

    ,

    ,

    。

    ,

    ,

    ,

    ,

    。

    ,

    ,

    。,

    ,

    ,

    ,

    筆 鋒。 一轉 洛 神離 去要 了 這時已 經 格 人 化的 洛 又神恢 復 神 了的 身份 于 是文 勢 急 直 下轉寫 了 對這 人情訣 別 的居悲 」場 賦 面中描 寫了 洛神 將 去 時 的眾神 的活 造動 成了 一 不種 可 抵 御的 聲勢 這 聲 勢表 洛 神明 與 王 君 間之相 隔 著神與 人 的 溝 鴻“ 神洛 的 心情 矛 盾 痛是 苦 她 的已 越北 址 ”而 又 返回身 來徐徐 說 陳交 接的 過南崗 “ ” 理人道 恨 神 之 殊道 兮怨盛 年 之 莫 當人 和 的 不 神 身 份同使 他們 之 間 的愛 情 不得 不斷 絕 麗翔 而輕年的 洛 竟神不 能 受 享 情愛

    ,,,

    。 ,一

    接。 下來

    。,

    ,

    。

    ,

    ,

    ,

    ,

    。

    ,

    ,

    ,

    ,

    ,

    、、

    、

    。

    、

    。

    的 幸 這是福 多 么 合不理 事 的 了 啊 “詩有詩 文 有 眼 文 眼恨人 神之 道 殊 ” 怨兮 年 盛 莫 之當 是 就 洛神 《 賦》 文的

    ,,,

    ,

    全 篇至 此 恨怨俱 集 于 是洛神 舉 掩袖 面悲啼 淚 水 浸 濕 了 衣 襟從 此 一 別再無 相見 之 日 不怎令人 悲 傷 怨 恨 恨 人 神 “ 之 殊 道 兮盛 怨 年之 莫 ”當 是曹就植與 自己 的 好美理 想 別訣 時惆悵 憤 慈所放 之 悲 聲 曹

    植 雖 失然 去 了抗 的 爭力蚤 和 勇氣 還 是 對曹 玉 存 著 在 想幻在 《 洛 神 賦 》 中洛 . 神臨 別 時 向君王 傾 訴 衷了 情 無微情 以 愛 效 兮江獻 之 明 南玲雖 潛 處 太 于 陰 長寄 心 君于 ” 這 兩 王 詩句可 以認 為 是曹 植 曹 向不: 說“的 清何 悼 植說既 不 得 于君 因 濟洛, 以作 為 賦 托此 詞毖 妃 以心文 寄帝 亦 屈子之其 志也” 燁何的 看法 是 有 道 理的曹 植 文 帝向表示 自 己 的 誠 這忠 曹 氏是兄 弟 之 間 的 君 臣關 系 決定的 他 作為 一個 有 沒 任何 權實 的 臣 不子得 不 全完 屈 服他的 怨憤 是 委婉的 有限 的 并 且不 敢直 接指 向 曹 王 他表 示忠 誠 的 態 而度卻 是 十 明 分的 就曹 植白 的 想 性格 思 處 境和來 說 這也 是合 乎 情理 的心 洛 神賦 》 的抒 內情容 主要是 通 過 洛 對神 的 指寫 來 完成的 作 者寫洛 的 神美 就 是 在寫 理 想有 時也是在 寫 自 己 能不 《把 洛 賦 》神著 作 是那 種 射 影事時的 作 品 很難指

    。,

    。

    ,

    。

    ,

    ,。

    ,

    。

    ,

    。,

    ,

    。,

    。

    ,,

    。。

    ,

    .

    ,

    。

    沿。 l 江 . 去 尋溯覓 越是 思 就越念是增 加著 : 眷戀 耿 耿難 眠上身 沾 了 滿繁 霜 至直 明 讓 天 犬仆 駕 車好 還是 回封 地去 吧 拿 起 了 兒 卻鞭是 依 依 不 難 以 離舍 這去 是前面 抒情 潮高的 波 余 也是 這 篇賦 的 尾 聲 作者這 種 以 直接 抒 來情 束 全 篇收的 法 給 寫人以 更為 切 近 的 感受更 突 出 自了己 的抒 形 情象 《 格 神賦》 鮮有 明的 人 物形 總 來 的 象說 雖和簡 單 卻還 完 整的 情節它 有 故事 用但意 并不 在 于 敘述 事 故而在 借人于物 和 情節來 抒情 它 是一 抒 情 篇 賦 和一 般的 賦 樣一也 使 用 了 鋪 手 法排對 描寫 象也 作對 了過 細的 張夸的 寫 退描它又 與其 他 許多 掀 , 不 同 就那是 它 形 象的 要具 鮮體明 多 的

    _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

    賦 中 的 哪個 物人是影 射 現實 中 哪的 個人 物 也 不 能單 地簡把 作 品中 的 物 人關 系 和 生活 的中 物 關 人系 相比 附是 但賦 中 所表 現 的 情 卻緒是 者作在現 實 生 活 情中 的緒反 映 這種 情 形 在屈原 的 作品 就 是中常有 的 并 《是洛 神 賦 中 》所 表現 出 的 對 來不難理 解 的 的中 愛意 人 慕 追 求 仿徨憂 懼不 能 , 愿如的 苦 痛 忠 的 誠 表白 些這 都是作者 自 身現在 實 生 中活 經 歷 著 的所除 了 洛

    神 以外 賦中 的另 ~ 主個要 人物 君王 即處 幻 于想 狀態 的作 者 自己 也在 抒情 中起 到 了 重 要作 用 他 不 僅與 洛 神 在感 情上相呼 應構 成 了 折 的 曲情節 而且 更直 接 抒地 發自 己的 感 情他 愛 洛慕神 卻又 無 由 表 達“ 無良 以媒 接 歡兮托 微 而 波通辭 愿 ” 素誠之先 達解 玉 佩 而 要 之 些 這句 儼子 口 急 取 的然屈原 吻 其 切得信 任心 情畢 現 在洛 神離 去之 后那 一 段 由 自己出場 的 接 抒 清也直 是 精采 動 的人他 已 下 走了 山 陵 仍 心然 留在那 他 里 然悵若失 想 象 洛著神 現出的 情 形 回 張頭望 那 洛 神出 現過 地 的方。

    。

    ,

    。

    ,

    。、

    、

    、

    ,

    ,

    。

    又排 大量不 集中 這 就避免了 繁 冗和 飾 而 保矯持 了 賦 體 的凝 重 富麗 的 藝 術特 色 它 的 語 言華 美而 不 艱 澀 文 章 瀾波 伏 毫起不 平板 加 再 上 積 頗蘊 深 思的 內想 容就 使 篇這賦成 為 漢 魏六朝 抒情小 賦 中的 優 作 秀品鐘 嶸曾 指出 曹植 的 術 藝風 格 骨“ 氣奇 高” 采詞華 茂這 個 風格 在《 洛神賦 》也中 有突 出的 表 現 但 從 是 《洛神 賦》 和 美女 篇 》《其 它許 多 作品 如 《吁 窿 篇》 《 白贈 王 彪 馬 》等篇 比 較相則 還表 現 出另 一 外方的面風格 柔 清 麗質哀 怨蘊 結 這是 他 灼 藝術 風 格 也 是他 的 性 格 特別是他 后 期 作的 品這 風一格更 為 明 他顯作 的品很注 重 抒情 并總 有 一 種 熱 的 切感 情蘭 回九轉 凄婉 動 人而 同 他 的作時品中 又總 是郁 結 怨 憤著和 凄 涼 難 以 噴礴 而出 他 的這種 ,風 的 格 成 形若 細要分 起析來 自然 其有 方各 的面 原 而因我 讀們 了《 洛 神 賦》 當也 能體 味作 出 者 這 風 格 種的存 在 及其 藝 術 的 值價 ?吧,

    ,、

    。

    ,

    ,

    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一

    ,,

    上 接(第 0 頁)3

    。

    ,

    ,。

    ,

    ,

    ,

    ,

    。

    ,

    。,

    。

    ,

    ,

    ,

    ,,

    緒滿

    懷。

    他希望洛 神 重 新 現出

    ,竟駕小 船

    如 具此 休和 探 刻如果 讀者 會 體 到它 是出 自作 者 剛毅 斷 的 內果 自心 會感到 詩 人 熔 鑄在這 個人 物 身上的 情感 是很 一 般不 的 至 少 可以 作說者 是真 而 誠熱 情地 歌頌 這 自 種犧我 牲 精 神 在也一 定程 度 表 上 白自 己的 決 心;它 不 過是 甘“ 心赴國 憂 ” 類直這 陳 情其的 剖 曹視植 在 這 首詩中 只 是沒有 出 自 場白而 是 把 的 激情凝 他聚在 更 完美 的 自 馬 英雄 身上 盡 情歌 頌他傾

    其 力 才來塑 其 造高 形 象 大也 因正如 此 才 創 造 他了 這 位 久 歷 衰不的英 雄 形 象,

    。, ,

    , 。

    ,,

    ,

    ,

    ,。

    。

    .33

    ?

    黃初 〔

    古 ”人有言 ,

    三年

    ,佘 朝 京師

    ,

    洛濟

    〔川 幻

    。

    。。

    信 之 〔修39 〕 ,

    〔 0 〕 習禮 明而詩指 潛 川

    為而 〔期4 2〕

    。 3〕 。 。

    4

    。

    抗瓊 c4 娣 〕1

    眷 執 之 眷款,

    斯之水 神 日名穿 妃

    , ,

    感宋

    曰。

    以和 予

    兮,

    對楚 王 說 神女 之 事余從 京

    城 6 輟越轅c 〕

    。

    作斯賦 其辭遂

    〕 4〔。

    〔3 〕

    ,

    :兮 實兮,

    ,

    4 懼

    斯 之 靈我 欺 c

    感 4甫之棄交〔言們

    歸 東藩,

    伊 閥 ”〔日

    既西〔

    ,

    猶 悵而 狐 疑

    。豫

    5 4 收 〕和顏 而 靜 志〔 兮

    經通谷

    。

    景陵山

    ,

    。

    ,4

    〕 6 禮 申 防 以持自

    7〔 〕車 馬 殆 煩

    爾乃〔駕稅乎 衡皋〔

    01〕 ,

    襪乎馴

    。于

    是 洛靈 焉感

    ,

    打〕

    徙倚〔 傍 徨

    。

    光 離若 飛將。

    芝田

    〕。

    :

    與11〕

    乎楊 林流 目 〔百 乎洛川。

    ,,

    乍陽陰

    。

    。

    ?!?

    ‘ 幻

    輕 軀鶴以 立,

    ,

    于 精 是移神 駭1〔 幻忽 焉 思 俯散 則 察未13〕

    仰 以 殊觀〔

    而翔

    椒踐

    〔 9涂〕 4

    之 郁

    ,

    費步薄 而流

    ,睹

    一麗

    :

    ,

    于之 巖畔

    。芳

    超 長 吟 永以 慕兮

    5 嘯 侶c 5諸

    , c〕3

    5

    。 聲〕 哀 厲而 彌 長〔

    援御 乃 而者 之告

    日爾

    爾乃 眾 靈 邏雜 〔5幻 幻

    。

    1

    4 〕 于靚

    c〔 5〕 ,1

    乎?

    彼 何者

    ,或

    戲清流 采或明珠 5

    6〕

    ,。

    或翔

    此若 艷之 也

    !

    御者

    ,

    拾 翠

    〔 55〕或,

    日:

    。巨

    聞河洛 神

    名之

    ,曰

    5

    c

    4〕

    。

    從 南

    湘 二 妃 之牽牛

    詠。

    攜漢

    。

    必妃

    。

    然則 君 王之所 見

    濱 之游 女

    ,匹

    袍 嘆

    〔瓜 58〕

    ,

    5〕

    71

    6 吮 其 狀若何 ? 巨愿 乃是聞 乎

    c之獨處

    :” 余之告

    日,

    輕 桂之 猜 靡5 〔9 〕

    兮“

    聆 修

    袖 以飄 若 忽

    神 。。

    其 形

    :

    翩,

    6

    〕 延0〔佇

    若 驚鴻

    若婉 龍 游榮 喂 菊秋,

    1 迅體 克飛 〔

    〕6

    ,

    華茂 春

    ,

    松。

    佛仿兮 若輕 云之 蔽

    ?!?

    凌 波微

    三步植 曹國

    ,

    ,

    6 幻羅 生 塵襪〔 無動

    。

    , 飄 飄 7兮若 流風之 迥雪〔1

    ,,

    36 常 則 若 危 〕若 安 進止 難 〔

    期遠 而

    望 咬 若之 太 陽升 朝 霞迫 而 察之“

    ,

    往若若還 玉 潤顏

    。

    。

    4轉兩 流 精 〔

    ,

    6

    , 〕

    光灼

    若芙 集出 波泳8

    ,

    。

    ,

    。含

    來辭吐

    氣, 若幽

    。1

    纖c

    襪 得 修短衷 度

    。

    。蘭

    。華容

    婀娜

    我忘 餐

    c 56〕

    肩 削成若腰 如 素 束〔1

    ,

    延頸幻

    ,于是 屏 翁 后

    〔66〕

    〔 68

    收風〕 鳴

    ,

    川女

    秀 0項皓 質 露呈芳 澤無加 〔 2

    靜波

    馮夷

    ?!?7 〕6

    ,

    不 御

    華3 眉2 娟聯

    2刁 〔〕 洋

    ?!?

    2〕 1〔

    。云髻 峨

    ,,2 〕5〔

    〔2 2 ,〕

    娟清

    騰歌文 魚以 乘警

    。。

    〔6 〕,

    9

    〕。

    唇外

    皓齒 內 屠輔,

    。

    鳴玉鴦 偕以 逝7〔?!?齊 首柔 情綽3

    魷 踴而 夾 毅〔 7,

    〕 〔,7 〕1

    六龍儼 其

    。明

    眸 善睞

    、

    載 車 之云 容裔 7〔2 鯨〕

    承 權招 。田 冬

    ,

    7覺〕瑯 冬艷逸 。

    體 閑靜28

    〕〔

    。

    禽水而翔為 衛 ,

    于媚 語

    言“

    ,

    4 7是于 越 北址

    ,〔

    南周

    ,

    。

    纖 領素

    。

    ,

    奇服。曠 世 骨 應象 圖。

    披羅

    衣璀

    ,

    之清陽

    〔 7幻

    動。朱 唇 以言徐 陳交 接

    之,,

    大綱口6 〕 。

    柔兮 瑤拜碧 之華 據〔2的

    ,

    ,

    戴‘金 翠 之飾首, ,

    ”。

    〕7恨 人神 之道 〔殊 兮

    盛年莫 之

    當 08 。 〔

    。

    抗羅 悼良 會

    “” 明 珠 以 耀 〔軀的 踐遠 游之 文 履〔D

    曳 霧 峭之,

    以袂 涕〔7掩幻

    之 永 絕兮

    79〕, 流 襟淚 浪 浪 之

    〔輕

    據 徽幽 之 蘭芳 藹兮 〔3“〕 步 加 踢 山 隅于

    于 是 忽縱焉體 ,

    一 逝 而 鄉異

    無微

    情 以效

    以 遨

    嬉。

    倚采

    鹿,

    〔 陰。

    8

    ,獻

    江 南 之瑣

    明〔

    8

    幻。

    雖 處 于 潛太

    右, 桂蔭旗

    。

    。

    皓攘 腕于神 滸〔3 3 )兮

    ,

    采湍獺 之。

    。

    8

    〕, 3〔

    48〕 寄長心 于君 王〔忽 不 悟所 舍其〔 8曰

    。

    30 玄

    芝 余情悅 其 美 淑兮心 振 而蕩不 怡〔 35〕

    無良 媒 以灌 接〔兮

    ,

    悵 神霄 而 光

    8蔽象

    , 7C〕

    微波 而通 辭 36 〕〔

    3愿 幻〔

    于。 背是 下 陵高

    ,

    〕足 往 心 留

    〔。

    情遺

    ,想

    素.

    〔 7 〕

    3之 先達

    .

    ,

    解玉佩 而 要

    噬之佳人

    。顧 望 懷愁“8 〕

    冀 靈體之 復

    御輕

    形3

    4 而舟上溯

    。

    ” 〕 浮長 而 川 反忘 〔,

    ,

    思綿綿 而增 至曙

    。

    卷 通 幻城王 哪 在 城 今東山 省u

    ( 4 東〕藩

    東 方a的 封

    。邑

    〔曹 梢 時當,

    封被為哪

    。

    ,

    以 說 是 東

    藩,

    )

    。

    慕。

    夜 耿耿 而寐不,

    繁靄霜

    。

    〔的〕

    。

    而命 勇于

    。

    夫 而仆就駕

    1 策 9

    〕〔,

    歸乎將東

    路攬排

    害 以

    抗盤悵 桓 不 能而

    插去圖

    劉〔

    注釋 〕 〔

    〕1黃初 〔 2 〕妃

    必— 古代傳 —

    。

    說魏

    文 帝曹 玉 年的 (號22 0 2 一 6 2

    ):

    時的 關 — 古 名在今 河僵 甫師 縣東 —南 是都 疲 的 意 思 倦殆 同 怠 〕〔 殆煩 〔— 乃 爾就這稅駕 解 下 駕車 的 馬乎 — — —黃皋 g有 香 草 的低 地新 一是種 草皋是 沼 澤 oa )— 田 草種的 田 地 茜 皋 藝 都田 辭是賦 中

    習 用 —〔6

    〕銀轅

    、7

    5〔 〕 背

    繞。

    在山 陽洛附

    近,

    。

    。

    ,

    。

    8〕

    ,

    。

    (。

    ,

    。

    〔 〕9

    ,

    。

    、

    伏(賽) 羲 氏 女 兒的 淹死 在

    作 地為 的 方美稱

    。水洛

    ,

    所 以

    為稱多 妃3

    其習日辭

    1 0〕 容與 〔,

    以是 上

    序說

    作 明賦的 緣

    。

    起ci

    l 流

    〕 — (免 m

    林 徊 緩 盯的進 意思i

    A

    n。

    隨)意 眺 望

    .

    。

    53

    。

    精 移

    神13〕 〔

    —觀(貫 w

    g

    神 受了 震

    功。

    呂” 都是 日 件的 藝

    .思

    。

    么n)

    〔 1

    〕4 魏( 敵 d i)

    1見 〕彼 何 人 5 斯〔

    莫— 非 就就 是 吧 她— 被象 風 吹 輕轉的 雪 花〔若流 風之 迥 雪—濃 纖 肥瘦 — 腹 如 息束 腰 部面素細 象卷 緊 的 絹— 澤芳 的香 脂 汕 無加 沒 敷施 —有粉不御 不—〕 華 鉛施必 用— 云如的 頭— 〕 云譬 形( 賽 發頭 豐 盛的 髻 —峨 峨高 —聳聯 峭微微彎 曲 — 雖 然藏在 申 但也很 奪 目 內〕 — 明亮鮮 眼 珠的 善徠 顧 盼 多姿 〕 陣明 — 有 酒 屆輔承— 〕 福夜 權 在顴分下 一面— 同 權

    顴 1〔〕 無6乃 乎

    是17 〕 ?。

    — 看

    — 那是什么 人 啊

    。

    特別 的 象

    ,

    〔5 〕 3

    沽JS 〕 〔 翠5〕 〔5

    南(主 h

    血)

    z

    湘 之 二

    妃—

    翡翠 島的 羽毛 —在 虞 死舜,

    ,

    水 中的

    島,

    。

    翠色綠

    ,可

    傲 飾物,

    。

    傳說 店中 堯 的 兩個 女 兒

    。嫁

    纖度

    .

    后 。來 隨行到 南 方

    56〕 游〔女5

    7〕 〔弛

    ,

    成為 湘之 神

    18 〕

    〔 1?!?2。

    〔 〕 20 22〔

    〔。

    。偶

    — 星名一 —歸‘)

    g傳 說 中

    漢水 之 神

    不與 的星別 相接 與 織 女星 相隔

    ,

    , 所 以 喻 沒比

    。有

    。

    。

    〔 58〕

    牽牛

    ,所 以 比

    喻孤獨 漪 靡

    。

    。

    6 〕 9 (桂

    。

    。

    )

    拂貌

    —。

    婦 女 的

    裝上

    。

    ?!?

    隨風

    。飄

    6。

    〔 璐〕

    (y 意1 ),

    修抽 以越 佇

    ,( 注Z h)

    。。

    Z 〕 〔 2a4 〔

    。長袖 遮著 已自

    遠 選 地 望

    眺忍舍去不

    翁遮蔽

    。

    —洛

    舉神 起延佇

    ,

    。

    漢伸 遠

    .

    。

    52 〔

    。。

    26

    〔(

    y 。)

    ,

    〔27 (歸〕

    2g 8〕 應〔

    ) 姿

    川.

    耳— 環 里這作 動 詞用 是 戴 憊 的思瑤 — 碧 名 華玉據雕 刻的 玉 佩 —綴明珠 以 德 — 佩軀 帶 鑲嵌著 珠予 更 顯出 容 煥光— 發

    3〕耳2〔 ,

    。

    。

    。圖

    子合圖畫 你的準

    麗的姿態 。

    3。

    〔 〕

    。 抓亡 踐〕

    32 〕 薇 蘭 之幽芳 伯 ( 矮

    。

    移塊的 鞋 子

    ,

    穿上著

    。。

    游—

    鞋種子 名稱的

    。

    香氣

    香氣

    。

    微 微 透出 蘭把般 的

    。

    33〕 〔攘

    4 〕3心 振 蕩 而不 〔怡 幻3接 惟 〔63 〔 〕

    托—

    出。

    寧 滸巾

    (遺y

    i )

    —。

    神所 經 過 的岸 邊

    — 歲

    所 襪過 印有 足 —跡難 于 測預她的 舉止行 止難 期 — 幻6 轉阿 [ 目光 轉動 流 精精光 四 — 射 說傳 中的 風 雨神 屏—耽— 水神 刀 以 后— ) 夷水神 名〕 瑪 ( — 平 女〔蝸 的 初 蛙 作 蟹 倪 的 神人 話物— 〕 文 有免 翅 能 飛 魚 的替角準 駕車備 發 —出車上 的 憐聲 偕 逝 — 一塊兒 去離〕玉 彎 — 為 神人 駕車 的 龍— 1 六 龍7 莊 儼嚴的 子樣 —— 濟 首齊頭 進并 — 云車神 人所 乘 的 車 容裔 與 容 —與 間 —從 緩 容的進意

    6思2〕 〔 羅 襪 塵生 6〕 〔3,

    。

    〕體 1 飛 兔迅

    身 體比 的飛野 鴨還 要 迅速

    。

    。

    。

    65 〕 〔 6〔6

    。

    6。7〔

    ip g w

    n。

    68

    (

    。

    〔 6

    9

    。

    。

    〔7

    ?!?

    。

    。

    ?!?

    。

    。

    〔 2〕

    7。

    ,

    ,。

    波 逝而辭

    從中介 紹 使

    (

    —我們 —

    心 里

    感 到 動 沖 安不

    互) 通 情好

    。

    .

    73 〕統

    鯨3〕 〔 7誠

    83 〕〔 解 玉 佩 而

    —要

    內 心— 的真情

    。

    憑好水 波 傳 達 言

    語。

    (夭y i ) 之

    解下 玉

    ,佩

    為信作物

    來 交

    。

    .

    — 7(〕 水寶 中地油 —〔 」 遭 扭清陽 指 人眉 目之 間 這里 指面 龐 ) — 〔— 〕交續之 大綱 此彼 往交 的大 道 理 — 可 惜 人神 之間 的隔 閡殊 不 〕恨 人 神 之殊道—

    .大

    的 水 族夾 較( g古的

    。

    護車著

    75

    .

    (。

    7

    6

    。

    〔7 7

    。,

    3

    9 〕 〔信

    愛修

    ,

    —辭 賦中 常 的用 語助 辭 — 〕〔瓊必 玉名 — 〔 〕 指川 潛而為 期 指 著深 發 誓水 — 以待將來以O

    〕 羌4

    。1。

    實美貌

    78 伉〕 袂羅(妹m 抓 )

    〔7 9淚 流 襟 〕 之浪浪

    〔 。8〕,

    42

    表 接示受 情

    8

    〕1 〔8 2

    〔。

    3) 4 懼 〔斯 之 我 欺靈

    〔 4

    交 甫

    棄 言之

    ,。

    女 解 玉佩 給他 神女都不 見了

    神 欺— 古 代 傳說鄭 交甫遇 見 神 女 要 求 — 神 女給 了 他 可是城 刻之間 玉 連佩:

    ,,

    ,

    恐、 這怕

    位人

    會騙

    我。

    8

    3亡

    所。

    眼— 淚 汾滾 流到 衣— 襟 上 —一 逝而異 鄉 這 一 就去 天 一各方 了 — 愛 效 愛 表— 〕明玲 明 珠 做 成的 環耳— 幽 探處 藏太陰 鬼神 所 居 的 處 〕潛處 — —

    。舉起

    袖羅 涕

    。擦眼

    。

    。

    。。

    ,

    。

    5 以收 〕 和額而 靜志〔

    4 了徙倚〕

    ‘6〕 〔 禮 肺申以 持

    〔4 8〕 辣〔

    椒柑

    涂05 〔5 1〔5 2 〔

    — (

    松上

    重 巾禮 法 的 約 束— 徘徊 的 意 思 。

    起笑 容 使自 己 冷 靜下 來

    。,

    以控 制白

    。

    —然 看不忽 出她 在 么 的什地 了 忽不方悟 所 其 —舍〔 6)足 注 心 陰意思 說形 跡 遨然失 去 了 而 心 神 還— 那在 兒〔

    5)

    8

    d。

    ,

    。 〔48〕

    長寄心 于君 王

    這片 心 遠永寄 托 在 您

    身上

    。

    —聲音 久持不 歇 〕 彌 長—〕 雜 逮(榻 )眾多 —〕 命和 都是招 嘯 集

    。 “聳 與 句下 的 中 荷”薄都 是 布 滿香 的 地草方

    s uo

    g)

    。。

    四—顧 使生 人 懷愁 愁 —船 漫在長 的 水 上 道浮行 〕 浮 川 而長忘 反 —了 路

    〔歸88 〕 顧

    。

    望8

    7 〕遺 〔

    想 象情

    想象 洛 所 神 遺下 一的片 情深

    。

    8 9

    ,

    忘記

    。

    t

    “應

    。

    9

    0 〕宵 (〔

    zh a )n繁 霜

    的意 思

    。

    和〔 9

    1〕排

    —車

    旁 拔

    邊 饑策 —的馬。

    著 繁霜

    。

    舉鞭

    .

    6

    3

    略論曹植《洛神賦》之求女情結

      一

      鐘優民先生在《曹植新探》中說道:“離開作家生活的時代及其社會實踐去研究作品,沒有不歸于失敗的?!苯庾x《洛神賦》必須要了解曹植其人以及他寫《洛神賦》的背景。
      曹植生于公元192年,卒于公元232年。在他短短的一生中,前后際遇有著天壤之別。早年他過著魏國貴公子的豪華生活,曹操對他也是寵愛有加,“幾欲立為太子”。但是,曹植的“任性而行,不自雕勵”令曹操改變了決定。建安二十二年,二十六歲的曹植“嘗乘車行馳道中,開司馬門出。太祖大怒,公車令坐死。由是眾諸侯科禁,而植寵日衰?!辈苤驳氖櫼约霸跔幜⑻佣窢幹械氖?,導致許多擁植派的慘遭迫害。楊修、丁儀、丁?兄弟先后被殺害。曹植自己也曾命懸一線,晚年更過著遭人猜忌,輾轉流離的生活。曹植這種不平凡又兼帶悲苦的人生經歷,對其思想和創作有著極其深刻的影響。甚至可以說曹植多情苦情的個性在一定程度上是因其經歷造就的,而這樣的一種性格特征勢必會影響到具體的創作,從曹植的創作中不難發現,曹植是非常重情的一個人。
      比如,“擁植派”中的友人遇害,他作《野田黃雀行》表達自己無法解救的悲憤;家弟出養族父郎中伊,他贈《釋思賦》以敘其離別之恨;家妹出閣,他也作《敘愁賦》抒寫離愁;對于愛女的不幸亡故,他更作《金瓠哀辭》和《行女哀辭》抒其死別之痛。
      文學是情感的產物,情感與文學與生俱來。在國外文學理論中,有文學是“苦悶的象征”說,我國也有“發憤著書”說。這些理論,都視文學為痛苦失意者的精神慰藉和補償。曹植的《洛神賦》的創作也是這種心態的彰顯。
      黃初四年,曹植因“會節氣”而回京城。應該是滿懷希望而來,帶著沉重打擊而歸。任城王曹彰到京后不明不白死去,他與白馬王曹彪也不能同歸。當時的心情可以從《贈白馬王彪》中得到印證?!疤⒑螢??天命與我違!奈何念同生,一往形不歸。孤魂翔故域,靈柩寄京師。存者忽復過,亡沒身自衰。人生處一世,忽若朝露。年在桑榆間,影響不能追。自顧非金石,咄令心悲?!毙那楹蔚鹊某林囟鵁o奈,此時的曹植,憤怒、悲傷、不安、無奈、抗爭??梢哉f,這復雜的心情,借助《洛神賦》全面地表達了出來:面對滔滔的洛水,他想到了懷才不遇的屈原,想到了宋玉對楚王所說神女之事。不平的境遇,理想的破滅,心中的渴望,所有的一切一起涌上心頭,于是促成了不朽名篇――《洛神賦》的誕生。洛神賦的文本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人神之戀,為洛水女神深深打動為止情動不已,但最終人神道疏,悵然分離!體現出上古文學中一貫的“求女”情結。
      
      二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情是人類生活的重要內容,也是文學創作的重心之一。人神戀歌主題在先秦文學中已經生發到一定的藝術高度。漢魏以來,這類文學主題更受到推崇。以建安七子為代表,應?、陳琳、王粲就創作了一系列神女形象,勾勒了漢魏文化背景下的人神之愛。對后世影響深遠的當首推曹植的《洛神賦》,曹植吸收繼承了先秦以來人神戀歌這一文學傳統,并結合創作主體在現實生活中的感受,提煉升華出《洛神賦》這一曠世奇篇。
      《洛神賦》在故事框架、人物身份上借鑒的是同一傳統的兩個層面,即其人間男主人公與神界女主人公之間的人神戀歌模式源自《漢廣》《湘夫人》《山鬼》等先秦文學作品,而其人間“君王”與仙界“神女”的奇境邂逅的構架則借鑒了《高唐賦》《神女賦》中主人公君王與神女的身份模式。這種人物身份的復合式定位,既立足于陳思王帝王手足的特殊身份、處境,也有以此襯顯神女“長寄心于君王”,追求高潔情感的特殊用意?!堵迳褓x》的抒情場景選擇在暮色降臨的洛水畔,這一背景選擇也同《詩經?漢廣》“漢有游女”的漢水,也同《秦風?蒹葭的》的在水一方相似,也與與《九歌?湘夫人》“洞庭波兮木葉下”的湘水邊相應和?!八弊鳛樵家庀鬄榕运裥蜗蠊┙o了內在質性,作為文化意象為女性水神及關涉她們的戀情提供了典型場景,以一種直覺的美感對象在作品中用以比興并擔當起情感交流的媒介,服務于文學作品的氣氛的烘托。
      戀歌中的女神們依水而生,如水澄澈,隨水賦形,緣水動容,因水忘情。水洗練了女神們的姿容,蕩滌了女神們的情性,鋪襯了女神們情感活動的場景,也營造了阻隔人神相戀的距離美,烘托了文本迷離憂傷的氣氛。從《詩經》到曹植,都可以發現一個穩定的表情方式,就是“求女”,以此來表達內心深入復雜而微妙莫測的情感。
      但這些作品中,求女僅僅都只是單純的追求愛情嗎?答案是否定的,至少《洛神賦》的求女情結更為復雜深刻。
      《洛神賦》充滿浪漫色彩,是作家幻想活動的成果。對于曹植,他的幻想是基于現實政治理想的,是無法掩藏的野心勃勃的愿望。那么他的報國愿望是什么呢?在《與楊德祖書》中,曹植述其大志:“戮力上國,流惠下民,建永世之業,流金石之功”是其第一大愿望?!俺梢患抑浴笔瞧錈o奈之時的愿望。這些愿望,通過幻想,在《洛神賦》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在幻想中,曹植少有現實生活中的顧及,可以從姿態、儀態、服飾、舉止諸多方面,把洛神之美描寫得美侖美奐,可以在鋪滿香草的河岸上停車,可以讓馬自由自在地吃草、歇息,自己也可以在樹林中安然悠閑地散步,用含情的眼光表達自己的愛意,還可以“解玉佩以要之”。而且還可以保持自己的矜持,懷疑女神的真誠??梢哉f,作者在幻想中是國王,是上帝,敢恨敢愛,而且還有選擇的權利。
      在幻想中,女神無奈離去,他可以不受約束,任意追趕!在幻想中,他可以移花接木,指鹿為馬,更改一切重組一切。所以可以說,女神的所作所為也是他的內心愿望的宣泄:在作者“悵猶豫而狐疑”、“申禮防以自持”時,洛神“超長吟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而眾多神靈呼朋喚友聚會過來,“或戲清流,或翔神渚?;虿擅髦?,或拾翠羽?!辈⑶摇皬哪舷嬷?,攜漢濱之游女”。特別是洛神離去時的場景,像皇帝出巡,如皇后回宮:“馮夷鳴鼓,女媧清歌。騰文魚以警乘,鳴玉鑾以偕逝。六龍儼其齊首,載云車之容裔。鯨鯢踴而夾轂,水禽翔而為衛?!惫臉俘R鳴,龍駕車,魚鯨護衛。在幻想中的心情是多么的暢快!有暢快,也有失落。賦中“怨盛年之莫當”一句,應該說蘊含詩人諸多人生感慨。當人們的理想被現實擊得粉碎,對前途感到失望和渺茫時,便把希望的觸角伸向歷史的深處,以藉尋心靈的慰撫。于是形成了中國文學的一大特色――以求女不成隱喻對理想追求失落的“求女情結”。而歸根結底,“求女情結”這一心理的根源,在于“戀母情結”。
      
      三
      在人類文明史上,絕對是有一種“戀母情結”心理,它深藏在人類文化心理的深層,人們常常意識不到它的存在,但它確確實實存在著。它就是指人類渴望某種母性般溫柔、體貼、真愛的生命關愛的心理。對于女神渴求,愛慕,或者說男性之對于愛情的追求對于理想伴偶的設想,追根溯源,幾乎都可以從“戀母情結”中找到依據。
      從心理學來說,“戀母情結”是人類最初的情感萌動,可以說,人類從幼年起就產生了“戀母情結”心理。心理學家弗洛伊德認為,人在幼年時期,對異性雙親的眷戀是人類普遍存在的特征,他借用古希臘著名《俄底浦斯王》的主人公來命名這種現象,叫做“俄底浦斯情結”,也稱“戀母情結”。社會心理學家哈洛(H?E?Harlow)認為:可以把母親看作愛情的原點,由其皮膚感覺產生,接觸的快感可能是產生愛情的重要因素。
      文學創作實踐也常常流露出這種“戀母情結”心理。文學史上有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那些以文采名世而能引起人們強烈共鳴的優秀作品,大多是愛情主題、女性題材,或者作品中總有一個美麗動人、富有象征意蘊的女性形象??梢哉f,歌頌愛情、細膩表現女性之美是這些文學作品獲得不竭藝術魅力的源泉。細膩地表現女性之美是這些文學作品的共同特征。如曹雪芹在《紅樓夢》中就以非凡筆力描繪了一個色彩斑斕、美麗純潔的女性世界,借賈寶玉之口贊美女性是“水做的骨肉”,形象貼切地贊美了女性之美??梢哉f,《紅樓夢》中的女性世界是一個與丑惡現實相對立的充滿人情美、女性美的理想世界,賈寶玉喜愛的是大觀園女兒們溫柔、善良、真愛、體貼的女性情懷。在黑暗齷齪的現實社會中,大觀園女兒們溫柔、善良、真愛、體貼的女性情懷給了賈寶玉心靈的庇護,使他找到了精神歸依的家園。從這一意義說,女性情懷在某種程度上具有母性關懷的特點,女性情懷因而可稱之為母性情懷。所以,我們說賈寶玉對大觀園女兒們的依戀是因為他潛意識心理處的“戀母情結”―――即對溫柔、善良、真愛、體貼、母性般關懷的依戀心理。
      綜上可知,“戀母情結”是人類普遍存在的深層文化心理現象,它不是如弗洛伊德所言僅僅是一種原初的人類性愛心理,而是人類渴望獲得某種母性般溫柔、體貼、真愛、崇高的生命關愛和心靈庇護的人文心理;在人類文化發展史上,它常常通過“求女”的形式表現出來。
     ?。ㄗ髡邌挝唬盒陆κ矌煼秾W院)
     ?。ㄘ熑尉幮#簱P子)

    曹植洛神賦等詩文3篇

    洛神賦

    曹植

    黃初三年,余朝京師,還濟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賦,其詞曰:

    余從京域,言歸東藩,背伊闕 ,越轘轅,經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傾,車殆馬煩。爾乃稅駕乎蘅皋,秣駟乎芝田,容與乎陽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駭,忽焉思散。俯則未察,仰以殊觀。睹一麗人,于巖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爾有覿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艷也!”御者對曰:“臣聞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則君王所見,無乃是乎?其狀若何,臣愿聞之?!?/p>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髣髴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秾纖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瓌姿艷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于語言。奇服曠世,骨像應圖。披羅衣之璀粲兮,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踐遠游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于山隅。于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蔭桂旗。攘皓腕于神滸兮,采湍瀨之玄芝。

    余情悅其淑美兮,心振蕩而不怡。無良媒以接歡兮,托微波而通辭。愿誠素之先達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羌習禮而明詩??弓偒熞院陀栀?,指潛淵而為期。執眷眷之款實兮,懼斯靈之我欺。感交甫之棄言兮,悵猶豫而狐疑。收和顏而靜志兮,申禮防以自持。

    于是洛靈感焉,徙倚彷徨。神光離合,乍陰乍陽。竦輕軀以鶴立,若將飛而未翔。踐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長吟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 爾乃眾靈雜遝,命儔嘯侶?;驊蚯辶?,或翔神渚?;虿擅髦?,或拾翠羽。從南湘之二妃,攜漢濱之游女。嘆匏瓜之無匹兮,詠牽牛之獨處。揚輕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佇。體迅飛鳧,飄忽若神。凌波微步,羅襪生塵。動無常則,若危若安。進止難期,若往若還。轉眄流精,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華容婀娜,令我忘餐。

    于是屏翳收風,川后靜波。馮夷鳴鼓,女媧清歌。騰文魚以警乘,鳴玉鸞以偕逝。六龍儼其齊首,載云車之容裔。鯨鯢踴而夾轂,水禽翔而為衛。于是越北沚,過南岡,紆素領,回清陽,動朱唇以徐言,陳交接之大綱。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沽_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浪。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異鄉。無微情以效愛兮,獻江南之明珰。雖潛處于太陰,長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悵神宵而蔽光。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遺情想像,顧望懷愁。冀靈體之復形,御輕舟而上溯。浮長川而忘返,思綿綿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駕,吾將歸乎東路。攬騑轡以抗策,悵盤桓而不能去。

    白馬篇

    曹植

    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借問誰家子,幽并游俠兒。 少小去鄉邑,揚聲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參差。 控弦破左的,右發摧月支。仰手接飛猱,俯身散馬蹄。狡捷過猴猿,勇剽若豹螭。邊城多警急,虜騎數遷移。羽檄從北來,厲馬登高堤。長驅蹈匈奴,左顧凌鮮卑。棄身鋒刃端,性命安可懷?父母且不顧,何言子與妻!名編壯士籍,不得中顧私。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

    曹植 七哀詩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 上有愁思婦,悲嘆有余哀。 借問嘆者誰?言是宕子妻。 君行逾十年,孤妾常獨棲。 君若清路塵,妾若濁水泥。 浮沉各異勢,會合何時諧? 愿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 君懷良不開,賤妾當何依?

    野田黃雀行 高樹多悲風,海水揚其波。 利劍不在掌,結友何須多? 不見籬間雀,見鷂自投羅? 羅家得雀喜,少年見雀悲。 拔劍捎羅網,黃雀得飛飛。 飛飛摩蒼天,來下謝少年。

    曹植_洛神賦_意旨蠡測

    曹植《洛神賦》意旨蠡測

    王學軍①

    (南京大學文學院,江蘇南京210093;賀威麗②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江蘇南京210097)

    “余”,《洛神賦》內容提要:從和洛神的單一對應關系出發中間人神由遇合到分離、由喜轉悲

    《神女賦》,《洛神賦》的過渡文字則相當突兀甚至不合情理。與人稱所指的變化相似中創作者與抒

    ”、“吾”情者具有重合和分離的兩面,重合時“余指曹植,洛神為愛情寄托對象;分離時曹植以洛神

    ,“余”?!堵迳褓x》自喻暗喻政治寄托對象通過混合運用人稱所指的變化來悼念妻子崔氏及父親曹

    操,表達愛情希望及政治理想的兩重幻滅之感。愛情和政治并非各自獨立,而是相互補充的有機整

    具有互斥性、相濟性、整合性三個基本特征。兩者一為表,一為里;一為主,一為輔;一為正面,一體,

    為側面;一為直接,一為間接;一為文學性之表現,一為政治性之表現;一為藝術價值所在,一為思想

    價值所在。

    關鍵詞:曹植《洛神賦》意旨

    中圖分類號:I206蠡測文章編號:1000-8705(2011)03-97-104文獻標識碼:A

    一、緣起

    [1]896[2]121《洛神賦》、、曹植的主旨,向來眾說紛紜,大略而言有兩個路向:一是愛情,如感甄說青年戀愛說

    愛情失落說[3]124等;二是政治,如寄心文帝說[4]886[5]449[6]25、、政治理想說政治遣懷說等。兩個路向均可自圓其說,而其具體所指依舊不易確定。我們閱讀文本時隱約感覺到這兩個路向似乎并非完全分離,而是殊途

    《神女賦》,《洛神賦》同歸、相互補充的有機整體。近來讀宋玉發現人稱所指的變化與有相似之處,又注意到

    《洛神賦》中間人神由遇合到分離、由喜轉悲的過渡文字相當突兀甚至不合情理,這進一步引發了我們對這一問題的思考。下文擬從文本出發,依據相關文史材料尋找兩個路向之間的聯系,試圖對《洛神賦》的意旨做一融通解釋。

    二、文本斷層與人稱所指的變化

    [1]895-901,《洛神賦》無論是從愛情路向還是政治路向解讀虛幻場景中“余”和洛神的所指及其相互關系

    一般認為是單一對應的,愛情路向認為“余”為曹植,洛神為愛情寄托對象,兩者為戀人關系;政治路向認為

    ,“余”,《洛神賦》為政治寄托對象,兩者為君臣關系。以“懼斯靈之我欺”為界對虛幻場景的描洛神是自喻

    “余””、“原誠素之先達兮,寫大略可分為兩段,前言洛神之美好及與洛神互通情意“托微波而通辭解玉佩以

    ”、“抗瓊珶以和予兮,;后言洛神將別及“余”指潛淵而為期”和洛神的哀慟“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要之

    。前后兩段描寫出色,莫當??沽_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浪。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異鄉”但之間人

    ②作者簡介:王學軍,男,安徽蕪湖人,現為南京大學文學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為中國古典文學。作者簡介:賀威麗,女,山東威海人,現為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為中國古典文學。

    :“余”、“嗟佳神由遇合到分離、由喜轉悲的過渡卻相當突兀甚至不合情理先是傾慕洛神“余情悅其淑美兮”

    ,,、“原誠素之先達兮,羌習禮而明詩”害怕“無良媒以接歡兮”不斷接近表白“托微波而通辭”人之信修兮,

    ,“抗瓊珶以和予兮,”,“余”解玉佩以要之”等到洛神終于回應時指潛淵而為期卻突然性情大變,由傾慕親近

    “懼斯靈之我欺。感交甫之棄言兮,敬而遠之悵猶豫而狐疑。收和顏而靜志兮,申禮防以自轉為猶豫不決,

    ,持”直接導致人神分離悲劇。實際上,這種看似難以理解的文本斷層的出現與人稱所指的變化密切相關,

    《神女賦》而這種變化在中已有前例。

    [1]886-889《洛神賦》《神女賦》?!渡竦膭撟魇芩斡竦挠绊?,其序言稱“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賦”

    “余”、“我”,女賦》中涉及到宋玉、楚王、神女等三個人物及人稱代詞其相互關系略如下圖所示

    《神女賦》“宋玉”、“我”,“望余帷而延視兮”、“卒序言中的創作者和賦中的抒情者“余”并非直接對應

    “余”“我””、“他人莫睹,”、“情獨私懷,與我兮相難”中的指楚王而非宋玉(由“試為寡人賦之王覽其詳誰者

    “余”等可推知),神女反是宋玉所自喻。文本表層寫與神女虛擬情事,實寫宋玉與楚王關系,表明宋玉可語”

    (“齋戒”)、(“陳嘉辭”、“吐芬芳”),希望楚王敬士納言流露出文士可親敬而不可褻玩之意。序言中“晡夕

    ”、“試為寡人賦之”“余”精神恍惚明確點出下文與神女情事的虛擬性;加上神女本身缺乏現實人物投之后,

    “上古既無,,,《洛神賦》、世所未見”這一喻意較易理解。與《神女賦》相似中創作者曹植和抒情者“余”影

    “吾”也非完全對應,這種分離不僅表現在序言與賦中的指稱差異,更進一步發展到占據文本主體的對虛幻

    “余”、“吾””、“吾”場景的描述中。文本中與洛神實際包含兩重關系:(1)“余指曹植,洛神為愛情寄托對象,

    ,“余”這占據多數篇幅;(2)曹植以洛神自喻暗喻政治寄托對象,這有少量詞句。與《神女賦》不同的是,洛

    、“吾”并與曹植有著密切聯系,其描寫細膩具體,情感真摯動人,曹植和“余”多有重合,神為真實人物投影,

    、“吾”少有分離,兩重關系在文本中牽混交錯使用,并無明顯界線,因而不易被人察覺。由于曹植和“余”具

    有重合和分離的兩面,洛神也隨之具有對應的兼容特征,并非單一的愛情或政治寄托對象。

    三、兩個悼亡人物與兩重幻滅之感

    《洛神賦》“精移神駭,,的主要內容可用幻滅二字概括,前言忽焉思散”由現實轉為虛幻;中間細致鋪敘

    “忽不悟其所舍,,、“嘆匏瓜虛幻場景;后言悵神宵而蔽光”由虛幻轉為現實。文本中“神光離合,乍陰乍陽”

    ”、“悼良會之永絕兮,”、“恨人神之道殊兮,”、“抗瓊珶之無匹兮,詠牽牛之獨處哀一逝而異鄉怨盛年之莫當

    、“吾”指潛淵而為期”等詞句不斷暗示“余”與洛神并非同在人世間,為死別之悲而非生離之傷。以和予兮,

    “余”、“吾””、“吾”由此出發我們推測與洛神兩重關系的實指為:(1)“余指曹植,愛情寄托對象洛神為死去

    的妻子崔氏,這占據多數篇幅,表達愛情幻滅之感。(2)曹植以洛神自喻,政治寄托對象“余”暗喻逝世的父

    ?!堵迳褓x》《神女賦》親曹操,這有少量詞句,表達政治幻滅之感在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其涉及人物與人稱

    的相互關系略如下圖所示,下面試分別論之

    。(一)第一重:悼亡妻及愛情幻滅

    《洛神賦》、“吾”以大量篇幅描寫人神之戀,情感深摯,故其主旨有愛情解讀路向,此時曹植與“余”重洛神代指愛情寄托對象。前人多視之為甄后或某未知戀人,我們認為曹植愛情寄托對象為其亡妻崔氏,合,

    主要依據如下:

    《洛神賦》“嘆匏瓜之無匹兮,,《天官星占》一是中有詠牽牛之獨處”李善注“曰:匏瓜一名天雞,在河鼓

    ”、“曹植《九詠》東。牽牛一名天鼓,不與織女值者,陰陽不和注曰:牽牛為夫,織女為婦??椗?、牽牛之星,各

    。同時代類似的詞句有“阮瑀《止欲賦》乃得一會”曰:傷匏瓜之無偶,悲織女之獨處河鼓之旁。七月七日,

    ,勤”言夫婦離散、丈夫無偶之意甚明。實際上匏瓜本有匹,牽牛亦非始終獨處,曹植本有妻崔氏,卻被曹操

    [7]369“植妻衣繡,。崔氏之死在建安二十二年(217)左右,賜死太祖登臺見之,以違制命,還家賜死”距《洛神

    ”、“獨處”,賦》寫作約有六年間隔,此時正當盛年的曹植依舊“無匹此后相當長一段時間里也未見有續娶正

    [8]337“反旋在國,。后來的《謝妻改封表》妻記錄,直到黃初六年(225)依舊是揵門退掃,形影相吊,出入二載”

    [8]500“今以東阿王妃為陳王妃”,稱曹植太和三年(229)封為東阿王,重立王妃距崔氏之死已有十二年之久,

    曹植與崔氏夫婦的情感也可見一斑。

    《洛神賦》“悼良會之永絕兮,,,二是中有哀一逝而異鄉”李善注“良會,夫婦之道”有夫婦婚姻關系形成在前,夫婦一方去世方可言悼“良會”永絕。若僅是萍水相逢的人神之會,則用詞恐難以如此哀慟,如王粲《神女賦》“彼佳人之難遇,;若是懷念非夫婦關系的情人,。這里的“良會言真一遇而長別”似不宜言“良會”

    ”、“一逝而異鄉”之永絕當指曹植與崔氏夫婦的陰陽之隔及崔氏之死帶給曹植的情感創傷。由曹植與崔氏

    《洛神賦》、“恨人神之道殊兮,、“超長吟以永慕夫婦關系出發,則中“神光離合,乍陰乍陽”怨盛年之莫當”

    ”、“動朱唇以徐言,聲哀厲而彌長陳交接之大綱”等詞句均容易從深切悼念亡妻的角度來解讀,較之于缺兮,

    乏實據的曹植與甄后或某未知戀人的情事似更為直接可信。

    三是崔氏本身也具備洛神形象的四個基本條件:(1)脫俗美貌。崔氏相貌史無直接記載,從崔氏叔父崔“聲姿高暢,眉目疏朗,須長四尺,甚有威重,朝士瞻望”琰[7]369來看,崔氏相貌亦當不俗。此外曹植“十余歲”

    [7]557“甚異之”、“特見寵愛”,時曹操年方二十即封侯(建安十六年,封平原侯),曹操為愛子擇婦當非平庸。

    《洛神賦》“丹唇外朗,、“柔情綽態”中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也有一定現實依據。(2)知書達禮。崔氏為清河崔姓大族子弟,而清河崔氏為儒學世家,從魏晉到隋唐數百年間均為名門望族,直系族人文化修

    “鄉移為正,,《讀論語》、《韓詩》……乃結公孫方等就鄭玄受學”、“以琴書自娛”。崔養較高,如崔琰始感激

    ,《洛神賦》“嗟佳人之信修兮,知書達禮也是自然中羌習禮而明詩”恐非僅為虛辭修飾。(3)氏受家風影響,

    “違制命”、“衣繡”,:“奇服曠世,衣服飾物。崔氏因而被“賜死”而華美衣飾也是洛神的標志性特征骨像應

    ”、“披羅衣之璀粲兮,”、“戴金翠之首飾,。兩者之間有對應關系,圖珥瑤碧之華琚綴明珠以耀軀”洛神衣飾只是崔氏人間衣飾的進一步美化。(4)青春活力。崔氏生卒年今不易確定,崔氏死時曹植約二十六歲,崔氏

    《洛神賦》辭世年齡當在二十歲左右,作時曹植三十二歲,崔氏在世也只有二十五歲左右。崔氏“衣繡”是其

    青春活力、愛美特性的表現,崔氏死于青春煥發之季,故洛神也以青春富有活力的女性形象出現“忽焉縱體,

    ”、“體迅飛鳧,。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蔭桂旗飄忽若神,凌波微歩,羅襪生塵”

    、四是曹植情感豐富,不善隱忍作偽,對身邊親友的不幸逝世多撰文紀念,如悼念王粲的《王仲宣誄》悼

    《金瓠哀辭》《行女哀辭》、、念早夭女兒的和悼念曹彰的《任城王誄》感嘆楊修、丁儀、丁廙等友人遭殺害而無

    力解救的《野田黃雀行》等。即便是后來幽居封地曲意保身時,曹植也未能完全斂去鋒芒而寡情去思,一方

    《求自試表》、《諫伐遼東表》、《文帝面寫有等表明政治抱負;另一方面寫有不少悼念親故作品,如《武帝誄》

    》、《卞太后誄》、《平原懿公主誄》誄等。崔氏與曹植在一起生活了五年左右,崔氏之死對深于情、苦于情的曹植應有一定影響,在作品中也當有所反映。目前尚未見到曹植專門悼亡崔氏的作品,這可能是因為崔氏直

    不宜直接宣之筆墨,因而曹植以洛神代指崔氏作《洛神賦》這一不太明顯的悼亡之文也合乎接被曹操賜死,

    “超長吟以永慕兮,、“恨人神之道殊兮,情理。而文中詞句,如聲哀厲而彌長”怨盛年之莫當”中的凄冽哀慟

    不似陌路相逢的人神初戀或缺乏實據的曹植與甄后或某未知戀人的情事,其恒久的相思、悲愴的聲之意,

    調,更可能發生在長久相伴而被迫永訣的夫妻之間。

    由上可知曹植與崔氏夫婦感情甚篤,洛神形象多以崔氏為本,文本中哀慟之辭屢現,悼亡妻之意明顯。

    “思舊故而想象”,崔氏之死是曹植愛情幻滅的標志,現實的失落使其在幻覺呈現中獲得暫時的精神慰藉,這

    “足往神留。遺情想象,”、“冀靈體之復形”、“思綿綿而增慕”。更增加了現實中思念的密度和濃度顧望懷愁

    (二)第二重:悼亡父及政治幻滅

    《洛神賦》的部分詞句透出政治色彩,逸出了愛情范圍,故其主旨也有政治解讀路向。此時曹植與“余”

    “余”分離,轉以洛神自喻,而代指政治寄托對象,前人多視為文帝曹丕,我們認為更可能是曹植亡父曹操,主

    要依據如下:

    ?!坝唷?、“嗟佳人之信修兮,,一是對文本斷層的解讀傾慕洛神“余情悅其淑美兮”羌習禮而明詩”害怕

    “無良媒以接歡兮”,“托微波而通辭”、“原誠素之先達兮,,不斷接近表白解玉佩以要之”等到洛神終于回應“抗瓊珶以和予兮,”,“余”“懼斯靈之時指潛淵而為期卻突然性情大變,由傾慕親近轉為猶豫不決,敬而遠之

    ,我欺。感交甫之棄言兮,悵猶豫而狐疑。收和顏而靜志兮,申禮防以自持”直接導致人神悲劇。文本斷層

    “余”的出現是因為這里的指稱對象由曹植轉為曹操,曹植反以洛神自喻。這部分突兀的轉折文字先以“懼

    ,斯靈之我欺。感交甫之棄言兮”為掩飾鋪墊,后面看似尋常的文字卻暗含政治內容:(1)“悵猶豫而狐疑”這

    “狐疑”不決導致曹植未能立為世子,使其難以實現政治理想。史書中多次提到曹操在立儲人選暗示曹操的

    “時未立太子,上猶豫不決,并向他人咨詢,如臨菑侯植有才而愛。太祖狐疑,以函令密訪于外”

    狐疑幾為太子者數矣”[7]557[7]368;“太祖[7]331;“太祖又嘗屏除左右問詡(立儲之選),詡嘿然不對”等。(2)“收和顏而靜

    ,志兮”這暗示曹操決定立嗣后,打擊曹植黨羽,使曹植難以主動謀求改變。曹丕立為世子后,曹植黨羽被削

    [7]558“以罪誅修”,“益內不自安”,弱曹植此后遵從曹操意愿,無主動爭嗣表現,甚至機會來臨時也為其拒絕,

    [7]557(曹彰)謂臨淄侯植曰:‘先王召我者,’:‘不可。不見袁氏兄弟乎!’”如“欲立汝也。植曰

    (3)“申禮防以自持”,“禮防”這暗示是曹植立儲的一大障礙。儒家之禮重長幼之序,宗庶之別“春秋之

    ,義,立嫡以長不以賢”年齒劣勢是曹植爭嗣不成的重要原因之一。曹植黨羽丁廙雖以“當今天下之賢才君

    不問少長”子,[7]562游說曹操,但長幼有序、立子以長的傳統力量依舊不可忽視,如邢颙稱“以庶代宗,先世之

    [7]383戒也。原殿下深重察之!”甚至曹植妻子崔氏的叔父崔琰也稱“蓋聞春秋之義,立子以長,加五官將仁孝

    [7]369[7]331。史書視曹植與曹丕爭儲為“以庶代宗”、“奪宗”,輿論傾向也可見宜承正統。琰以死守之”聰明,

    一斑。此外袁紹、劉表破壞長幼立嗣之序導致覆滅的前車之鑒,也是曹植落選的反面促成因素,如毛玠便以

    “時太子未定,:‘近者袁紹以嫡庶不分,而臨菑侯植有寵,玠密諫曰覆宗滅國。廢立大事,非所宜此勸說曹操

    ’”“詡曰:‘思袁本初、’”聞。而賈詡更以此說服曹操劉景升父子也。太祖大笑,于是太子遂定。[7]331

    “特見寵愛”、“幾為太子者數矣”,“太祖征孫權,二是曹操在世時,曹植一度頗受器重并加以勉勵栽培使

    :‘吾昔為頓邱令,植留守鄴,戒之曰年二十三。思此時所行,無悔于今。今汝年亦二十三矣,可不勉

    ”與!’

    玄塞”[7]557“寵日衰”、“植益內不自安”,但之后曹操在世時曹植的遭遇和楚懷王時屈原先順后逆的境遇相[7]198“神武震發,似。曹操雄才大略群雄戡夷,拯民于下”[7]379,曹植曾隨之“南極赤岸,東臨滄海,西望玉門,被出[7]368,“混同宇內,也有以致太和”之志,兩人在安國拯民方面尚有相通之處;曹丕遠不如其父,即

    “無大功于天下”,“御之以術,,“任性而行,位前后其矯情自飾”與不自雕勵”的曹植性情有別,加上“才名相,忌”政治觀點相左,先為謀求嗣位的競爭對手關系,后為施加和承受政治迫害的君臣關系,兩人少有契合之

    《洛神賦》的政治寄托對象應為曾使曹植一度展示才干、具有實現政治抱負希望的曹操(曹操在世處。因此

    “君王”時雖未稱帝,但生前已為魏王,死后謚為武王、追為武帝,可當之稱),而不是對曹植刻意打擊、毫無發

    揮才能希望的曹丕。這種舍新王憶舊王的現象也和屈原寄心楚懷王而非頃襄王相似。

    “神光離合,”、“嘆匏瓜之無匹兮,、“悼良會之永絕兮,三是文本中乍陰乍陽詠牽牛之獨處”哀一逝而異

    ”、“恨人神之道殊兮,、“抗瓊珶以和予兮,怨盛年之莫當”指潛淵而為期”等詞句不斷暗示“余”與洛神并鄉

    “余”非同在人世間。若指曹丕,曹植以洛神自喻,則“余”與洛神只有生離,依舊同處天壤之間,仍有相會之

    期(之后歷史也證明如此,兩年后曹丕即與曹植相見“東征,還過雍丘,幸植宮”[7]565),與文本死別內容及其哀慟情感不符,故“余”的政治寄托對象以亡故的曹操為宜。曹植與曹操關系有波折起伏,特別是曹操借故

    “益內不自安”,,如楊修等,使曹植但總體上曹植依舊是“怨而不怒”對其父才略深為誅殺曹植的黨羽親屬,

    ,敬服,父子情感深厚。曹操死后,曹植極為哀痛,不僅寫有《武帝誄》更“違庶子不得祭宗廟”之禮,主動上

    [8]206《請祭先王表》,”、“將欲遣禮”。這與曹丕死后,希望能在自己封地祭祀,曹丕覽后也“悲傷感切曹植僅

    《文帝誄》寫有虛詞泛文的顯然有輕重深淺之別。

    《洛神賦》四是從曹操與曹植的先親近后疏遠的關系出發,則的虛幻場景實際隱喻了雙方關系發展的三

    “余”“余情悅其淑美兮,,個過程:(1)前面言洛神之美及的傾慕接近心振蕩而不怡”暗喻曹植自身才華為曹

    “植援筆立成,”、“每進見難問,、“植既以才見操賞識,雙方關系親近可觀,太祖甚異之應聲而對,特見寵愛”

    。這部分幻景是對甜蜜往事的回憶,“余”“洛神”異”和有相遇相知的喜悅感。(2)中間突轉言“悵猶豫而狐

    ,、“禮防”)及其之后表現(“靜志”)。疑。收和顏而靜志兮,申禮防以自持”暗喻曹植被疏遠原因(“狐疑”

    ,“余”這部分幻景是對傷心往事的回憶和洛神關系不如此前融洽,轉為相疑疏遠。(3)后面言洛神離別時的

    “抗羅袂以掩涕兮,,悲痛淚流襟之浪浪”暗喻曹操之死及曹植的悼念哀思,感嘆未能及時把握機遇“怨盛年

    ,之莫當”此后政治理想難以實現。

    由上可知曹植與曹操父子關系雖有波折,但終曹操一世,曹植屢有展示才干機會,一度有實現政治理想的可能,遠較曹丕稱帝后幽困瀕死處境為佳。曹操之死標志著曹植政治理想的幻滅。

    四、兩個路向的互補特征

    《洛神賦》《洛神賦》上面論述了中的兩個悼亡人物和兩重幻滅之感。實際上與李商隱的無題詩相似,即

    ?!堵迳褓x》文本主體為愛情感受,但又不拘于愛情一隅,部分詞句滲透著另外的思想,如政治理想的幻滅中

    政治幻滅兩個路向并非完全分離,而是殊途同歸、相互補充的渾有機整體,一為表,一為里;一為愛情幻滅、

    主,一為輔;一為正面,一為側面;一為直接,一為間接;一為文學性之表現,一為政治性之表現;一為藝術價

    ,“互補性應具有互斥性、值所在,一為思想價值所在。兩者互補性明顯相濟性、整合性三個特征?;コ庑约?/p>

    雙方互不兼容,不可相互替代;相濟性即是雙方均非自足,雙方均以因雙方相互限制而造成各自的有限性,

    自身存在補足對方;整合性即互補結構具有整體效應,互補結構在整合性的意義上是非加是,即不是互補成

    ?!闭w效應不是一種抽象的普遍性,因而不能為孤立的互補雙方所‘分有’分的性質與功能的機械疊加,

    [9]7下面試分別論述愛情幻滅、政治幻滅兩者之間的互斥性、相濟性、整合性三個特征:

    (一)互斥性

    愛情和政治兩個各有邊界的領域并不完全重合。實際上曹植愛情希望的破滅和政治理想破滅并非同時發生:前者以建安二十二年(217)左右崔氏之死為標志,后者以建安二十五年(220)曹操之死為標志。崔氏死后,曹植的愛情希望固然破滅,但政治生命并未完全終結,依舊有東山再起的可能,如建安二十四年

    [7]558(219)“曹仁為關羽所圍。太祖以植為南中郎將,,行征虜將軍。欲遣救仁”從后來替代曹植領軍的于

    [7]941“督七軍”、“羽威震華夏。曹公議徙許都以避其銳”、禁七軍覆敗導致繼于禁支援曹仁的徐晃“所將多新

    卒”[7]529“南中郎將,來看,此次曹植行征虜將軍”之職所轄軍力強大,一旦任職即掌握相當數量的精銳軍隊,

    [7]561,“植將行,若獲勝則威望大增,在實力和聲望上對曹丕世子之位形成強大挑戰,因而遭到曹丕的刻意阻撓太子飲焉,偪而醉之。王召植,植不能受王命”

    (二)相濟性

    在曹植身上,愛情和政治還有相關性的一面,愛情希望的破滅很大程度上是政治理想破滅的前兆或表“植妻衣繡,[7]369,太祖登臺見之,以違制命,還家賜死”這簡短的文字中所包含的信息是豐富的:現。如

    (1)崔氏是在公開場合“衣繡”,“違制命”,并無覺悟。(2)“太祖登臺見之”崔氏正好被曹操看到。(3)曹操“違制命”,以為由殺崔氏。(4)“賜死”發生在“還家”之后的私人場合。曹操雖“攬申、商之法術”但“法制

    ,“依法治國”,苛碎”權術重于法令,并未真正做到其用刑施罰多因時勢而變,帶有較大的隨意性,或有罪不“時科禁酒,如而(徐)邈私飲至于沈醉……竟坐得免刑”罰,

    “失政刑”玠、許攸、婁圭、楊修等,因而后世有

    車行馳道中,開司馬門出”[7]558[7]377[7]739。;或借故誅殺,罰勝于罪,如崔琰、孔融、毛評論。崔氏之死也是曹植爭嗣不利下的犧牲品。曹植“乘

    [7]558,、“自臨淄侯植私出,導致曹操嚴重不滿“太祖大怒,公車令坐死”開司馬門,,并“重諸侯科禁”曹植黨羽”、“從子建私開司馬門來,至金門,令吾異目視此兒矣吾都不復信諸侯也”

    、遭到嚴懲,如崔氏、楊修。不然在曹植“特見寵愛”科禁未嚴之時,曹操也不會“慮終始之親屬首當其沖,

    ,“賜死”“還家”變”誅殺示警。此外崔氏發生在之后的私人場合,這也說明曹操并未對曹植完全絕望,兩者關系依舊有轉圜余地。

    (三)整合性

    (《閨曹植前期作品的主題大略可分為兩類:一是情感方面,多為縱情享樂,如“取樂今日,遑恤其它”

    》)、“置酒高殿上,(《箜篌引》)等,情親友從我游。中廚辦豐膳,烹羊宰肥?!逼渲幸恍┮才c男女情感相關,“思同游而無路,”(《愍志賦》)、“悲良媒之不顧,(《感婚賦》)等。二是政治如情壅隔而靡通懼歡媾之不成”

    、方面,多為言志慕賢,如言參軍報國的《白馬篇》勸說隱士出山的《七啟》等,其中一些也涉及政治抱負,如

    《周文王贊》、《周公贊》、《漢高祖贊》“單純的美感”,等。這些作品多有一種主題明確,情感集中,不乏佳作,但總體上抒情主體依舊給人一種沉湎享樂、放曠自任的貴公子形象,流于光景,思想單薄,缺乏深層意義?!堵迳褓x》則是此前愛情、政治兩類主題深度融合的產物:愛情方面雖猶有雕飾痕跡(如大量詞藻鋪飾),但洗去了之前的縱情輕浮,轉為真摯沉痛;政治方面雖猶有幼稚想法(如不從自身不足尋找爭嗣失敗原因,而歸

    “狐疑”“禮防”),及但洗去了之前的空想淺陋,轉為悲愴深致。之于曹操的

    五、補證及釋疑

    ,《洛神賦》由上可知通過混合運用人稱所指的變化來悼念妻子崔氏及父親曹操,表達愛情希望及政治

    理想的兩重幻滅之感,試補充釋疑如下:

    (一)曹植的妻與子

    文獻中可知的曹植妻妾有四人,一是正妻崔氏,建安二十二年(217)左右被曹操賜死;二是作于建安二十三年(218)左右《行女哀辭》中的行女之母某氏,此時崔氏已死,行女之母當為妾;三是作于黃初三年

    [8]247(222)《封二子為公謝恩章》中的曹志之母某氏,由“志字允恭,陳思王植孽子”來看,曹志之母當為妾而

    ,太和六年(232)《謝妻改封表》稱“今以東阿王妃為陳王妃”當指太和三年非正妻;四是續娶正妻某氏,

    (229)曹植封為東阿王后所立王妃,具體姓名不詳,此時距崔氏之死已有十二年之久。文獻中可知的曹植子

    《金瓠哀辭》《行女哀辭》、“行女”,“三年之中,;兒子即《封女兒即和中早夭的“金瓠”二子頻喪”女有四人,

    ,“初封王之庶子為鄉公”。崔氏并無子嗣,中的曹苗、曹志,此二子均為庶出可能只生有女二子為公謝恩章》

    ,《金瓠哀辭》“金瓠,”、“在襁褓而撫育”、“去父母之懷抱”。崔氏與曹植在一起生活了五稱予之首女兒金瓠

    年左右,卻無子嗣,僅有一女早夭,這可能也是崔氏不為曹操所喜而被賜死的原因之一。相反曹丕早在建安

    ①并為曹操所喜,“生而太祖愛之,、“帝(曹叡)生數歲而有岐嶷之常令在左右”十年(205)左右已有子曹叡,

    :‘我基于爾三世矣?!蔽浠实郛愔?,曰姿,[7]91這或許也是曹丕得以立嗣的原因之一。曹植對此可能也有察

    覺,其所選洛神宓妃為伏羲之女,無子而早逝,與崔氏相似。宓妃成洛水之神后為河伯之妻,并與后羿有一

    ,《洛神賦》、“嗟佳人之信修,段情事則略而不談,著力塑造洛神的美貌賢女形象“朅姿艷逸,儀靜體閑”羌習

    ,禮而明詩”這可能正是曹植心中崔氏的美好形象,并通過人神分離的悲劇表達對崔氏的同情及其微罪被殺的不滿。

    (二)《洛神賦》創作的地點動因

    《洛神賦》“余從京城,曹植創作于言歸東藩”的洛川之畔,其地點動因可能有如下三點:(1)文學淵源?!渡衽x》“楚襄王與宋玉游于云夢之浦”;《洛神賦》宋玉稱時,在“精神恍惚”中得遇神女稱“車殆馬煩。爾

    ”、“容與乎陽林,“精移神駭,乃稅駕乎蘅皋流眄乎洛川”時,在忽焉思散”中得遇洛神。兩者均為水畔游覽時

    的幻覺呈現,后者可能受前者啟發。(2)遠離京師。洛陽為曹魏都城,是政治中心所在地,也是最高權力的象征。洛陽因洛水而名,洛水是京畿區域的地理標志。曹植“濟洛川”歸蕃,遠離洛陽,與政治中心相疏遠,

    “車殆馬煩”“日既西傾”也意味著自身被中樞邊緣化。曹植以為由在時停留洛陽郊外,可能也有遠離政治中

    “悵盤桓而不能去”。(3)與崔氏、?!陡咛瀑x》“緊相承接”、心的政治失落感,因而曹操的聯系與《神女賦》

    “實為一篇”[10]71,《高唐賦》“楚襄王與宋玉游于云夢之臺”稱得遇巫山之女的化身朝云,而曹植妻子崔氏之

    “登臺見之”(此時曹植可能從侍曹操身旁)相關,死也與曹操兩者的相似性也可能觸動曹植。此外曹植曾上

    [8]209《請祭先王表》“欲祭先王于(封地)河上”但未被允許,曹操的宗廟祭祀依舊在洛陽,曹植此時“流眄乎

    ,洛川”也可能觸入其對亡父的哀思。

    (三)情感表達中滲透政治色彩的其他作品

    《洛神賦》與創作時間相近,曹植還有一些情感表達中滲透政治色彩的作品:(1)作于黃初元年(220)的

    [8]206《野田黃雀行》,“結友何須多”,言朋友之情以雀喻友人,以少年喻自身,現實中自己未能掌握權力“利劍

    ,“少年見雀悲”。后面則轉為幻覺呈現,無法營救遭困友人,空為悲戚想象自己政治權力在手而救不在掌”

    [8]279“拔劍捎羅網,。(2)作于黃初四年(223)的《任城王誄》,黃雀得飛乘”言兄弟之情,悼友人于危難之中

    “矧我同生,,“目想官墀,念死去的曹彰能不憯悴”后面在心在平素,彷佛魂神,馳情陵墓”幻覺呈現中轉向對

    “宜究長年,,“殊類”“仁者悼沒”、“景命不遐”,其功績的回憶,感嘆其本應永?;始摇眳s因而暗喻死于非命。

    [7]577“武藝壯猛,,曹彰有將領之氣”立有軍功,頗有威信,并有勸曹植代曹丕而立之舉,故其遭到曹丕疑忌而

    [8]294,加以迫害也是自然。(3)作于黃初四年(223)的《贈白馬王彪》言兄弟之情“郁紆將難進,親愛在離居。

    ”、“奈何念同生,、“倉卒骨肉情,,本圖相與偕,中更不克俱一往形不歸”能不懷苦辛”此前不久曹彰在京師

    [7]556“暴薨”、“疾薨于邸”,、“松子久吾使曹植感到政治迫害的陰影,自己的命運無法掌握“天命信可疑”

    ”、“變故在斯須”,,“俱享黃發期”欺很可能自己也將步曹彰后塵而難以久活“離別永無會”不過聊為***,暗含對未來兇險的預測。

    (四)《洛神賦》與曹植前后文風轉變

    ?!堵迳褓x》愛情與政治是曹植前期作品的主要關注對象,也是其安身立命所在中兩者的幻滅也意味著

    曹植此前生命意義的幻滅,被迫發生痛苦的人格蛻變以應對形勢變化,由“滔蕩固大節,世俗多所拘。君子

    《三國志·明帝紀》(景初)三年(238)春正月丁亥……帝崩于嘉福殿。時年三十六?!狈Q曹叡“據此曹叡當生于建安①

    “時改正朔以故年十二月為今年正月”,八年(203),考慮到其出生可能更早。但曹丕納甄氏在建安九年(204)八月曹操破冀

    州后,曹叡出生當在建安十年(205)或之后,疑兩者所記有一誤。

    ·104·

    通大道,無愿為世儒”

    者!”[8]238[8]141貴州文史叢刊2011年第3期[8]412、“棄身鋒刃端,性命安可懷……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的縱情任性、豪邁揵門退掃,形影相吊,出入二載。機等吹毛求疵,千端萬緒,然終無可言直率貴公子轉變為“反旋在國,[8]269、“追思罪戾,晝分而食,夜分而寢,誠以天網不可重罹,圣恩難可再恃”的謹言慎行、動輒得咎

    曹植作品的風格也由單純明朗走向沉重哀怨,過的帶罪藩王。從主動享受生活樂趣到被動應付生存危機,

    、“茍全性命于亂世”,去和現實的強烈反差構成了后期創作的主要觸發動機。另外為減少猜疑曹植后期多

    歌功頌德的虛泛之作,這不必諱飾,也無需苛責,然其胸藏七步詩、身負八斗才卻淪落至此,也有曲意保身、

    為天壤間一大慟。

    參考文獻:

    [1](梁)蕭統編、(唐)李善注.昭明文選[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2]1998(1).周澍田、丁毅.《洛神賦》主旨新議[J].學習與探索,

    [3]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5.林庚.中國文學簡史[

    [4](清)何焯.義門讀書記[M].北京:中華書局,1987.

    [5]《閑情賦》[A].漢魏六朝文學論集[C].西安:陜西人民出版社,1984.逯欽立.《洛神賦》與

    [6]———《洛神賦》J].銅仁師專學報,2001(1).葉通賢.政治失落的遣懷主旨之再探索[

    [7](晉)陳壽撰、(南朝·宋)裴松之注.三國志[M].北京:中華書局,1982.

    [8](魏)曹植著、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4.趙幼文校注.曹植集校注[

    [9]——中國人的心靈建構[M].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1993.吳重慶.儒道互補—

    [10]1985.黃侃.文選評點[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SubjectResearchofCaoZhi“Luoshenfu”

    WANGXue-jun,HEWei-li

    (NanjingUniversity,Nanjing210093;NanjingNormalUniversity,Nanjing210097)

    Abstract:Fromthe

    fu”middlementotheseparationofGodfromthecontingency,thetransitionfromthehisadturntextisquiteunexpectedandevenunconscionable.And“Luoshenfu”personwithinthemeaningofchangeissimilarto“Shenlvfu”inthecreativeandlyricalwithacoincidentandseparatethosetwosides,coin-cideswith“I”,“I”referstoCaoZhi,“Luoshen”fortheloveobject;separationCaoZhiself-evi-denttoRoselle,“I,”implyingthattheobjectofpoliticalsustenance.“Luoshenfu”BymixingtheuseofpersonwithinthemeaningofthechangestomournhiswifeandhisfatherCaoCao,politicalidealsoflove,hopeandthedoublesenseofdisillusionment.Loveandpoliticsarenotseparate,butcomplemen-taryorganicwhole,withmutuallyexclusive,withmercy,integrationofthreebasiccharacteristics.Oneforthetwotables,oneisin;amain,asupplement;oneispositive,onefortheside;adirect,onein-direct;oneforliterarymerit,oneforpoliticalperformance;oneforartisticvalue,avalueforthethought.

    Keywords:CaoZhi;“Luoshenfu”;subject;research

    責任編輯黃萬機

    曹植《洛神賦》主題平議

    崴 綢三 觴  
    T HE   S I L K   R 0 A D   文 學探微 I  

    曹植《 洛神賦》 主題平議 
    王 琴 楊 曉 斌 
    ( 西北 師 范大 學 文 學 院 , 甘 肅 蘭州 ?。?3 0 0 7 0 )  
    [ 摘要] 《 洛神 賦》 是 建安 文學 代 表作 家 曹植 創 作 的一篇 著 名抒 情 小 賦 , 借 洛 水女 神 宓妃 的神 話 傳說 描 寫 了一個 人 神相 戀  的悲 劇故 事 。 有關 這部 作 品 的主 旨 , 1 0 0 0多年 來許 多 學者都 進 行 了探索 , 看法 各 異 。 曹 植后 期 政治 處境 極為 艱難 , 一直 深受 文  帝的 迫害 、 壓制, 生 活 困頓 , 難 以安 定 , 但 其 思想 中始終 閃耀著 渴 望建 功 立業 的儒 家 思想 的光芒 。聯 系 作者 所 處時 代背 景 、 思 
    想 及 生活 處境 , “ 寄心 君王說 ” 更 合乎 情理 。  

    [ 關 鍵詞 ] 《 洛 神賦 》 ; 作 品 主 旨; 寄心 君王  [ 中圖分 類號 ] I 2 0 7 . 2 2   [ 文獻標 識 碼 ] A  


    [ 文 章編 號 ] 1 0 0 5 — 3 1 1 5 ( 2 0 1 3 ) 1 8 — 0 0 5 3 — 0 4  

    、

    《 洛神賦》 主題研究現狀 

    說” 等, 下文逐一評述。  

    《 洛神賦》是三國時期魏國文學名家曹植的浪漫主義名 

    “ 感甄說” 出現的最早。此說最早出 自 《 文選? 洛神賦》 李 

    篇, 它以奇幻的想象 、 浪漫的神話題材 , 描寫了一幕感人 的人  善注引記 ( 清胡克家重刊宋尤袤本《 文選》 卷1 9 ) , 《 記》 日:   魏東阿王, 漢末求甄逸女, 既不遂。 太祖回與五官中郎將。 植  神相戀的愛情悲劇。 其描寫細膩、 語言優美、 抒情濃郁 , 千百年  “ 來獲得了許多贊譽。 但伴隨而來的還有諸多爭議 , 主要表現在  殊不平, 晝思夜想, 廢寢與食。黃初中入朝, 帝示植甄后玉鏤 
    時間和主題等方面 。  

    金帶枕, 植見之, 不覺泣。 時已為郭后讒死。 帝意亦尋悟 , 因令 

    仍以枕賚植。植還 , 度軒轅 , 少許時, 將息洛水  關于《 洛神賦》 的創作時間, 作品序中明云: “ 黃初三年, 余  太子留宴飲 ,

    朝京師?!?但李注云: “ 黃初, 文帝丕年號?!?魏志》 日: ‘ 黃初三  上, 思甄后。 忽見女來 , 自 云: 我本托心君王, 其心不遂。 此枕  年, 立植為鄄城王。四年徙封雍丘, 其年朝京師。 又《 文紀》 日:   是我在家時從嫁 , 前與五官中郎將 , 今與君王。遂用薦枕席 ,  
    豈常辭能具。為郭后以糠塞 口, 今被發 , 羞將此形  ‘ 黃初三年行幸許。 ’ 又日: ‘ 四年三月, 還洛陽宮。 ’ 《 魏志》 及諸  歡
    晴交集 ,
    言訖 , 遂不復見所在 。 遣 ^ 獻珠于王 , 王答 以   詩序并云四年朝, 此云三年 , 誤。 ”   由此可知 , 李善認為- -f f _  ̄  貌重睹君 王爾 !

    誤的說法是依據史書記載的曹植朝京師及文帝曹丕的活動時  玉佩, 悲喜不能 自 勝, 遂作《 感甄賦》 。 后明帝見之, 改為《 洛神  ?!?②   間。 黃初三年, 曹丕行幸許昌, 至四年三月才返回京都洛陽, 而  賦》 序中說三年朝京師顯然不合理。 也有一種說法認為, 《 魏志》 中 

    此說在唐代十分盛行。 中唐詩 ^ 元稹《 代曲江老人百韻》  
    中有言 : “ 班女恩移 趙 , 思*** 感甄 。 ” 可見 中唐 時曹植 與甄妃 

    不提黃初三年曹植朝京師的事, 大概是省略了。 筆者不同意此 

    中唐之前, 李 白也寫過這樣的題材 ,   說, 沒有記載的事就猜測為省略, 這不可信。另外 , 《 魏晉南北  的愛隋故事已流傳開來。

    朝文學史參考資料》 的注釋中也明確說此賦寫于黃初四年 , 前  如《 感興》 其一 ( 《 全唐詩 》 卷1 8 3 ) : “ 陳王徒作賦 , 神女豈同 
    人也多認為是黃初四年所作 , 筆者亦持此觀 。   歸。 ” 但詩中并未說宓妃就是甄妃, 可見“ 感甄說” 在盛唐時還 

    ( 黼 》 今佚, 僅《 太平廣記》   近2 0 年來 , 研究《 洛神賦》 主題的文章不勝枚舉 , 主要有  未流傳。晚唐傳奇小說家裴鍘的( 卷3 1   1 載有陳思王洛濱遇甄后精魄, 作  張文勛《 苦悶的象征一 ( 洛神賦) 新議》 , 張嬡《 再談( 洛神賦)   中錄有數篇。其中, 的主 旨》 , 周明《 怨與戀的情結一 < 洛神賦) 寓意解說》 , 劉玉  甄賦》 一事。晚唐詩 人 李商隱亦同意“ 感甄說” , 其詩歌中 
    新《 ( 洛神賦) 寓意管窺— 兼談曹植與甄后的曖昧關系》 , 劉  多次引用了曹植思悼甄后的典故, 如《 無題四首》 : “ 賈氏窺簾  宓妃留枕魏王才。 ” 又如《 代魏官私贈》 : “ 來時西館阻  大為《 ( 洛神賦> 主題新論》 , 顧農《 ( 洛神賦> 新探》 , 林世芳《 用  韓掾少, 去后漳河隔夢思。 ” 以上作品中均提及曹植與甄后戀愛  弗洛伊德學說重新詮釋 ( 洛神賦) 》 ,葉通賢 《 政治失落的遣  佳期 , 事, 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 感甄說” 在 中、 晚唐時期很盛行。   懷— ( 洛神賦) 主旨 之再探索》 , 鄭慧生《 ( 洛神賦) 發微》 , 渠曉 


    云《 ( 洛神賦> 主題再探》 , 《 曹植( 洛神賦) 的另一種解讀》 , 傅剛  ( ( 曹植與甄妃的學術公案一 ( 文選? 洛神賦  黼溯  斤 》 等。   二、 《 洛神賦》 主
    題概述 

    到了宋代, 王錘也贊同“ 感甄說” , 他在《 默記》 中說曹植以 

    甄后為寫作對象, 洛神只是—種假托而已。 清代蒲松齡《 聊齋》  
    之《 甄后》 一篇中, 在神仙世界里 , 甄后拋棄了曹丕 , 她只與曹  》 一文中也認為《 洛神賦》 是有感于甄后而作。今人 
    舅  _  0  鬈《  §   5 3  

    蒲松齡這樣的構思 , 就是信了“ 感甄 ’ 。 現代, 郭沫若  關于《 洛神賦》 的主旨, 歷代有“ 感甄說” 、 “ 寄心君王說” 、   植往來。
    “ 理想幻 滅說 ” 、 “ 哀 愁說 ” 、 “ 政 治失 落的遣懷說 ” 及“ 懷念 亡妻  在 

    這種夢幻的境界又怎能被一種濃濃  陳祖美 、 鐘來因分別在《 ( 洛神賦) 主旨尋繹》 、 《 ( 洛神賦) 源流  處提及洛神的光鮮美麗, 考論》 中也對《 洛神賦》 的主旨作了闡釋, 即都同意“ 感甄說” 。   同時 , 也有學者對“ 感甄說” 提出異議: “ 有謂此賦為曹植 
    的哀 愁氣氛所壓制 。  

    “ 政治失落的遣懷說” 則認為曹植將政治失落的愁郁遣 

    只能假托  和甄后戀愛一篇紀念文 , 完全是羌無故實依據之虛構 , 明清  懷于洛神。他在現實中無法實現 自己的政治抱負,
    我安慰 , 似乎有點兒 自 欺 的意思 。這與曹植 的性  文士已作了許多駁正, 無須詰難?!?《 p “ 感甄說” 的出處《 記》 首  洛神進行 自 但他絕 不是—個一味沉浸在 虛無幻  見于宋尤袤《 李注文選  0 本, 但明代袁 氏及茶陵陳氏六臣注  格不合 。曹植雖 也浪漫 , 他一 生極 度渴望建功立業 , 也 一直在努力 。 自曹  《 文選》 刊本中所載李善注均無此《 記》 。明代潘德輿在《 養一  想 中的文人 。 曹植遭到嚴重打擊。 但 即便如此 , 他報效國家之心  齋詩話》 中說: “ 不解注此賦者 , 何以闌人甄后一事 , 致使忠愛  丕即位后 ,

    之苦心 , 誣為禽獸之惡行 , 千古奇冤 , 莫大于此。 ” ④ 阿焯在《 義  卻從未改變過。 若一味的幻想能排遣他心中的愁郁, 那么, 他 
      門讀書記》 中說 : “ 按《 魏志》 , 后三歲失父, 后袁紹納為中子熙  在文學史 上的魅力就減 了許 多。

    妻, 曹操平冀州 , 丕納之于鄴 , 安有子建嘗求為妻之事。小說 

    最后 談談 “ 懷念 亡妻說 ” 。 此說 認 為賦 中所描 寫 的女子 

    “ 這一女子 , 應該是曹植的前妻崔 氏女 。 而《 洛神  家不過因賦中‘ 愿誠素之先達 ’ 二句而附會之?!?又說: “ 按示  并非甄氏 , 恰恰是曹植對崔氏女的悼亡之作” 。   按此說 , 曹植 的前  枕、 賚枕, 里老之所不為, 況帝又方猜忌諸弟!”
      從這些反對  賦》 意見中, 我們可以得到以下信息:   妻崔氏之死與其親叔父崔琰有關。曹操處死了崔琰 , 又逼 
    曹操 死 于  其一 , “ 感甄說” 的由來 , 即李善注引的《 記》 是否可靠, 還  死 了崔 氏。而 崔 氏必 是在 曹操 死之 前被 處死 的 , 2 2 0 ) 。 這 篇 賦 的 創 作 時 間 為 黃 初 四 年  存在疑問。 胡克家認為這個注是尤袤所加 , 不是李善原注。 筆  建 安 二 十 五 年 (

    2 2 3 ) 。 至此 , 筆者認為“ 懷念亡妻說” 亦不合理。 對一個人  者認同非李善原注這個看法, 但說是尤袤所加 , 也非事實。 因  ( 為早于尤袤的姚寬, 在《 西溪叢語》 中亦曾引用過此注。   的懷念之情 , 當時應該最強烈。 若是“ 懷念亡妻” 之作 , 就應  為何要等許  其二 , “ 魏東阿王, 漢末求甄逸女?!?據史書記載, 甄氏于  在喪妻之時創作出具有強烈思念之情的作品, 才抒發 自己的悼亡之情 , 這似乎不合人之?!?建安九年( 2 0 4 ) 被曹丕納為妻, 曹植初見甄氏時才 1 3 歲, 而  多年過去了 , 甄氏已2 3 歲。1 3 歲的曹槽I j j 之 2 3 歲的甄氏, 這不現實。   情。 再者, 賦中所描寫的洛水女神 , “ 翩若驚鴻 , 婉若游龍” ,   非常人所能及。 賦 中還有“ 無 良媒  其三, 曹植當時處在一種高壓環境之中, 稍不留心就有  這是個理想的美的化身,
    的語 句 , 曹植 感 嘆無 “ 良媒 ” 接通“ 歡 情” , 既是  性命之 隴, 怎會覬覦其兄曹丕的妻子 , 還高調地感甄名賦 , 這  以接 歡 兮 ”

    是不合理的。曹丕命太子留宴從容, 這更不可信。   其四, 作品序中明言: “ 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 , 遂作此  中提及“ 感甄” , 也不能當作史實, 因為無從考證。   “ 理想幻滅說” 以逯欽立先生為代表 , 他認為: “ 《 洛神賦》  

    “ 悼念亡妻” , 為何又這樣寫?   總之, 以上說法都存在荒謬、 不合理之處。 下面說說與它 
    三、 “ 寄心君王說”  

    寄心君 王說 ” 。   賦。 ” 這與“ 感甄” 有何關系? 唐宋及清代的詩人、 小說家作品  們相對 的“

    “ 寄心君王說”由清代學者何焯首次提出。他說 : “ 《 離 

    之 以好色喻 好修 而設 一夢 境排演 其悲 觀主義者 , 與屈 、 宋之  騷》 : ‘ 我令豐隆乘云兮 , 求宓妃之所在。 ’ 植既不得于君 , 因濟 

    賦固無異矣。 ”  旦 此說未能站穩腳跟。 有學者對它的不合理  洛川 作為此賦 , 托 辭宓妃 以寄心文帝 , 其亦屈子 之志也 ?!?清  性作了解釋, 認為《 洛神賦》 中的宓妃并無《 騷》 之宓妃的
    惡劣  代的丁宴在《 曹集詮評》 中也同意何焯的說法。 筆者也 比較傾  品質。筆者認為解釋是合理的, 《 洛神賦》 中的宓妃“ 環姿艷  向此說。下面具體闡述其合理陛。   逸, 儀靜體閑。柔情綽態, 媚于語言” , 儼然使宓妃以一種“ 端 
    “ 驕 傲” 的宓妃 不 同。  

    何 以“ 寄心君王 ” ? 此 問題 的探 討須回歸曹植本人 。 曹植 

    莊” 、 “ 嫻靜” 、 “ 溫柔” 的姿態浮現在我們眼前 , 確與《 離騷》 之  后期 的政治 、 生活處境等均 已發生很 大變化 。   建安二十五年( 2 2 0 ) , 曹操崩于洛陽, 曹丕繼位為魏王 。   同姓諸侯王均處在一種嚴苛的環境中。他們雖被封侯 , 卻徒  再談談“ 哀愁說” , 此說強調《 洛神賦》 的創作并不關乎外  不久又從漢獻帝手 中奪 得 了帝位 。曹丕在 位的七年時 間里 ,  
    在 的人或事 , 只是 重在抒發作者 內心的愁 悶情緒而 已 。雖也 

    承認這種哀愁有產生的源頭 , 即作者曹植的現實遭遇 , 但賦  有國土之名 , 而無社稷之實。 “ 于是封建侯王, 皆使寄地空名,   中最重要的還是哀愁本身。徐公持解釋說 : “ 君王是哀愁之  而無其實。 王國使有老兵百余人 , 以衛其國。 雖有王侯之號,  
    王, 洛神既是美 麗之神 , 也 是哀愁之神 。 -4  ̄ . L物的哀愁又融  理性 在于 它僅僅 把主 旨理解 為作 品中兩位人 物 的情 緒化表  征—— 哀愁 , 這是淺層次 的理解 。因為作 品通篇只在結尾處 

    而乃儕與匹夫??h隔千里之外 , 無朝聘之儀 , 鄰國無會同之 
    王侯 皆思 為布衣 而不可得 。 ” ⑨ 由此我們得 到信 息: 第一 , 曹丕  即位后為 了鞏 固統治 ,便 以封侯 的方 式削弱同姓王 的力 量 ,  

    為一體 , 成為無法消解的情緒癥結。 ” @ 筆者認為, 此說的不合  制 。 諸侯游獵不 得過三十里 , 又為設防輔監 國之官 以伺 察之 。  

    出現了—個“ 愁” 字, 何以就將作品的主旨歸為“ 哀愁” 。 再者 ,  

    封侯有名無實 ; 第二 , 諸侯王的王國里只安排些老兵鎮守, 使 

    “ 人神殊道” 不能相戀 , 悵然逝去 , 這種畫面是美的。 賦中也多  他們無力起兵 造反 ; 第三 , 諸 侯王 的封地遠在 千里之外 , 不允 
    5 4   ’   囊   :   _ ?。啊?

    許他們擅 留京都 , 與君王之間沒有派使節問候的禮儀 , 相互  潛處于太陰, 長寄心于君王。 ” 何焯解釋君王喻文帝。 對此 , 筆 
    之間不能私 自 往來 , 游獵不得超出規定范圍; 第四, 設立監察  者持不同看法。此處“ 潛處太陰” 的應仍是君王 , 而“ 寄心君  官, 諸侯王一
    直受到監視 , 一不小心就會獲罪 , 進而會被削封  王” 的是余( 曹植) 。若按何焯的觀  , 曹植 自言處于太 陰, 然 
    邑、 貶 爵位 。  

    人居陽, 鬼神居陰。植并非鬼神 , 所以筆者覺得有些牽強了。  

    這樣 的政治環境 , 對曹植而言 , 削邑、 貶爵是常有的事。   若依筆者所言 , 說明分別時“ 洛神” 與“ 余” 都戀戀不舍 , “ 君  曹丕 即位后,他與諸侯并就 國,當時是臨淄侯 。黃初二年  王” 對“ 余” 亦有情, 此亦合乎曹植的創佑   理。   ( 2 2 1 ) , 被貶為安鄉侯 ; 不久該封鄄城侯 , 后又被遷居于鄴城;   “ 寄心君王” 一方面表現了兄弟間不得親近的事實 , 另一  三年( 2 2 2 ) , 立為鄄城王; 四年( 2 2 3 ) , 徙封雍 丘王。 他曾在《 遷  方面也表現了曹植在政治上冀求任用的心愿。 他自幼受過戰 

    都賦序》 中言 : “ 余初封平原 , 轉出臨淄, 中命鄄城 , 遂徙雍丘 ,  
    改邑浚儀 , 而末將適于東阿?!?當時這些地方多為貧瘠之地 ,  

    爭生活的鍛煉, 對政治有歷久不衰的熱情。 再者 , 考察曹植的  思想 , 我們發現儒家思想在其中占有重要地位。他有強烈的 

    如鄄城即山東省濮縣, 雍丘即河南杞縣。屢次遭貶的曹植在  功名事業心。 這種積極的人生態度在其前期創作中表現得尤  物質上的待遇也大不如前。 建安二十二年( 2 l 7 ) , 曹植增邑五  為明顯。 到了后期 , 雖然其思想中更顯儒家思想“ 忠” 、 “ 信” 的  千, 并前萬戶。 黃初二年至三年( 2 2 1 ~ 2 2 2 ) , 多有貶削。 三年 


    面, 但他對政治的熱隋依存。屈原在《 離騷》 中表達 了自己  

    才邑二千五百戶 , 可見之前的食邑必低于這個數。其兄曹彰  熱愛祖國、 愿為之效力而不可得的悲痛心情。他有“ 美政” 之 
    在黃初元年時已為萬戶侯。 總之, 曹丕掌權時期 , 曹植的生活  理想 , 終因楚王的不信任和佞臣的離間而致君 臣乖違, 事功 
    既不安定 , 又 是困頓 的。  

    不成。 曹植借《 洛神賦》 亦想表達自己不被任用的苦悶。 縱觀 

    另外 ,曹植在黃初年問受到的迫害也是較為嚴重的。   他的一生 , 無論身則 I 頃 境還是逆境 , 其政治理想始終未變。 在  曹丕一即位 , 就殺掉了曹植的羽翼丁儀 、 丁翼兩兄弟及其  《 與楊德祖書》 中有言: “ 吾雖薄德 , 位為藩侯 , 猶庶幾戮力上  家中男 口。關于這一點 , 學術界一般就認為是曹植有感于  國, 流惠下民, 建永世之業, 流金石2. * 3 J , 豈徒以翰墨為勛績 ,  

    兩兄弟被殺而作詩《
    野田黃雀行》 。詩中主要有兩個意象 ,  

    辭頌為君子哉?” 到了后期, 植雖生活困頓 , 然依舊在《 責躬》  

    即“ 黃雀” 和“ 少年” 。 作者通過少年拔劍刺破羅網救出黃雀  詩中有這樣的志向: “ 愿蒙矢石 , 建旗東岳, 庶立豪麓 , 微功 自   的描寫 ,表達了希望有人救 出他落難的朋友的美好愿望。   贖。 危軀授命, 知足免戾 , 甘赴江、 湘, 奮戈吳、 越。 ” 總之, 他一 

    黃初二年( 2 2 1 ) , 受曹丕指派的監國謁者灌均誣告曹植“ 醉  生渴望征戰沙場 , 建功立業。 然其越是有這樣的志向, 越加重 
    酒悖慢 , 劫脅使者” 。 曹植無端獲罪 , 險被治罪。 因其母卞太  了曹丕對他的猜忌 , 認為他有野  , 因而越不被任用。 曹丕在 

    后的緣故 , 才保住 了性命 , 但還是被貶為安鄉侯 。 黃初四年  位期間, 曹植在政治上始終無所作為, 只能戰戰兢兢地活著 ,  
    ( 2 2 3 ) , 朝京都時 , 文帝一直不予詔見 , 令植獨處西館 。 他內  不斷地于誣告后服罪。這時的他渴望 自由, 更渴望文帝能給  他將君王與洛神的形象融  心誠惶誠恐 , 獻《 責躬》 、 《 應詔》 二詩給曹丕后 , 才得到了被  他—個參與政事的機會。作品中,

    召見的機會。 《 魏略》 曰: “ 會植科頭負鐵頒 , 徒跣詣闕下 , 帝  為—體, 他思慕洛神的美好 , 哀嘆與其不能交接 , 從中寄托 自   及太后乃喜。 及見之 , 帝猶嚴顏色 , 不與語 , 又不使冠履 。 植  己希求被任用的政治理想。國君是國家的象征, 臣子只有通 
    伏 地泣 涕 。 ” 身 負刑 具 , 赤 腳 朝見 , 曹植 即 以這 種罪 人 的形  過國君才能實現自己的政治理想。 曹植一生都抱著積極 人 世 

    象去見曹丕。處于高壓迫害之下的他 , 已無力保全 自己做  的態度 , 然盛年之時卻不能與君相配合 , 只能“ 遺情想像 , 顧  人的尊嚴 , 只能伏罪稱臣, 低頭認錯。   由于屢次的徙封和高壓迫害, 曹植與文帝的距離就拉遠 
    了。曹植在黃 初年 間一 度遠離京都 , 在外漂 泊 , 居無定 所 , 客 
    望 懷愁 ?!? 
    四、 結 語 

    綜 上所述 , 曹植在 后期生活 中與 君王曹丕 “ 不 得 親近” ,  

    觀上拉開了與文帝的距離。再加上曹丕的種種迫害 , 更是在  屢次的徙封和高壓迫害大大拉開了兄弟間的距離 。另外 , 其  內心深處拉開了兄弟問的距離。 此時, 曹植內心深感“ 不被親  在政治上也一直陷于不被君王任用的困境 , 空懷一顆渴望建  近” 的結果亦是必然 。然而曹植在賦中表達“ 不被親近” 之感  立功業的誠心卻始終沒有施展
    才能的機會。 正是基于這兩方 

    時并無怨恨之意。他以一句“ 恨人神之道殊兮 , 怨盛年之莫  面的原因, 他渴望得到君王的親近, 更渴望得到任用, 在《 洛 
    當”的哀嘆道出了不能與君王親近的原因是人神之道不同,   神賦》 中, 曹植表達出的渴求君王親近的感情是異常強烈的,   并非君王有意為之。當時處于嚴苛政治環境 中, 他必不能明  他將 自己的一片赤 心都寄 托在 了君王 的身上 , 所以, 筆者 認 

    言 自己內心的憤懣, 于是借美麗的洛水之神以寄心文帝 : “ 雖  為《 洛神賦》 的主旨應是“ 寄心君王” 。  
    [ 注 釋]  

    ①②南朝 ? 梁? 蕭統撰 , 唐? 李善注 : 《 文選》 ( 第二冊) , 上海古籍 出  
    版社 1 9 8 6年版 , 第8 9 6頁 、 第8 9 5頁 。  

    ③三國? 魏? 曹植著、 趙幼文校注 : 《 曹植集校注》 , 人民文學出版社 
    1 9 8 4年 版 , 第 2 9 3頁 。  

    :  

    i ;   K 藏《 》 A  

    5 5  

    2 0 1 3 年第 1 8期  總第 2 5 9期 

    怠 綢互 殤  
    T HE   S I L K   R 0 A D   文學探 微 I  

    論余秋雨散文的寫作特點與文化理想 
    劉  卉 
    ( 西北師 范 大學 文 學院 ,甘 肅 蘭州 ?。?3 0 0 7 0 )  
    [ 摘要] 余 秋雨 是 當代 最具 影響 力 的作家 之一 , 他 的散 文不僅 受 到廣 大讀 者 的關 注 和喜 愛 , 而 且開創 了獨特 的文 風 。 其 作  品涉及 很 多重大 題 材 , 表 現 出對 中國 文化 、 歷 史 和文 人 的深切 關注 。本 文通 過分 析余 秋 雨散 文作 品的寫 作特 點 , 剖析 其深 刻  的文 化理想 . 以期反 思被 逐漸 忽視 的 傳統 文化 的現 實意 義和 價值 。   【 關鍵 詞 ] 余 秋雨 散 文 ; 中國文 化 ; 文 化理 想  [ 中圖分 類號 ] I 2 6 7   [ 文獻 標識 碼 ] A   [ 文 章編 號 ] 1 0 0 5 - 3 1 1 5 ( 2 0 1 3 ) 1 8 - 0 0 5 6 - 0 3  

    余 秋 雨 的散 文 可 以稱作 為一 種文 化 型散 文 , 他 的散文 

    余秋雨散文有著 自己獨樹一幟的寫作風格。 以《 筆墨祭》  


    不僅僅只是敘事和寫景,而更加注重的是抒寫 自己對于中  文化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經歷的凄風苦雨, 中華五千年歷史  也正因此他的散文中處處沉淀著深遠的歷史感和滄桑感。  


    文為例 , 從題 目 看, 文章似乎是一篇筆墨的祭文, 實則是在  內涵。 毛筆這一普通的事物在作者筆下實際上是成為了中國 

    國文化深刻的感悟。在他的散文中, 我們能深切的感到中國  講述筆墨對中國傳統文人的深遠影響及其背后深刻的
    文化  作者在我們面前展開了了一幅中國毛筆  中所隱含的悲涼氣息,以及作者內心所激蕩的哀痛與悲楚。   傳統文人的共通點。 文化的畫卷 , 這幅畫卷展示了文人的字和他們的人品之間微  妙而有趣的聯系。也正如作者所言: “ 筆是竹竿毛筆 , 墨由煙 
    余 秋 雨 散 文 的 寫 作 風 格 

    、

    從余秋雨的幾本著作來看, 如談史談鑒的《 山居筆記》 、   膠煉成。 濃濃地磨好一硯 , 用筆一舔, 便簌簌地寫出滿紙黑生  也是中國   講述人生處世的《 行者無疆》 , 講述文化的《 文化苦旅》 , 以及  生的象形文字來。這是中國文人的基本生命形態,

    ”   沖 國的毛筆文化就這樣經受著千年  l 對比幾大文明的《 千年一嘆》 。 以《 山居筆記》 為例, 作者從《 一  文化的共同技術手段。
    個王朝的背影》 開始寫起 , 以《 歷史的暗角》 結束 , 用切身體驗  歷史長河的磨練而不斷發展 , 最終創造出讓后世所敬仰的燦  就抒寫了千萬人的不同人生。   為我們探訪了許多中華文明起源的地方。 他先是到達不同文  爛文明。僅僅是一枝毛筆, 因此 , 從寫作主題來看 , 余秋雨散文作品中始終貫穿著  化遺址和文化現場進行考察, 然后把他的體『 吾 和感受通過文  字傳遞給讀者。讓讀者可以一起跟隨著作者思緒的腳步 , 同  
    影》 一文 中, 通過 悲痛地遙望著 —個王朝 的背影 , 告訴 我們 中  


    條鮮 明的主線 , 那就 是對 中 國歷史 、 中國文化 的思索 和反 

    對偉人的  他一起進行著對中國 5 0 0 0年文化的反思。 在《 —個王朝的背  問。作者大多表達的是文人對文明和歷史的追溯 , 崇敬與景仰, 并且同樣也抒發作者對于文明和文人遭埋沒與 
    更 透著靈 陛, 盡管 表達 的 內容是深 遠 的 , 讀者 在 閱讀 他 的作 

    華近代歷史的演變以及—個王朝的的榮辱興衰, 從一個避暑  侮辱盼貴恨與痛惜。與其他文化散文家不同, 余秋雨的作品   山莊讀出了清代幾代君王的雄才偉略或 昏 庸無道。  

    ④ ⑤ 河北 師 范學 院 中文 系古 典 文學 教 研組 編 : 《 三曹 資 料匯 編 》 ,  
    中華 書局 1 9 8 0年版 , 第 1 7 7頁 、 第 2 0 3頁 。  

    ⑧ 王 書才 : 《 曹植( 洛 神 賦) 主 旨臆解 》 , 《 達縣 師范 高等 ???學校 學 
    報( 社 會科 學版 ) 》 , 2 0 0 5年第 3期 。  

    ⑥ 逯 欽立 : 《 ( 洛 神 賦 )與 ( 閑情賦 > 》 , 《 逯 欽 立 文存 》 ,中華 書 局 
    2 0 1 0年 版 , 第 6 0 1頁 。  

    ⑨晉 ? 陳 壽撰 , 宋? 裴 松 之注 : 《 三 國志 ? 魏書? 陳思 王植 傳》 注
    引《 魏 
    略》 , 中華 書局 1 9 8 2年 版 , 第 5 6 4頁 。  

    ⑦ 徐 公持 : 《 魏 晉文學 史 》 , 人 民文學 出版 社 1 9 9 9 年版, 第8 3頁。  

    [ 參考 文獻 ]   [ 1] 河北 師 范學 院 中文 系古 典 文學 教研 組 . 三 曹 資料 匯 編 [ M] . 北  京: 中華書 局 . 1 9 8 0 .   報( 哲學? 人文? 社會科 學 ) , 1 9 9 4, ( 3 ) .  

    [ 4 ] 葉通 賢. 政治 失 落 的遣 懷—— 《 洛 神賦 》 主 旨之 再 探 索 [ J ] . 銅 
    仁師 專學 報 , 2 0 0 1 , ( 4) .  

    [ 2 ] 北京 大學 中國文學 史 教研 室. 魏 晉南 北朝 文學 史參 考 資料 ( 上  冊) [ M] . 北京: 中華 書局 , 1 9 6 2 .   [ 3 ] 周 明. 怨 與 戀 的情 結— — 《 洛神 賦 》 寓意解說[ J ] . 南 京大 學 學 

    [ 5 ] 傅 剛. 曹 植 與甄妃 的學 術公 案—— 《 文選 ? 洛神 賦》 李 善 注辨 析  [ J ] . 中 國典籍 與文 化 , 2 0 1 0 , ( 1 ) .  

    5 6  

    塒  l   l

    a  


    論曹植《洛神賦》中的寓意

    中國文學史論文

    題 目:論曹植在《洛神賦》中的寓意

    姓 名:季靜

    學 院:人文學院

    系:中文系

    專 業:中國語言文學

    年 級:2009級

    學 號:10220092202432

    指導教師:劉榮平 職稱:副教授

    2010 年 01 月 14 日

    論曹植《洛神賦》中的寓意

    摘要: 曹植的《洛神賦》是千古傳頌的名作,有極其豐富的文學價值,但是關于《洛神賦》的創作意圖,卻是一個千古之謎,對此人們眾說紛紜,有感甄說,寄心帝王說,愛情故事說等等,本文分析總結了這幾種說法,并提出自己的看法,認為曹植作此賦是為抒情言志,抒發自己志不得籌的情感,轉而寄心文作。

    關鍵詞: 曹植 洛神賦 感甄 寄心帝王 愛情故事 抒情言志

    引言:

    曹植,字子建,建安文學的代表人物,又稱陳思王,他是曹操之子,曹丕之弟。謝靈運曾說:“天下有才十斗,曹子建獨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人共分一斗?!敝x靈運是很狂的詩人,自視清高,對自己的才華頗為自信,但他對曹植的評價如此高,由此可見曹植的文學成就?!堵迳褓x》是曹植辭賦中的杰出作品,在文學史上成就突出,它繼承了兩漢以來抒情小賦的傳統,又吸收了楚辭的浪漫主義精神,它通過夢幻的境界,描寫人神之間的真摯愛情,但終因人神殊道無從結合而分離?!堵迳褓x》的精妙之處在于它的描寫細節,作者以其妙絕天人的神來之筆將洛神宓妃描寫得栩栩如生,令人嘆為觀止,這不僅標志著曹植的創作藝術已經步入巔峰狀態,更為后世作家在人物塑造方面樹立了一塊幾乎難以逾越的豐碑?!堵迳褓x》中洛神宓妃的超凡脫俗與驚人的美麗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們不禁要問,洛神是指誰?曹植為何塑造這一形象?于是產生了后世對《洛神賦》主題和寓意的討論猜測與研究,關于它的主題從古代到現在有流傳了這幾種說法:感甄說,寄心帝王說,愛情故事說等。

    感甄說

    《洛神賦》原名《感甄賦》,而“感甄”一說出現最早,它源于如下的記載:“魏東阿王,漢末求甄逸女,既不遂,太祖回與五官中郎將,植殊不平,晝思夜想,廢寢與食。黃初中入朝,帝示植甄后玉鏤金帶枕,植見之,不覺泣。時已為郭后讒死,帝意亦尋悟,因令太子留宴飲,仍以枕赍植。植還,度轘轅,少許時,將息洛水上,思甄后,忽見女來,自云:‘我本托心君王,其心不遂。此枕是我在家時,從嫁前與五官中郎將,今與君王,遂用薦枕席,歡情交集,豈常辭能具?為郭后以糠塞口,今被發,羞將此形貌重睹君王爾?!杂?,遂不復見所在。遣人獻珠與王,王答以玉佩,悲喜不能自勝,遂作《感甄賦》,后明帝見之,改為《洛神賦》?!庇钟泄粼凇墩摬苤病分袑钌频摹案姓纭?之說也頗振振有詞,把曹植從“求甄逸女”推向“愛慕比自己大十二歲嫂子的情結中,認為這是情理中事?!?/p>

    感甄說的可信價值也值得懷疑,疑點有三:第一,曹植愛上他的嫂嫂很不可能。他沒有那么大的膽量寫《感甄賦》。曹丕與曹植兄弟之間因為政治的斗爭,關系本來就很緊張,曹植寫《感甄賦》,豈不是公然與其兄作對,招致殺身之禍嗎? 第二,圖謀兄妻,這是“禽獸之惡行”,“其有污其兄之妻而其兄晏然,污其兄子(指明帝)之母而兄子晏然,況身為帝

    王者乎?” 第三,李善注引《記》所說的文帝曹丕向曹植展示甄后之枕,并把此枕賜給曹植,“里老所不為”,何況是帝王呢?極不合情理,純屬無稽之談,且此記在許多版本中都沒有出現,況為野史,可信度不高。第四,“感甄” 之說從根本上違反了作者的原意及作品的實際。曹植在序中分明寫著“感宋玉對楚王說神女之事而作?!?在賦中根本找不到一點甄氏事跡的影子, 也沒有任何暗示。

    但《感甄賦》確有其文,那這“甄”又怎么解釋呢?有這樣一種說法,曹植在寫這篇賦前一年,任鄄城王?!罢纭辈⒉皇钦绾笾罢纭?,而是鄄城之“鄄”?!佰病迸c“甄”通,因此是“感甄”?,F金這種說法較有說服力。

    寄心帝王說

    關于《洛神賦》的寓意,再一種說法就是“寄心帝王”說,也就是后來的“隱喻君臣大義”說。這種說法的代表人物是何焯、丁晏,他們認為曹植“托詞宓妃以寄心文帝其亦屈子之志也?!彼麄儼鸭男木趵斫獬汕又?,理解成曹植對曹丕的忠誠苦心,以洛神比文帝,通過寫對洛神的愛慕表達自己對文帝的心意,表達曹植對文帝沒有二心,愿有機會效忠于他,然而事實曹丕視他為最大威脅,據他千里之外。寄心君王說的立足點只是賦中的一句話:“雖長處于太陰,亦長寄心與君王?!鼻夜糯行┮悦廊藖肀扔骶醯睦?,如《離騷》,故他們認為洛神指文帝曹丕。

    然而,考究作者創作時的具體處境、創作心態以及作者的素愿抱負、政治理想等,寄心君王說也有很多漏洞和令人懷疑之處。

    其一, 曹植與曹丕關系之惡劣,為了爭奪曹操繼承人的位置,兄弟二人成了不共戴天的政治對手,曹丕心狠手辣,對于同胞兄弟的骨肉之情毫不顧及,他對于有可能危及自身地位的人,是必欲除之而后快的,對于自己過去的強有力的競爭對手曹植,他更不會輕易放過,正如曹植所說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而以曹植的秉性是絕不會搖尾乞憐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說曹植寫《洛神賦》的目的在于“寄心君王”,實在是不符合實際。

    其二, 曹植對洛神的描寫可謂禪精竭慮、精雕細鏤。洛神不僅具有容貌、體態、穿戴上的外在艷美, 更具有文靜嫻雅、纏綿多情、善于辭令的內在智美。洛神是作者理想中的睿智賢明的完人, 非視手足如寇仇、置妻室于死地的魏文帝可及。

    其三,曹植“ 生乎亂, 長乎軍”,受儒家積極入世的思想影響較深,有著強烈的功名事業心, 追求建永世之功,同時,其父曹操馳騁沙場,坐擁大部分江山,文治武功,大大激發了他建功立業的熱情,也進行了一系列的軍事活動與政治宣傳活動,深得曹操賞識器重,但后來因太子之爭曹植失敗,從此一蹶不振,才落得如此悲慘下場,雖然表面上他對曹丕歌功頌德而貶低自己,但那只是出于策略上的保全自己,心底深處是積極的,偶爾也會流露在他的詩作里,“人誰不沒,貴有遺聲”,“思一效筋力,糜軀以報國”等等。所以他的洛神或許是他心中的美好愿望和志向,但絕不會是文帝曹丕。

    其四, 若洛神為曹丕的化身, 則賦作中不應有“抗羅袂以掩涕兮, 淚流襟之浪浪”的情態和“雖潛處于太陰, 長寄心于君王”的意象。

    其五, 在創作心態上, 《洛神賦》與《贈白馬王彪》作于同一時地?!顿洶遵R王彪》通篇人咽馬嘶, 草木含悲, 在“ 金剛怒目” 式的斥責與質問聲中, 作者還能以美人喻君王、感抒其赤誠忠心嗎?由此看來,“寄心君王”說, 顯然不是《洛

    神賦》寓意的合理闡釋。

    愛情故事說

    今人陳祖美則認為《洛神賦》的主題是寫男女情事的,可稱為“愛情”說。他聲稱:《洛神賦》是一個愛情故事,在這個故事里,隱喻著作者身不由己,好夢未圓的惆悵與怨憤。這種說法更加仍值得商榷,《洛神賦》的創作難道只是為寫愛情嗎?

    抒情言志

    曹植出生于漢獻帝初平三年,正當漢末天下大亂之際,曾隨其父曹操轉徙于軍旅之中,所謂“生乎亂、長乎軍”,在這樣的生活環境中,他不僅親歷了頻繁的戰亂,而且接觸了廣闊的社會現實。這樣的生活基礎對他此后的思想和創作都具有重要的影響。

    當時,國家的統一和社會的安定而戰乃是時代的最強音。在《與楊德祖書》中,曹植認為辭賦創作是小道:“未足以揄揚大義,彰示來世?!辈⒚靼妆硎咀约旱睦硐胧牵骸拔犭m德薄,位為藩侯,猶庶幾戮力上國,流惠下民,建永世之業,留金石之功,豈徒以翰墨為勛績,辭賦為君子哉!”表現出了他的理想與志向并不只在于文學創作方面,他所看重的是通過建功立業進而流芳百世、名垂青史。然而現實總與理想相悖。

    曹植的才華是比較突出的,也有較高的文學造詣,頗受曹操喜愛,甚至曾有立曹植為太子的想法,對他有很高的期望,建安十六年,曹植被封為平原侯。曹操出征孫權,命他留守于鄴,曾經告誡他說:“吾昔為頓邱令,年二十三。思此時所行,無悔于今。今汝年亦二十二矣,可不勉歟!”曹操這一番話是很不尋常的,其中似有讓他益加自勉,以便將來繼承王位的意思。

    然而曹植“任性而行,不自雕勵,飲酒不節”,引起曹操的不滿,因為作為一個王位繼承人,是不該有這樣的毛病的,再加上曹丕“御之以術,矯情自飾”,又使“左右宮人并為之說”,使曹植終于失寵。建安二十四年,曹仁為關羽所圍,曹操以植為南中郎將、行征虜將軍,派他去救曹仁。且謂曹操傳呼曹植,“有所敕戒”,而“植醉不能受命”,于是曹操“悔而罷之”。如果這件事屬實,也可作為曹植“飲酒不節”的證明,但《魏氏春秋》曰:“植將行,太子飲焉,逼而醉之。王召植,植不能受命,故王怒也?!庇纱丝磥?,曹植是中了曹丕的計,若此記錄屬實,也可看出曹植沒有政治頭腦,缺乏警惕,那么容易被陷害;若此記錄為虛,那么可說明曹植的“任性而為,飲酒不節”,他既想有一番作為,卻又這樣放縱,也可看出他的沒有政治頭腦。這樣的性格在政治斗爭中是注定要失敗的。 在曹丕即位后,對曹植進行了進一步的政治迫害,找理由把曹植貶爵安鄉侯,改封曹植為鄄城侯。曹植本傳載:“黃初二年,監國謁者灌均希指,奏植醉酒悖慢,劫脅使者。有司請治罪,帝以太后故,貶爵安鄉侯?!痹t書有云:“植,朕之同母弟,朕于天下無所不容,而況植乎?骨肉之親,舍而不誅,其改封植?!?黃初四年,曹植曾與諸侯王被召同朝京師,會節氣,他上有《責躬》詩,檢討罪過。其上表有云:“臣自抱釁歸藩,刻肌刻骨,追思

    罪戾,晝分而食,夜分而寢?!敝^“天網不可重罹,圣恩難可再恃?!?稱曹丕“德象天地,恩隆父母?!?于是“不勝犬馬戀主之情”,拜表獻詩。辭之凄惋,無以復加了。史稱“帝嘉其辭義,優詔答勉之?!?/p>

    曹植如此恭遜,終于茍全了性命,然而他的理想也隨著他的政治上的失意而埋沒了。他的內心是特別痛苦的,為表達他心中的憤懣,他曾作《贈白馬王彪》一詩,對當時的政府機構進行了含蓄的批判指斥。后又作《洛神賦》,更加含蓄深婉地抒情言志,對洛神的刻畫也是絕世之經典:

    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髣髴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秾纖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瑰姿艷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于語言。奇服曠世,骨象應圖。披羅衣之璀粲兮,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踐遠游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于山隅。于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蔭桂旗。攘皓腕于神滸兮,采湍瀨之玄芝。

    另外從諸如:“于是洛靈感焉,徒倚彷徨,神光離合,乍陰乍陽”,“動無常則,若危若安,進止難期,若往若還”等處,我們可以看出曹植巧妙地運用了時空變幻的張力。最后,正值永恒的摯情正在延綿回旋之際,曹植突然關閉了他借由神思而進入的時空幻境,使夢境從他的眼前嘎然消失,“忽不悟其所舍,恨神霄之蔽光”。突然看不到洛神停在何處,可恨一片陰暗遮敝了他的神光。這種在時空上的延綿,一方面體現出現實中的曹植悲涼悵然的處境;另一方面也可以襯托出既西傾時光中曾經存在的至為絢麗的記憶空間,這種動與靜的時空交錯,延綿了曹植內心的情感,展現了一處可供曹植受創心靈暫時棲息,動靜互涵,迷蒙誘人的世界。

    曹植在《洛神賦》中對洛神宓妃進行了繪聲繪色的描述,表現了其理想與志趣的高潔,而通過描寫自己與洛神之間心心相印卻最終無法結合的結局抒寫了他在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傷痛與苦悶,再通過描寫洛神的無奈離去來反映了人生理想與追求的徹底幻滅,這是十分悲愴的。曹植塑造洛神宓妃這一完美的形象,目的在于寄托自己的理想、追求與強烈的身世之感,曹植心目中的洛神宓妃是一切美的因素的綜合與象征,是自己追求而未得到的,曹植與洛神宓妃的關系是對自己理想、信念不斷追求進而通過藝術形象的塑造不斷加強并升華的關系。曹植在《洛神賦》中寄托著人生憂患意識同時又充滿浪漫氣息,他所要表達的主題極可能是:通過洛神宓妃這一藝術形象的塑造來感慨自己人生理想的幻滅進而抒發自己的身世之悲,目的在于以賦明志,以祭奠自己曾經擁有的崇高理想以及對過去曾經擁有而現在卻蕩然無存的自由幸福的無比懷戀。

    結論:

    曹植在政治上的失敗使他在文學上有輝煌的成就,這篇《洛神賦》就是其成就之一,《洛神賦》的隱喻含義其實也沒有多么復雜,可能每個方面都會包含一點,文學作品本來就是作者結合自身經歷又經過藝術加工而醞釀出來的體現作者的思想和情感的,只是各種成分所占的分量不同,而在《洛神賦》中,根據對各方面的分析,我認為抒情言志的成分占很大比重,它不是單純的“感甄”,那樣太膚淺,也不是片面的“寄心君王”,那樣太諂媚,它是各種思想的結合體,圍繞著抒情言志這一主題,共同構成了一篇含蓄深婉的絕世之賦。

    “一千個讀者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痹谶@里我發表了自己拙劣的見地,一家之言,不具有權威性,只以此表達對才子曹植的緬懷。

    參考文獻:

    ① 莫莉.曹植《洛神賦》主題新論.鄭州大學文學院.

    ② 王書才.曹植《洛神賦》主題臆解.鄭州大學文學院.

    ③ 徐天祥.論曹植的政治悲劇及其對創作的影響.

    ④ 葉通賢.政治失落的遣懷.銅仁師專學報.

    ⑤ 申安寧.借離合之情 抒身世之悲.西藏名族學院人文學院.

    ⑥ 陳壽.三國志.網絡版本.

    ⑦ 司馬遷.史記.

    ⑧ 曹植.贈白馬王彪.

    ⑨ 曹植.洛神賦.

    論曹植《洛神賦》背后的愛情

    論曹植《洛神賦》背后的愛情

    專業:漢語言文學 姓名:XXX 指導老師:XXX

    (XXX院成人教育處,廣東,XX,XXXXXXX)

    摘 要:三國時代的曹植把自己對心愛的女人的一腔愛意寫成了充滿詩情畫意的《洛神賦》。能把對一個女人的愛戀刻骨銘心地深入到膏肓,這種純粹的原生態的理想主義的情感今天已經很少找到了,中國古代文人對感情表達和寄托方式其實更加真誠和直接,喜歡就是喜歡,愛慕就是愛慕,一見鐘情就是一見鐘情,就因為看見這個女人長得美麗,禁不住美色誘惑,就喜歡上人家了,邁不動腳步了,癡癡駐足觀賞,戀戀不舍地看著人家遠去,多么真摯多么性情。

    關鍵詞:《洛神賦》;才華;凄美

    Abstract:Caozhi was a man who loved writing poetry .On the Goddess of Luo River was written to expree his love for the chaming women during the three kingdoms period.The love they show for the women is so deeply, idealism of this pure original ecological emotion today have rarely found.The way Chinese ancient men expree is more sincere and direct.Love is

    love ,they always fall in love with each other at their first sight .The men love the women who are chaming and beautiful.They cant resist the beauty and slow down his speed ,keep standing where they are .At that monent ,what they will do is apprecating the beauty they saw until the women left .How sincere they are.

    Key word:《On the Goddess of Luo River》; Artistic talent; miserable beauty

    在中國的歷史長河里,因為女子而引起的權利之爭,父子反目,兄弟成仇??有些是禍國殃民,有些則是家破人亡,所以不論是褒姒,妲己,楊貴妃還是陳圓圓她們都成了為男人的欲望買單的受害者。

    一、民間有關曹植與甄姬的故事

    甄姬——這個在《三國演義》并沒有太多戲份的神秘美人因為最近火熱的桌游三國殺

    而得以讓更多人知道,而她那個具有高爆發的技能“洛神”也令人熟知了,經常網殺的玩家也幾乎記得“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曹魏控人妻這個嗜好很多人都知道,曹操是這方面的行家,而他的兒子曹丕也是繼承了父親的這一優點。甄姬本是袁熙的老婆,袁熙兵敗,甄姬被俘,曹丕向曹操提出納甄姬為妾。雖然不是明媒正娶,但甄姬卻得到了曹丕的寵愛,甚至立她的兒子曹睿為皇位繼承人??梢娝牡匚徊]有因為自己的出生而卑微。

    這段故事的另一個主角就是曹操的另一個兒子——曹植。他的出名其實不僅僅是因為這段戀情,而是他絕倫的才華?!镀卟皆姟芬渤闪思矣鲬魰缘慕^句!然而,《洛神賦》才是他的巔峰之作。曹植生于192年,甄姬生于183年,比曹植大9歲,按常理,兩個人不大可能發生戀情,單曹植風流倜儻,才高一世,行事不拘泥于常理,所以喜歡上一個比自己大九歲的美女完全有可能。雖然正史上并沒有挑明他們的關系,然而一些野史卻十分隱晦的告訴了我們什么。216年曹操東征,曹丕隨軍出征,甄姬卻因病無法隨行,巧的是曹植這一年也沒有參加這次東征,雖然沒有寫明他到底在這一年干了些什么,但當曹丕回來時,發現數月沒見的甄姬并沒有因為疾病和寂寞改變,反而容貌豐盈,姿色更盛。這不免讓人產生許多聯想。

    后世廣為流傳的曹植《洛神賦》的故事,更加大了兩人戀情的可能性。甄姬死于221年,《洛神賦》作于222年,似乎這篇賦就是曹植為甄姬寫的一首悼亡詩。后來唐代有人更是直接說《洛神賦》本名叫《感甄賦》,就是為甄姬所寫的。

    那個在文字中寫做洛神的美女其實就是曹植的嫂子甄氏。甄氏的模樣或許就是曹植在《洛神賦》描述的洛神的那個樣子:體態輕盈柔美翩若驚鴻婉若游龍,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豐滿苗條高矮胖瘦都恰到好處,刀削般的修肩,束絹般的細腰,脖頸秀美細長,云髻高高聳立,明眸丹唇皓齒,修長的眉微微彎曲,兩只美麗的酒窩兒若隱若現。而且很有氣質,嫻靜嫵媚艷逸,風姿綽綽柔情萬種。這個女人至少在曹家兄弟眼里是驚艷的感覺,否則不會讓他們兄弟兩個迷戀成那個樣子。

    甄氏的娘家在中山無極,也就是現在的河北石家莊保定一帶,建安年間這位河北美女嫁給了袁紹的兒子袁熙。官渡之戰,甄氏的前任公爹袁紹兵敗病死,曹操的軍隊打過來了,沒了依靠的甄氏匆忙之中逃到野外,蓬頭垢面衣衫不整藏在洛河神祠里,恰好就讓曹植撞見了,當時甄美女的狼狽模樣可想而知,而曹植卻透過現象看本質,一眼看出了她不俗的美麗,當時就驚艷了一把,那時曹植剛剛十四歲,十四歲的少年被二十三歲的***吸引得

    神魂顛倒,暗戀上甄姐姐,并憐香惜玉地將自己的白馬送給了這個讓他一見鐘情并一生鐘情的女人,幫助她逃返鄴城,甄氏也將自己的玉佩贈給了曹植以示感謝。當時也許甄姐姐對曹家小弟沒有多想,但早熟的曹植卻一下子愛上了這個女人,這種封建時代的姐弟戀樸實純真得讓人感動。

    甄氏最終還是成了曹操的俘虜。這個氣質不凡的美女俘虜一下子吸引了曹植哥哥曹丕的眼球,堅決要求老爸把她留給自己當媳婦。那一年曹丕十九歲,這個青春年少的帥哥被二十三歲的甄美女牢牢吸引,也開始了一場姐弟戀,他沒想到十四歲的弟弟曹植也喜歡上了甄姐姐。剛剛失去丈夫和美好家園的甄氏一下子被兩個少年愛著,不知她心中是喜還是悲。但有一點毫無疑問,這個女人一定美麗的幾乎沒有瑕疵,才會讓見過天下美色的曹家兄弟為之驚艷,不顧她的年齡這般鍥而不舍追求,一個把她娶到身邊做妻子做皇妃,一個為她神魂顛倒思戀一生。今天在街面上我從來沒碰到過這樣的絕代美人,不知是美人絕了代,還是我們的審美出了問題,還是女人們進化到今天個個都變成了美女。

    自己喜歡的女人變成了嫂子,愛她對不起哥哥,不愛她拗不過自己的心,在矛盾中曹植還是悄悄愛著這個比自己大了整整十歲的女人,那時父兄正為為天下大事奔忙,曹植一則因為年紀小、二則又生性不喜歡爭戰,能夠與與嫂子朝夕相處,對甄氏的感情難舍難分越來越深。歷史上甄美女對這個小屁孩真摯的愛情不知到底持什么態度,她到底愛著兩兄弟中的哪一個,或許都愛,或許都不愛。

    弟弟喜歡著自己的老婆,讓曹丕心里很不舒服,魏國建立曹丕當上皇帝后,依然對甄氏和曹植錯綜復雜的關系難以釋懷,因此始終沒冊封她為皇后至死也只是一個妃子,并且慢慢開始冷淡她,在曹丕當上皇帝的第二年,三十九歲的甄氏在失落和寂寞中郁郁而死。 曹植一直把甄氏放在心上,她的死使曹植傷心萬分,不久他到洛陽朝見哥哥,甄氏生的太子曹睿陪皇叔吃飯,叔侄相對,不僅又讓曹植想起美麗的嫂子。飯后,曹丕把甄后的遺物玉鏤金帶枕送給了曹植,這個物件送的令人感覺莫名其妙,明知曹植對死去的甄氏有感情,明明對這件事情滿懷醋意,卻把自己女人睡過的枕頭送給情敵,古代人和今天的人思維方式就是不一樣啊。

    這個枕頭讓曹植的心更難以安寧了,返回封地的路上,夜晚宿在洛河舟中,抱著枕頭入夢,恍惚間遙見甄姬凌波御風而來,醒來卻是南柯一夢?;氐桔渤?,曹植寫了一篇《感甄賦》。

    二、對叔嫂之情的質疑

    明帝曹睿繼位,因覺原賦名字不雅,把題目改為了《洛神賦》。一半因為叔叔和母親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一半因為曹植才華橫溢深得人心,曹睿即位后一而再,再而三地徙封不已,曹植顛沛流離寂寂無歡而死。這個舉動,令世人多認為其寫作牽涉到曹植與魏明帝曹睿之母甄氏之間的一段錯綜復雜的感情。

    三、有觀點認為“洛神”并非甄姬,甚至曹植和甄氏也沒有發生過戀情 由于此賦的影響,加上人們感動于曹植與甄氏的戀愛悲劇,故老相傳,就把甄氏認定成洛神了。但是另一種觀點卻認為,所謂的“洛神”并不是甄氏,甚至曹植和甄氏也沒有發生過戀情。他們的理由是:

    (一)身份說

    曹植不可能愛上他的嫂嫂,曹植與嫂嫂之間的感情只是親人之間的感情。曹植在年輕的時候與嫂嫂之間是一種親人關系,長大后,曹丕與曹植兄弟之間存在著緊張的政治斗爭,曹植不會有很多的機會接近甄氏。假若《感甄賦》真是為甄氏而作,曹植這是色膽包天,曹丕不會讓這樣的文章到處流傳。

    (二)倫理說

    在中國古代社會中,人們很看重各種倫理。圖謀兄妻,這是“禽獸之惡行”,“其有污其兄之妻而其兄晏然,污其兄子(指明帝)之母而兄子晏然,況身為帝王者乎?”《洛神賦》不過是由于曹植倍受兄侄猜忌,建功立業的理想始終無法實現,因此借《洛神賦》中“人神道殊”來表明自己壯志難籌、報國無門的悲憤心情。

    (三)不符常理

    李善注引《記》所說的文帝曹丕向曹植展示甄后之枕,并把此枕賜給曹植,“里老所不為”,何況是帝王呢?極不合情理,純屬無稽之談。既然曹丕沒有將玉枕贈給曹植,那么就不會有曹植睹物生情,而為甄氏作《感甄賦》了。

    (四)地名說

    《感甄賦》確有其文,但“甄”并不是甄后之“甄”,而是鄄城之“鄄”?!佰病迸c“甄”通,因此應當是“感甄”。曹植在寫這篇賦前一年,任鄄城王。胡克家在《文選考異》中認為這是世傳小說《感甄記》與曹植身世的混淆,作品實是曹植“托詞宓妃,移寄心文帝”

    而做,“其亦屈子之志也”,“純是愛君戀闕之詞”,就是說賦中所說的“長寄心于君王”。朱干在《樂府正義》中指出,“感甄”之說確有。但所感者并非甄姬,而是曹植黃初三年的被貶地鄄城。

    四、且從《洛神賦》中細探其寫作意圖

    曹植的《洛神賦》是一篇傳頌千古而吟詠不衰的美文,也是曹植創作生涯中的一塊里程碑。故有人曾如是說:說曹植不談《洛神賦》,固然無味,論漢魏小賦而不及《洛神賦》,也同樣如登泰山而不至極頂,終是一種遺憾?!堵迳褓x》既然有如此撩人心扉的魅力,那么在寫作上必然有著獨特的藝術手法。下面不妨再絮叨幾句,以避意猶未盡之嫌。

    (一)夢幻的世界

    在曹植的《洛神賦》創作之前,已有類似的形式作品出現,就是宋玉的《神女賦》,這在曹植本賦序中寫的明白:“感宋玉對楚王說神女之事”。那么宋玉的《神女賦》是篇什么樣的作品呢?

    《神女賦》是宋玉另一篇名作《高唐賦》的續篇。在《高唐賦》里,宋玉編織了一個楚懷王與巫山神女夢中幽會的浪漫故事,描繪了巫山神女“朝為行云,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谷之下”的亦幻亦真、撲朔迷離的形象?!渡衽x》則描寫楚襄王來到懷王曾經到過的云夢之浦、巫山之下,面對著與懷王當時相同的一片朝云暮雨的迷蒙景色,不禁心旌搖動,想入非非,于是在最容易勾起人們遐思冥想的日暮黃昏之際,在似睡非睡的“精神恍惚”的癡情狀態中,作起了美夢。他在夢中見到一位“狀甚奇異”的美女,感到“若有所喜”。但清醒過來時,又“寤不自識”,覺得空虛惆悵,“不樂”而“失志”。

    《洛神賦》在寫作上完全借鑒了《神女賦》的藝術手法,敘述了一個人神相遇相求而“歡情未結”的夢幻故事?!堵迳褓x》一開始寫道:“于是精移神駭,忽焉思散,俯則未察,仰以殊觀”,這是夢的伊始?!岸靡畸惾?,于巖之畔??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飄搖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秾纖得中,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束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云髻峨峨,修眉連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瑰姿艷逸,儀靜體嫻,柔情綽態,媚于語言。奇服曠世,骨相應圖。披羅衣之璀璨兮,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驅。踐遠游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于山隅。于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蔭桂

    旗,攘皓腕于神滸兮,采湍瀨之玄芝。余情悅其淑美兮,心振蕩而不怡。無良媒以接歡兮,托微波而通辭。愿誠素之先達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兮,羌習禮而明詩??弓偒熞院陀栀?,指潛淵而為期。執眷眷之款實兮,懼斯靈之我欺!感交甫之棄言兮,悵猶豫而狐疑。收和顏而靜志兮,申禮防以自持??”這是夢中與洛神相遇后的歡娛情景,“含辭未吐,氣若幽蘭。華容婀娜,令我忘餐”。在這里,一個血肉豐滿、神韻充盈的絕代佳人,如出水芙蓉般出現在人們面前,令人心馳神往。這是作者的神來之筆,也是作者情感世界的表露。然而“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沽_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浪。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異鄉。無微情以效愛兮,獻江南之明珰。雖潛處于太陰,長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余,悵神霄而蔽光??遺情想像,顧望懷愁。冀靈體之復形,御輕舟而上溯。浮長川而忘返,思綿綿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駕,吾將歸乎東路”。 這是夢的結束,也是作者心靈深處的哀鳴,“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陰陽頓隔,“歡情未接”,是多么的可悲可嘆。

    由此可見,曹植的《洛神賦》整篇描寫了在夢境之中與洛神相遇相求,情纏魂繞的情感糾葛,但本人又礙于“禮防”而“自持”,“悵猶豫而狐疑”,而最終不得不“命仆夫而就駕,吾將歸乎東路”。

    《洛神賦》雖然借鑒了《神女賦》的藝術手法,同樣寫一個夢幻故事,但細審其各自的文采、意境,則大相徑庭,不可同日而語。

    (二)人生的折射

    《洛神賦》描寫了一個十分精彩感人的夢幻故事,成功地塑造了“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婀娜多姿,楚楚動人的美女形象。這是曹植文學創作的藝術結晶,也是他情感世界的寄托和渲泄。

    曹植為什么要把自己的情感世界寄托在夢幻之中,寄托在可望而不可及的神女洛神身上?《魏晉南北朝賦史》一書中分析的明白:“在神女類題材的賦中,對生命與美的追求表現得很執著、突出?!边@一題材的賦,自宋玉《神女賦》始,源遠流長??因此,神女不但在淵源上是生命和欲望的化身,更重要的是美和理想的象征。在這一類題材的賦中,夢是極為重要的結構因素,也極為常見。賦家之所以假托夢境展開對心靈歷程的描述,與神女在神話體系和文化傳統中的原型不無關系。一方面,根據佛羅伊德精神分析學的原理,夢是欲望的滿足。美麗的神女是賦家美好理想的象征。另一方面,夢既可以使對神女形態

    的描寫更具神秘氣氛(這也跟神女的原型有關),更加藝術化,又可使賦家擺脫衛道士們可能的嘖嘖煩言。在反映主體的深層心理情感上,它與艷情類賦異曲同工。一個以鋪寫客體的美麗為主,一個以渲泄主體的情感為主。所謂止欲、正情、閑邪、靜思、曲終奏雅,不過是個習慣的結構形式,和夢一樣,給這種容易招來攻詰的題材敷上一層保護色。即使我們不看重其象征意義層面,只將其看作對美、對欲望的肯定,對生命本質的追求,也是無可非議的”。夢雖然是人的無意識思維,它象脫韁的野馬一樣任意縱橫馳騁,但終究是潛藏在人意識深處的信息反映。作品中作者對洛神做了大段的形象、情態的描寫,“其行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轉盼流精,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華容婀娜,令我忘餐”(幾乎搜尋了文學天地中最富美麗神奇意味的文字來襯托美女洛神)??梢钥闯?,曹植在利用一個夢幻故事, 自由馳騁豐富的形象思維,來抒發心中的塊壘;利用一個才情蓋世的美女—洛神,來寄托自己隱秘世界的情懷。這不能說是作者信筆拈來的神奇之作,而是作者意識流動的信息反映,是作者生命本能的心靈呼喚。

    五、“洛神”即甄姬

    我認為《洛神賦》中所寫的洛神,應該是甄姬,即曹丕的妃子,曹植的戀人。只有是戀人,并且是沒有得到的戀人,才能讓人有傾訴不盡的美妙感和迷戀感。賦中每一段對愛慕美女的描述足以讓人陶醉而遐想聯翩,如“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即“洛神她長得體態輕盈柔美象受驚后翩翩飛起的鴻雁,身體健美柔曲象騰空嬉戲的游龍;容顏鮮明光彩象秋天盛開的菊花,青春華美繁盛如春天茂密的青松;行蹤若有若無如薄云輕輕掩住了明月,形象飄蕩不定如流風起了回旋的雪花”。只有是朝夕相處,并愛慕至深的曹植才能將其閉月羞花,沉魚落雁之美麗,用那多么美妙的詩句寫得鮮活而動人。

    曹植在賦中曾這樣寫到“嗟佳人之信修,羌習禮而明詩”,即“洛神不僅懂得禮儀,還通曉詩詞歌賦”。她在與曹植的交往中,兩人相互傾慕而相愛了,并有了“抗瓊珶以和予兮,指潛淵而為期”的約定,即“解下腰間的玉佩贈與她,指著深深的潭水立下了相愛的誓言和相見的日期”。并有“無良媒以接歡兮,托微波而通辭”的苦愁,即“苦于沒有良好的媒人去傳遞愛慕之情,就用脈脈含情的眼光去表達我的愛意”。后來曹丕卻將其娶為妃子。這讓曹植十分酸楚而悵然,他在賦中寫下了“超長吟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即“悵然長吟抒發長久的思慕,聲音悲哀、凄厲持久不息”。不過,當時曹丕正跟隨其父曹操,醉心于他們的霸業,率兵長期在外四處征戰,而對爭戰不感興趣的曹植,留在宮中,

    得與甄姬朝夕相處,進而其愛意更加濃烈。但受禮教身份的約束,他們不得不“感交甫之棄言兮,悵猶豫狐終疑。收和顏而靜志兮,申禮防以自侍”。即“贈玉佩定終身,卻背棄信言頃刻不見了,于是我惆悵猶豫將信將疑,收斂了滿心歡喜,鎮定情緒,告戒自已要嚴守男女之間的禮儀來約束控制自已”。他們的相思、相戀也甚是愁慘。尤其是曹丕稱帝之后,甄姬深藏宮中,曹植又封候在外地,他們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了。甄姬終日思念深愛的曹植而憂郁成疾,在曹丕登基的第二年就郁郁而死。

    結論:

    或許《洛神賦》的含義其實也沒有多么復雜,可能每個方面都會包含一點,文學作品本來就是作者結合自身經歷又經過藝術加工而醞釀出來的體現作者的思想和情感的,只是各種成分所占的分量不同,在這里我發表了自己拙劣的見地,一家之言,不具有權威性,謹以此表達對才子曹植的緬懷。

    參考文獻

    1、袁培堯:《一幕人神戀愛的悲劇——曹植賞析》[J],《商丘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4年第05期

    2、張耀元:《對先秦人神戀歌文學的繼承與超越》[R],《陜西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7年第S2期

    3、蔣娜:《從到的審美轉化》[J],《河北廣播電視大學學報》,2006年第05期

    4、劉大為:《文史哲園地》[M]

    5、張明學:《名作賞析》[M]

    曹植《洛神賦》作年新考

    洛 陽師 范 學 院 學 報 
    J u a  fL o a g Noma  n v ri   o r l o   u y n   r l U ie s y n t

    Jn 20   u .,0 9
    V0 . 8 No 3 12   . 

    第2 8卷 第 3期 

    曹植 《 神 賦 》 年 新 考  洛 作
    許 浩 然 
    ( 南京師范大學 文學院 ,江蘇 南京 20 9 ) 10 7 



    要 :以往研 究者關于曹植《 洛神賦》 年的討論 似有 不妥,該 賦是 一篇追憶往 事 的作 品,不 當作干  作

    黃 初 三年 (2 ) 黃 初 四年 ( 2 ) 22 或 23 ,而 很 可 能作 于 太 和 六 年 ( 3 ) 22 ,因 為 時 隔長 久 ,賦序 中的 年份 出現 了誤 記 
    的情 況 。  

    關鍵 詞 : 洛神賦》; 《 黃初 三年 ; 黃初 四年 ;太和六年 
    中 圖分 類 號 :I 7 2   0 收稿 日期 : 0 8一l —1  20 1 0 文獻標識碼 :   A 文章 編 號 :10 4 7 (0 9 0 0 7 0  0 9— 90 2 0 )3— 0 6— 4

    作者 簡介 : 許浩然( 94一) ,江蘇南京人 ,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 中國古代文學專業碩士研究生。 18 男  

    曹植《 洛神賦》 的作年一直是學 界爭論 的話題 , 焦點  其 來 自于該賦序 文“ 黃初 三年 , 朝京 師 ,還濟 洛川 ” lP0 余 E (7  i2 ) 的敘述 ,史書未 載此 事 ,卻 載曹 植 黃初 四年 ( 2 ) 朝京  23 有
    之 事 。有 些 學 者 認 為 此 賦 當 作 于 黃 初 三 年 ( 2 ) 2 2 ,史 書 不  載 ,是 因為 漏 載 , 另 一 些 學 者 則 認 為 此 賦 當 作 于 黃 初 四  而 年 ( 2 ) 賦 序 誤 記 了年 份 。本 文 不 能 同 意 以 上 兩 種 說 法 , 23 ,  

    初 三 年 (2 ) 曹 丕 一 直 巡 幸 在 外 , 曾 居 住 洛 陽 , 王 亦  22 , 未 諸

    不 可能到京師會 節氣 , 于此點 , 關 李洪亮 先生《<洛神賦 >   寫作 時間新辨》 一文論 之甚力  ,本文不作 詳述 。   第 二 ,“ 囚禁鄴 城說” 主要 根據 曹植 所作 《 九愁 賦》 責  《 躬詩》 黃 初 六 年 令 》三 篇 詩 文 ,認 為 曹 植 在 黃 初 三 年  《
    ( 2 ) 被 拘 禁 在 鄴 城 , 被 放 歸 ,由 鄴 到 洛 陽再 回封 邑 , 22 曾 后  

    而要別 出一新解 : 賦序確 實存在誤記 的情況 , 因是 《 原 洛神  賦》 為一篇 追憶 往 事之 作 ,時 隔長 久 ,記 錄 年份 ,不 免有 
    失 ,它 的作 年 很 可 能 在 魏 明 帝 太 和 六 年 ( 3 ) 2 2 。以 下 就 請   先 論 前 人 之 見 ,后 申一 己之 言 :  


    途徑洛水 , 《 神賦 》 作 洛 。我 們就 此 三篇 來詳 細分 析該 說 。   首先錄《 九愁賦》 相關
    內容 如下 :   嗟離思之難 忘 ,心慘 毒 而 含哀 。踐 南 畿之 末 境 ,越 引  領之徘徊 ?!酸?榮而 愉樂 , 舊都之 可懷 。恨 時王 之  信
    謬 聽 , 奸 枉 之 虛 辭 。揚 天 威 以 臨 下 , 放 臣 而 不 疑 。登 高  受 忽 陵 而 反 顧 ,心 懷 愁 而 荒 悴 。念 先 寵 之 既 隆 ,哀 后 施 之 不 
    遂。  

    、

    《 神 賦》 作 于黃 初 三年  洛 不

    以往 的研 究者提 出《 洛神 賦》 于黃 初三年 ( 2 ) 作 2 2 的觀 
    點 , 致 可 以 總 結 成 以 下 三 種 說 法 :“ 節 氣 說 ” 大 會 ①、“ 禁  囚 鄴城說” 、 詣 京彌謗說 ” ② “ ③。他 們試 圖 從 不 同 角 度 來 證 明  黃 初 三 年 ( 2 ) 植 有 過 洛 陽 之 行 ,那 么 賦 序 所 謂 “ 初 三  22 曹 黃

    賦 文 中 有 “ 畿 ” 語 ,趙 幼 文 先 生 注 日 :“ 丘 在 所  南 一 雍 謂 中都 之 地 之 南 , 日南 畿 ?!保矗?故 _  j 則 此 賦 當 為 曹 植 黃 初  四 年 ( 2 ) 封 雍 丘 之 時或 其 年 之 后 的作 品 。然 而 “ 禁 鄴  23 徙 囚 城 說 ” 以 為 賦 文 中 “ 高 陵 而 反 顧 ” 語 是 曹 植 回顧 自己  卻 登 等 黃 初 二 年 至 三 年 ( 2 _ 2 2 的 生 活 情 景 。其 又 征 引 《 志  21 2 ) 魏
    ?

    年 , 朝京師 ,還濟洛川 ” 余 就為合理 之事了 。雖然表 面上這  三者 各有 根據 ,但 細究起 來 ,我 以為都 難 以成立 ,今 辨之 
    如下 :  

    武帝 紀 》 載 “ 崩 于 洛 陽 … … 葬 高 陵 ” 語 , 出 高 陵  所 王 一 指
    明 顯 可 以 

    是 位 于 鄴 城 的 曹 操 之 墓 ,并 斷 定 賦 文 中 的 “ 陵 ” 指 此  高 亦 第 一 , 會 節 氣 說 ” 據 史 書 上 黃 初 四年 ( 2 )   “ 根 23 魏
    地 ,進 而 認 為 黃 初 三 年 ( 2 ) 植 在 鄴 城 。 22 曹  

    國諸 王朝 京會節氣 的記 載 , 認為 “ 黃初三年 , 諸王也應按 時  朝京 , 行迎氣 之禮 ,只是本傳上沒有 記載此事 , … ‘ 節  … 會 氣’ 朝京師 是一個慣例 , 除特殊情況外 , 本傳上就不 必象 記  流水 賬一樣 ,每次都交代一 下?!?  ?。?但是 , 植黃初 四  曹

    看 出,該說十分牽 強 。從 賦文 之 中,我 們只 能看 出“ 臣” 放  
    對“ 都” 舊 鄴城 的 思 念 , 發 現 不 了 曹 植 有 回 顧 黃 初 二 年 至  卻

    年( 2 ) 2 3 所作 《 責躬表 》 明言 :“ 奉詔 書 ,臣等絕朝 , 離  前 心
    志 絕 ,自 分 黃 菊 永 無 執 硅 之 望 。不 圖 圣 詔 ,猥 垂 齒 召 。  
    ”  ’ 中 可 以 看 出黃 初 四 年 (2 ) [   從 ] 2 3 以前 ,曹 丕 一 直 禁 絕 

    ①  該說 以石云濤 先生 《<洛 神賊 >的寫 作 時 間
    》 代 表  為 ( 河南師 范大學學報》 9 1年第 5期 )  《 18 。 ②  該 說以李洪亮先生 《<洛神 賦 >寫作 時間 新辨》為代表 
    ( 洛 陽 師 范學 院 學 報 ) 0 4年 第 6期 )  《 ) 0 2 。 ③  該 說 以張 可 禮 先 生 《 曹 年 譜 》為 代 表 ( 魯 書 社 1 8  三 齊 93
    年 版 )  。

    諸 王 朝 覲 京 師 , 初 三 年 ( 2 ) “ 節 氣 ” 去 京 的 推 測  黃 22 因 會 而

    與之相悖 , 不能成立 。另 外 ,據 《 志 ?文帝 紀》 載 ,黃  魏 記

    洛 陽師 范 學 院學 報 20 0 9年 第 3期 

    ? 7? 7  

    三年 ( 2 _2 2 生活 的跡象 。另外僅 以“ 陵” 詞 ,就判  21 2 ) 高 一 斷其指曹操之 墓 , 似亦不妥 。后世誠然 習稱 曹操葬于高 陵 ,   但其本人 《 遺令》 談到墓地時卻 稱“ 葬于鄴之 西 岡” 望吾  、“ 西 陵 墓 田 ” l ,曹 丕 《 帝 哀 策 文 》稱 “陟 彼 山   嘲  L( 武  
    阿 ”?、?  [ ] ,曹 植 《 帝 誄 》 “ 次 西 陵 ” 武 稱 既   ,皆 未 言 

    當指上引 《 曹植 傳》 初二 年 ( 2 ) 罪之 事 ,令 文“ 黃 21獲 百師 
    之 典 議 ” 史 書 “ 司 請 治 罪 ” 契 合 。此 事 完 結 于 當 年 , 與 有 相   以曹 植 改 封 鄄 城侯 結 束 , 文 謂 “ 旋 在 國 ” 令 反 ,亦 在 黃 初 二  年 (2 ) 2 1 。此 后 , 植 一 直 “ 門 退 掃 , 影 相 守 ” 曹 捷 形 ,到 黃初 

    四年 ( 2 ) 2 3 有過朝京會 節 氣并徙 封雍 丘之 事 ,再無 大 的波 
    折 ,可 以 說 從 黃 初 二 年 “ 旋 ” 反 至六 年 ( 2 — 2 5 ,曹 植 的  21 2 )

    及“ 高陵” ??磥?當時 曹 氏之 人并 非 以 “ 陵 ” 特 指曹 操  高 來 葬處。此處 “ 高陵” 登”、 反顧 ” 與“ “ 這些 動作 相連 ,當是泛 
    指 一 般 高 大 的 土 山 ,曹 植 登 上 它 只 是 為 了 望 見 遠 離 的 封 
    邑。  

    生活 與鄴城沒有絲毫關聯 。  
    通 過 對 以 上 三 則 材 料 的 分 析 ,我 們 找 不 出 黃 初 三 年  ( 2 ) 植 居 住 鄴 城 的 證 據 , 不 必 論 從 鄴 城 到 洛 陽 的 經  22 曹 更 歷 。由此 看 來 ,“ 囚禁 鄴城 說 ” 當被 排 除 。   第 三 ,“ 京 彌 謗 說 ” 詣 主要 的根 據 是 朱 緒 曾 《 集 考 異》 曹  

    其次來考 察《 責躬 詩》, 詩作 于黃初 四年 ( 2 ) 中  該 23 其
    有 追 憶 黃 初 二 年 至 三 年 (2 _ 2 2 生 活 經 歷 的 內 容 : 2l 2)  
    … …

    哀 予 小 臣 , 封 充 邑 ,于 河 之 濱 , 肱 弗 置 , 君  改 股 有

    卷十二 引東阿縣魚山《 陳思王墓道隋碑文》:  
    皇 初 二 年 ( 皇初 ” “ 初 ” “ 即
    黃 ,避 隋 諱 ) 奸 臣謗 奏 ,遂  , 貶 爵 為 安 鄉 侯 。三 年 立 為 口 王 ,詣 京 師 面 陳 濫 謗 之 罪 ,詔  令復 國。  

    無 臣?;囊I , 弼余 身 !煢煢仆夫 , 誰 于彼冀 方 , 嗟余小 
    子 , 罹 斯 殃 。 (7  乃 ?。?2) P9

    《 魏志 ? 曹植傳》 :“ 載 黃初二 年 , 國謁者灌 均希指 , 監   奏‘ 植醉酒 悖慢 ,劫脅 使者 ’ 。有 司請 治 罪 ,帝 以太 后 故 ,  
    貶 爵 安 卿 侯 。其 年 改 封 鄄 城 侯 ?!?  ”鄄 城 舊 屬 兗 州 之 

    這是一則 隋代 文獻 ,誠然 ,隋代人擁 有 的曹植 材料 比  現在要 多 , 隋書》 《 卷三十五《 經籍志》 :“ 陳思王曹植  載 魏《 集》,三十卷?!保?P5 又 《 [ (0 ) 舊唐書》 四十七《 ] 19 卷 經籍志 》 : 載   “ 魏陳思王 集》 《 二十 卷 。又 三十 卷?!保?㈣㈣  嘉 錫先 生  ?。?] 余 《四庫提要辨證 》 卷二十 以為 :“ 兩唐志》 錄之二 十卷  疑《 著 本 ,即植 自定 之前 錄 ;其《 隋》、《 志》 錄之 三十 卷本 , 唐 著   即景初 敕 編 之全 集 耳 ?!?( …    看 來 隋代 時曹 植 全集 尚  
    存 ,遠 多 于 《 庫 全 書 》 收 錄 的 “ 曹 子 建 集 》 卷 ” 數 , 四 所 《 十 之   隋 代 有 關 曹 植 的 文 獻 應 當得 到 重 視 。但 是 ,就 該 篇 碑 文 內  容 而 言 , 怕 是 運 用 現 存 的 文 史 資 料 來 審 視 它 ,都 可 以 看  哪

    地, 即為“ 兗邑” 關于 “ 。 冀方” 一地 名 , 這 李善注 曰 : ……  “ 然植 雖封安 鄉侯 .猶住 冀 州也 。時 魏都 鄴 ,鄴 , 州 之境  冀
    也 ?!?  ”“ 禁 鄴 城 說 ” 此 注 以 為 黃 初 三 年 ( 2 ) 囚 就 2 2 曹  但 是 我 認 為 李 善 這 一  植 雖 然 封 侯 ,卻 仍 然 身 拘 鄴 城 。3 ?。? 

    注釋本身是有問題 的,《 尚書 ? 禹貢》 :“ 載 濟河惟兗 州 ?!? 
    孑穎 達 疏 日 :“ 州 之 境 ,跨 濟 而過 , 南 越 濟 水 ,西 北 至  L 充 東 東 河 也 ?!?7 ”即詩 所 謂 “ 封 兗 邑 ,于 河 之 濱 ”, 植 當    l 改 曹 時 居 處 靠 近 濟 水 ,他 就 應 該 身 在 鄄 城 ,而 非 鄴 城 。其 在 詩 

    中抱 怨 自己雖然封 爵 , 沒有可 信任 的臣仆扶 持 左右 ,即  卻 所謂“ 股肱弗置 ” 有君無 臣” “ 、“ 、 誰弼余身” , 種局面  等 這 的惡 果是“ 乃罹斯殃 ” 煢煢仆夫 ,于彼冀方 ” ?!?一語 當隨上 
    文 之 意 , 自己信 任 的 少 數 臣仆 亦 不 在 身 邊 , 朝 廷 隔 離  指 被

    出這 是一 則錯 漏較多的文本 ?!?文選 ? 責躬詩》 善注 弓 曹  李 l

    植《 出獵 表 》 :“ 自招 罪 釁 ,徙 居 京
    師 ,待 罪南 宮 。 求 日 臣  

    L 

    ’ 指 黃 初 二 年 ( 2 ) 罪 之 事 , 年 曹 植 有 徙 居 京  此 21獲 其

    在遙 遠的冀方 。 察通篇 《 躬詩 》 考 責 ,曹植 自稱 “ 予小 臣”、   “ 余小子”、 我 ” “ ,而其同時 之作 《 應詔 詩》 “ 1 警策 ” 有 {夫 -  
    之語 , “ ∽“ 夫 ” 代 車 夫 , 臣仆 一 類 。李 善 注 把 “     仆 指 即 仆  夫 ” 成 曹 植 自指 ,這 當 是 理 解 上 的 失誤 。李 注 既 誤 ,該 說  說
    就 不 能成 立 。  

    師之行 , 又上 引《 曹植傳》 言其本 年被封鄄城 侯 ,二事碑 文 
    皆漏 。碑 文 又 言 黃 初 三 年 ( 2 ) 植 有 “ 京 師 面 陳 濫 謗 ” 22 曹 詣   之 事 ,上 文 我 們 早 已 論 及 曹 丕 此 年 巡 幸 在 外 ,未 居 洛 陽 。   又曹植 黃初四年 (2 ) 作 《 躬表 》 自己“ 思罪 戾 , 23 所 責 稱 追  
    … …

    竊感 相 鼠 之 篇 , 禮 遄 死 之 義 ?!保?P7這 都 是 自貶 至  無 _ (7   2 

    再次來看《 黃初六年令》 的信息 :  
    令 :吾 昔 以 信 人 之 心 無 忌 于 左 右 , 為 東郡 太 守 王 機 、 深  

    極 的 話 ,表 現 出 內心 的 惶恐 , 由此 看來 , 年 他 定 然 不 敢 到  上 京 師 對 質 謗 語 ?!?京 面 陳 ” 謂 顯 與 史 實 相 悖 。短 短 一 段  詣 之 碑 文 ,已 經 出 現 如 是 多 的不 足 ,當 然 不 可 拿 來 作 可 信 的材 
    料運用 , 此所謂“ 京彌謗說” 當被棄 。 因 詣 亦  

    防輔 吏倉 輯等任 所誣 白 ,獲罪圣朝 。身輕于 鴻毛 ,而謗 重 
    于 太 山 。賴 蒙 帝 王 天 地 之 仁 , 百 師 之 典 議 , 三 千 之 首  違 舍
    戾 ,反 我 舊居 ,襲 我 初 服 ,云 雨 之 施 ,焉 有 量 哉 !反 旋 在 

    《 洛神 賦》 作于 黃初 四年  不
    持《 洛神 賦》 作于黃初 四年 (2 ) 2 3 觀點 的研 究者 多根據  《 魏志 - 曹植傳 》 ( “ 黃初 ) 四年 ,徙封 雍 丘王 。其 年 ,朝京 
    都” ‘     ,認 為 該 賦 作 于 由 京都 返 回 封 邑 之 時 。 但 是 曹  ①

    國 ,捷 門 退 掃 ,形 影 相 守 ,出 入 二 載 。機 等 吹 毛 求 瑕 ,千 端  萬 緒 ,然 終 無 可 言 者 !及 到 雍 , 為 監 官 所 舉 , 以 紛 若 , 又 亦  
    于 今 復 j 載矣 。  

    “ 囚禁鄴城 說” 為 :“ 謂 ‘ 認 所 出入二 載 ’ ,當指 黃初 三 
    年 和 四 年 ,當 自無 疑 。即 黃 初 三 年 植 由 鄴 至 洛 , 后 返 鄄  然

    植 當時作有《 白馬王彪 》 贈 之詩 ,其 中有 “ 清晨 發 皇 邑,日   夕過首陽 。 洛廣且 深 , 伊 欲濟川無梁 。泛舟越洪濤 。 怨彼東 

    城 ?!? 

    此 話是否無疑 ,我們應作詳 細 分析 。這
    篇令 

    文在黃初六年 (2 ) 2 5 完成 ,以此 年 為 基 點 , 植 言 “ 今 復  曹 于

    三載矣 ” ,又 言 “ 入 二 載 ” 出 ,一 共 回 溯 了 五 年 時 間 。很 明  顯 , 者 指 黃 初 四年 至 六 年 (2 —2 5) 前 2 3 2 ,后 者 指 黃 初 二 年  至 三 年 ( 2 — 2 2 。令 文 所 謂 被 人 “ 誣 白 ,獲 罪 圣 朝 ”  21 2 ) 所 .

    ①  陸侃 如先 生《 中古文學系年 》 人 民文學出版 社 1 8 ( 9 5年  版 ) 趙 幼文先生《 、 曹植集校注》( 民文學出版 社 I8 人 9 4年版 ) 即持 
    此說 。  

    ?

    7   8?

    洛陽師范學院學報 20 09年第 3期  謬 寫成上年 , 犯如此幼 稚的錯誤 。唯一 的解 釋只能是 《 洛神 

    路 長 ” 描 述?。?’ 對 此 論 者 往 往 拿 這 個 材 料 與 《 神  的 ( ,反 哪 洛

    賦》 余從京 域 , “ 言歸東藩 , 背伊 闕 , 越囅轅 , 經通谷 , 陵景 
    山 ” 敘 述 比較 , 為 前 者 表 現 出 旅 途 的 困 苦 與 滯 緩 , 者  的 認 后

    賦》 曹植 多 年后 回憶 黃 初 四年 ( 2 ) 為 2 3 的洛 水 之行 而 寫 成 
    的作品 ,因為 時隔長久 , 致使誤 記年歲 。  
    這 里 又 出 現 一 個 疑 問 ,上 文 考 證 曹 植 黃 初 四 年 ( 2 ) 2 3 

    表現 出旅途 的輕 松與順利 , 此斷定 兩篇 作 品不 當作 于同  就

    時 。2  ’ _ ( 既然《 白馬王彪 》   J 贈 確定作 于黃初 四年 ( 2 ) 那  23 , 么《 洛神賦》 作年就應歸 為別年 。這樣 的說 法可 信 ,前 輩學 
    者多有論及 , 本文 不作詳述 。  
    然 而 ,以 上 的駁 論 僅 就 詩 文 中 不 同 的 情 境 而 發 ,略 顯 

    由洛水還 邑之時 ,遭 遇水 災 ,其 作有 《 洛》 詰 之責 文 ,他 E t   后 回憶此 行 , 怎會有 如 《 又 洛神賦 》中如此 美好 的 想象 呢 ?  
    其 實 ,洛水在曹植 的心 目中一直 是一條 充滿 神 異靈 秀的河  流 ,曹植黃初 元 年 ( 2 所作 《 舞歌 ? 芝 篇》就有 “ 20) 稗 靈 靈  芝 生天地 , 朱草被 洛濱 。榮華相 晃耀 , 光采 嘩若 神”4(2   ̄ /6 ]3 ) 的贊美之 辭。另外 ,黃初 四 年 ( 2 ) 由封 邑去 京師 會 節  23 他 氣的途 中 , 經過洛水 , 亦 寫有 《 應詔 詩》:   肅承 明詔 , 會 皇 都 。星陳 夙 駕 ,秣 馬 脂 車。命 彼 掌  應
    徒 ,肅 我 征 旅 。朝 發 鸞 臺 ,夕 宿 蘭 渚 。芒 芒 原 隰 ,祁 祁 士 

    單薄 。本文擬從另 外一個角度 討論 ?!?文選 ? 神賦 》 善  洛 李 注提到過一 篇曹植佚失 的作品 :“ 曹植 《 洛文》日:‘ 詰 河伯 

    典澤 ,屏翳 司風 ?!?[ (7 曹植 另有 一 篇
    《 咎 文 》 ’1 P1 ’ ] 2) 詰 ,稱 :  
    “ 于時大風 ,發屋拔木 , 意有感焉 !聊假天帝 之命 ,以詰咎 

    祈福 。 ①[ ‘ 王念孫《 ”    ] 廣雅疏證》日:“ , 問也 ?!薄?詰 責 [ 這顯然 是對 自然 降災 人間 的問責之文 ?!?洛文》 當屬此  詰 亦
    類 ,看來是 因洛水 為 災 的事 件 而 發。在 曹植 的有 生 之 年 ,  
    共 有 兩 次 洛 水 泛 濫 之 事 載 于 史 書 ,第 一 次 是 《 志 ?文 帝   魏

    女?!癖?河滸 ,黃阪是 階。西 濟關谷 ,或降 或升。鯡 驂  倦路 , 載寢載 興。i m9 2) [ (7- 0 ] 8  從這段 詩歌 的敘 述中我們 能夠清晰 地看到《 洛神賦 》 的  影子 , 同樣是在 洛水之濱趕 路 , 御者 相從 , 有車馬勞頓 , 夕 
    宿 蘭 渚 之 事 ,而 水 邊 “ 祁 士 女 ” 景 象 又 怎 能 不 讓 人 聯 想  祁 的

    紀》 所載的 黃初 四年 (2 ) 月 事 :“ 23 六 是月 大 雨 ,伊 、洛溢  流, 殺人 民 , 壞廬宅 ?!保?1 ) 水經注 ? L (3《 ]8 伊水 注》 注釋伊  在 闕這一 地名時亦 載 : 闕左壁有石銘 云 : “ 黃初 四年六月二 十  四 E辛 巳, 出水 , 高 四丈五尺 ?!?I( ’ t 大 舉 r1 第二 次是 《   哪。 魏 

    到洛 神與凡人邂逅 的傳 說? 從 這些 材 料我 們可 以看 出曹  ③ 植對 洛水 風情 的欣 賞 , 是一 種長 期情 感 的醞 釀。就算 黃  這
    初 四 年 ( 2 ) 水 災 讓 他 懷 有 一 時 的 氣 憤 ,但 隨 著 時 間 的  23 的 流 逝 , 不 快 之 情 也 早 已 煙 消 云 散 ,曹 植 對 洛 水 的 追 憶 當  那 依 舊是 美 好 的 , 多 年 后 以黃 初 四年 ( 2 ) 他 2 3 的旅 行 之 事 為 背 

    志 ? 明帝紀》 載的太 和 四年 ( 3 ) :“ 所 20 事 九月 ,大 雨 ,伊 、  
    洛、 、 河 漢水 溢 , ( ) 詔 曹 真等班師 ?!保丁?第二次水 災時 , _ “   曹 植為 東阿 王 ,正居 封 邑,與 洛水 毫不 相涉 。而第 一次水 

    災 后不久 ,曹 植 經 洛水 返 回封 邑,《 白 馬王 彪 》 序稱  贈 小
    “ 七 月 與 白 馬 王 還 國 ” 4( ’ 至 ②[   。洛 水 的 泛 濫 給 他 的 旅 途  】

    景創 作《 洛神賦》 屬合理之 事 。  

    帶來 了相 當的麻煩 , 其詩 所謂 “ 霖雨 泥我 涂 ,流潦 浩 縱橫 。   中逵絕無軌 。改轍登 高岡”4(9 , 反映 了這 一情 況 。就  l P6 正 ?。玻?J

    四 、《 洛神 賦 》 于太 和 六 年  作
    以上 分析 已明 ,最 后 的任 務 就是 確 定 《 神 賦》的作  洛
    年 。這 個 問 題 確 實 較 難 回 答 ,因 為 上 文 既 然 已 認 定 該 賦 為  追 憶 之 作 , 么 在 黃 初 四
    年 ( 2 ) 后 的 歲 月 里 ,曹 植 都   那 23 以 有 可 能 寫 作 該 賦 。但 是 , 證 據 表 明 ,其 創 作 時 問 最 可 能  有

    此 我以為《 洛文》 詰 當作 于黃 初 四年 ( 2 ) 月之 時 。因為  23 七
    飽 受水災之苦 , 曹植 對洛 水懷 有不 滿情 緒 ,并 發泄 為詰 責 
    之 文 ,他 不 可 能 同 時 又 在 想 象 洛 水 中有 美 妙 的 神 女 ,與 自   己 邂 逅 相 戀 。顯 然 ,這 段 論 述 可 以 坐 實 上 段 的 駁 論 , 而  從

    徹底排 除《 洛神賦 》 作于 黃初 四年 ( 2 ) 2 3 的可能 性 。  

    是 魏 明帝 曹睿太和六 年 ( 3 ) 魏 志 ? 2 2 ?!?曹植 傳》 載太 和 五 

    三 、“ 黃初 三年 。余 朝京 師 ,還 濟洛 川 ” 辨 
    ①  《 詰咎 文》 之題 原作 “ 咎文 ” 趙幼 文先 生 《 誥 , 曹植 集 ?!?

    上述兩部分 的討論否 定 了以往論 者 的觀 點 ,但 同時 又  遺 留下來 一個問題必 須解決 ,即如何解 釋《 洛神賦 》 篇曹  開 植 自言“ 黃初 三年 ,余朝 京 師 ,還濟 洛川 ” 的敘述 。在 這一 
    部 分中 , 將對 此問題進 行解答 。 我   .  

    注》 文選考異 》 據《 考定“ 乃 “ ” 誥” 詰 之誤 ?!?咎 文》中有 “ 詰 河伯 典  澤 。 翳司風 ” 屏 之語 ,同于李 善注所 引《 洛文》內容 , 一情況 值  詰 這
    得 注 意 。誠 然 “ ” “ ” 字 形 上 有 一 些 相 似 之 處 , 我 以 為 并  咎 與 洛 在 但

    不能就 此以為“ 為 “ ” 訛 , 河伯 典澤 , 洛” 咎 之 “ 屏翳 司風 ” 很像 是一 
    句 習 語 。出現 在 有 關 洛 水 的 文 章 中 亦 屬 正 常 ,曹 植 兩 篇 文 章 都 用 

    據 上文考證 ,《 神賦 》 洛 不作 于 黃初 三 年 ( 2 ) 2 2 ,那 么 

    所 謂“ 黃初 三年 , 朝 京師 , 濟洛 川 ” 余 還 ,定然 為曹 植誤 記 
    無 疑???《 魏志 ? 曹植 傳》,曹丕 當政之 時 ,曹 植唯 有黃 初 
    四 年 ( 2 ) 次 正 式 朝 京 之 事 ,就 此 我 以 為 曹 植 賦 文 本 意  23 一

    到該語 也未可知 , 以為《 洛文》 詰咎 文》 我 詰 與《 是兩 篇文章 , 當 不  
    視為 一篇。  

    ②  《 白馬王彪 》 贈 序文的作年 問題 尚值商 榷 , 魏 志 ?武文  《 世 王公傳》 :“ 王彪 ,… … ( 初 ) 年 ,封 弋 陽 王?!?載 楚 黃 三 黃  初) 年 ,徙封 白馬 。 則 曹彪 在黃初 四年( 2 之時 尚未被 封 自馬  七 ” 2 3)

    當指“ 黃初 四年 ” 。但是 ,這并不代表我 同意《 洛神賦 》 作于 
    該 年 ,恰 恰 相 反 , 一 年 代 的 誤 記 極 易 讓 人 推 論 出該 賦 是  這


    王。陸侃 如先生《 古 文學 系年 》 為 “ 許 序 是 七 年 以后 追
    加  中 以 也
    的”,陸文甚確 。曹植在 追加 此序 時 ,對黃 初 四年 ( 2 ) 事記憶  23 之 尚屬清晰 。   ③  由上 引《 文帝紀》 可知 黃初 四年 ( 2 ) 水為災 在六月 , 23洛  

    篇追憶 之作 ,而非 當下 情 境 的抒 寫 。請 再 以《 白馬王  贈

    彪》 論之 , 序 日:“ 其 黃初 四年 五月 ,白馬王 、任城 王 與余 
    俱朝京 師。會節 氣 ?!疗?月 ,與 白馬 王還 國?!?   “

    此 序所記時間正確 , 并精 確到 了月份 。試 想若 《 神賦 》 洛 為 
    黃初 四年 (2 ) 2 3 所作 ,以曹植 的聰 慧 , 怎 會 把 寫作 時 間  他

    由《 白馬王彪》 贈 序可知曹植 前往京 都在 五月間 , 見 當年 曹植 朝  可
    京時洛水 尚未泛濫 。  

    洛 陽師 范 學 院學 報 20 09年 第 3期 

    ?

    7 ? 9  

    年 ( 3 ) : 其 年冬 , 2 1事 “ 詔諸 王朝六 年正 月?!?( ?。? 
    ?

    《 魏志 

    后 ,與 黃 初 四年 ( 2 ) 隔 九年 。 23時  

    明帝 紀 》 曹 睿 詔 書稱 :“ 惟 不 見 諸 王 十 有 二 載 ,悠 悠  載 朕

    綜上 所 述 ,我 認 為 《 神 賦 》 可 能 作 于 太 和 六 年  洛 很
    ( 3 ) 植 朝 見 魏 明 帝 之 時 ,是 一 篇 追 憶 往 昔 洛 水 之 旅 的  22 曹 作 品 ,因 為 時 隔 長 久 ,誤 寫 了 當 時 旅 行 的 年 份 , 糊 了 當  模

    之 懷 ,能 不 興 思 !其 令 諸 王 及 宗 室 公 侯 各 將 逋 子 一 人 朝 。  

    ”68 [9曹植于太 和六 年 ( 3 ) 見 明帝 ,當 時他 作有 《 ] 22 朝 妾命 
    薄》 詩 : 之   攜 玉 手 ,喜 同車 ,北上 云 閣 飛 除 。釣 臺 蹇 產 清 虛 , 塘  池

    年實有 的人事 。 或許也 正 因為此 ,此 賦取得 了一 種特有  但
    的朦 朧 夢 幻 之 美 ,成 為 不 朽 的經 典 。  

    觀沼可娛 。仰 泛龍 舟綠 波 , 俯擢神 草枝柯 。想彼 宓妃洛 河 ,  
    退 詠 漢 女 湘 娥 。( 一 ) 其  

    [ 參  考  文  獻 ]  
    [ ]蕭統. 1 文選[ . M] 北京 : 中華 書局.9 7  17 . [ ]石 云 濤. 洛神 賦》的寫 作 時 間 [ ] 河 南 師 范大 學學  2 《 J.
    報 ,9 1 5 . 18 ( )  

    日既 逝 西 藏 ,更 會 蘭 室 洞 房 ?!?… 召 延 親 好 宴 私 。但  

    歌 杯 來 何 遲 ???賦 既 醉 言 歸 ,主 人 稱 露 未 唏。 ( 其 
    二 、 ?。?一   ①[ ‘  ” ㈣

    詩 中 “ 閣 ” 指 魏 帝 的 陵 云 臺 ,“ 舟 ” 皇 家 的 畫  云 當 龍 是

    [ ]李 洪亮. 洛神賦 》 3 《 寫作 時間新辨 [ ] 洛 陽師范 學院學  J.
    報 ,0 4 6 . 20 ( )  

    舫, 又稱“ 召延 親好宴私 ” 則此 詩所言 定然為 明帝招 待
    諸  ,
    王 的 宴會 之 事 。詩 中 有 “ 彼 宓 妃 洛 河 ,退 詠 漢 女 湘 娥 ”  想 , 這 是 明顯 的 互 文 句 法 。曹 植 重 到 洛 陽 ,追 憶 起 自己 早 年 對  洛水 美 妙 的 遐 想 ,受 到 神 女 傳 說 的 啟 發 ,稱 要 “ 詠 ” 退 其 

    [ ]趙 幼 文. 植 集 校 注 [ . 京 : 民 文 學 出 版 社 , 4 曹 M] 北 人  
    18   9 4.

    [ ]嚴 可 均 . 三 國 文 [ . 京 : 務 印 書 館 . 9 9 5 全 M] 北 商 19 .  

    事。而《 神賦 》 洛 的序言亦 說 :“ 人有 言斯 水 之神 名 日宓  古
    妃 , 宋 玉 對 楚 王 神 女 之 事 ,遂 作 斯 賦 ?!?  此 處 “ 感 …‘ 遂 

    [ ]陳壽. 6 三國志[ . 京 : M] 北 中華書局 ,9 9  15 . [ ]阮元. 7 十三經注疏 [ . M] 北京 : 中華書局 ,9 0  18 .

    作斯 賦” 是承古人之 言并 一己之感而發 ,與序文 開頭“ 黃初  三年 ,余朝京 師,還濟 洛川 ” 并無 直接相 承關 系?!?濟洛  還 川” 一事指往昔旅行 , “ 事 作賦 ” 而 感 當別 為另 一事 ,指 因 
    憶 作 文 , 許 當 時 曹 植 援 筆 之 時 ,完 全 沉 浸 在 回 憶 之 中 , 或   致 使 序 文 語 義 略 顯 含 混 ,不 易 讓 人 辨 認 。上 文 注 釋 討 論 的 

    [ ]張可禮. 8 三曹年譜 [ . M] 濟南 : 齊魯書社 ,9 3 18 .   [ ]魏 征等. 9 隋書[ . 京 : M] 北 中華 書局 ,9 3  17 . [O 1 ]劉 啕等. 舊唐 書[ . M] 北京 : 中華 書局 ,9 5  17.
    [1 1 ]余嘉 錫. 四庫提要 辨證 [ . 京 : M] 北 中華 書局 ,9 0  18 . [2 1 ]王念孫 . 廣雅疏證 [ . M] 上海 : 上海古籍 出版社 ,9 3  18 . [3 1 ]陳橋驛 . 水經注校證 [ . M] 北京 : 中華 書局 ,0 7  20. [4 1 ]孫 明君 . 三曹詩選 [ . M] 北京 : 中華 書局 ,0 5  20 . [ 責任編輯 劉繼保 ]  

    《 白馬王彪序》 贈 就為黃初 七年 ( 2 ) 2 6 后補寫 , 從字 面信  僅 息我們 同樣 很 難 看 出是追 加 之 文。由此 看來 ,《 命 薄 》 妾   《 洛神賦》 賦相 合 , 詩 賦很有 可能就是 由詩而 發,作于其 

    T eN w Su yfrT eC et gTmeo  oZ isVr fr use  h   e ?。簦?    h   rai   i ?。?o n Ca  h ’?。?e o  ohn s L
    XU  o.a   Ha r n

    ( colfle t e N n n  om lU i r t, a n ?。保?7 C i ) Sho o ir u , aj g N r a  n e i N   g2 0 9 ,hn    
    ta r i v sy a

    Abta t I  i at l, ?。?ydf rn o ii   o   oies b u tecet gt ?。?e e o?。酰螅濉?s c : nt s rce I l ?。椋澹?t pno f m t   a  o th?。?i ?。恚澹铩?r   r ohn r h  i cT f   nr w d a   an i V sf L
    wh c   r  o h p p lri  c d mi  ice n wa a s n   aT   u  e su yf rte p o l m.Ib le e t tfrt e ih ae b t  o ua ?。?a a e cc rl  o d y ,a d C ly o tn w?。?d ?。??。?  r b e   ei v ?。瑁帷。??。?  p r o e o ?。?ol ci g h s pa te e tn a   u ?。遥?e , Ca   i wrte   h   e s   n u p s   fr c l tn   i  s  v n  e r L o e vr o Zh   i n t e v r e i?。粒模?2,b t n tAD2 2 o   t 3 u   o  2?。?AD2 3. c u e o?。瑁?ln ?。?  e e n te e e ta d t e t   e   o Z u pu  a   a   n t e v re,t e e . 2 Be a s  ft ?。?g t me b t e ?。?  v n  n ?。??。?wh n Ca   h   td wn p n o ?。?  e s w me h   r 
    rr i  e o d n ?。??。?  ft e p s  v n   s n ta o d d. o ?。?r c r i g t e tme o ?。?  a te e twa   o  v i e  

    Ke  r s Vr fr use ; D 2 ; D 2 ;A 2 2 yWod : e e o  ohn A 2 2 A 2 3 D 3   s L

    ①  孫明君先生《 三曹 詩選》 《 對 妾命 薄》 的題解 言《藝文  詩 類聚》中此兩首詩被 合 為一首 , 宋本 及今本 分為 兩首 。從 內容 看 .  
    我以為兩首詩亦相似 , 為同時之作。 當  


    筆譯曹植《洛神賦》英譯

    筆譯:曹植《洛神賦》英譯

    黃初三年,余朝京師,還濟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賦。其辭曰:

    余從京域,言歸東藩。背伊闕,越轘轅,經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傾,車殆馬煩。爾乃稅駕乎蘅皋,秣駟乎芝田,容與乎陽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駭,忽焉思散。俯則末察,仰以殊觀,睹一麗人,于巖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爾有覿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艷也!”御者對曰:“臣聞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則君王所見,無乃日乎?其狀若何?臣愿聞之?!?/p>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襛纖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瑰姿艷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于語言。奇服曠世,骨像應圖。披羅衣之璀粲兮,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踐遠游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于山隅。于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蔭桂旗。壤皓腕于神滸兮,采湍瀨之玄芝。

    余情悅其淑美兮,心振蕩而不怡。無良媒以接歡兮,托微波而通辭。愿誠素之先達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羌習禮而明詩??弓偒熞院陀噘?,指潛淵而為期。執眷眷之款實兮,懼斯靈之我欺。感交甫之棄言兮,悵猶豫而狐疑。收和顏而靜志兮,申禮防以自持?!?/p>

    The Goddess of the Luo

    Cao Zhi

    In the third year of the Huangchu (1) era, I attended court at the capital and then crossed the Luo River (2) to begin my journey home. Men in olden times used to say that the goddess of the river is named Fufei. Inspired by the example of Song Yu, who described a goddess to the king of Chu, I eventually composed a fu which read:

    Leaving the capital

    To return to my fief in the east,

    Yi Barrier at my back,

    Up over Huanyuan,

    Passing through Tong Valley,

    Crossing Mount Jing;

    The sun had already dipped in the west,

    The carriage unsteady, the horses fatigued,

    And so I halted my rig in the spikenard marshes,

    Grazed my team of our at Lichen Fields (3),

    Idling a while by Willow Wood (4),

    Letting my eyes wander over the Luo.

    Then my mood seemed to change, my spirit grew restless;

    Suddenly my thoughts had scattered.

    I looked down, hardly noticing what was there,

    Looked up to see a different sight,

    To spy a lovely lady by the slopes of the riverbank.

    I took hold of the coachmans arm and asked: ―Can you see her? Who could she be – a woman so beautiful!‖

    The coachmen replied: ―I have heard of the goddess of the River Luo, Whose name is Fufei. What you see, my prince — is it not she? But what does she look like? I beg you to tell me!

    And I answered:

    Her body soars lightly like a startled swan,

    Gracefully, like a dragon in flight,

    In splendor brighter than the autumn chrysanthemum,

    In bloom more flourishing than the pine in spring;

    Dim as the moon mantled in filmy clouds,

    Restless as snow whirled by the driving wind.

    Gaze far off from a distance;

    She sparkles like the sun rising from morning mists;

    Press closer to examine:

    She flames like the lotus flower topping the green wave.

    In her a balance is struck between plump and frail.

    A measured accord between diminutive and tall,

    With shoulders shaped as if by carving,

    Waist narrow as though bound with white cords;

    At her slim throat and curving neck

    The pale flesh lies open to view,

    No scented ointments overlaying it,

    No coat of leaden powder applied.

    Cloud-bank coiffure rising steeply,

    Long eyebrows delicately arched,

    Red lips that shed their light abroad,

    White teeth gleaming within,

    Bright eyes skilled at glances,

    A dimple to round off the base of the cheek —

    Her rare form wonderfully enchanting,

    Her manner quiet, her pose demure.

    Gentle hearted, broad of mind (5),

    She entrances with every word she speaks;

    Her robes are of a strangeness seldom seen,

    Her face and figure live up to her paintings.

    Wrapped in the soft rustle of a silken garments,

    She decks herself with flowery earrings of jasper and jade,

    Gold and kingfisher hairpins adorning her head,

    Strings of bright pearls to make her body shine.

    She treads in figured slippers fashioned for distant wandering,

    Airy trains of mistlike gauze in tow,

    Dimmed by the odorous haze of unseen orchids,

    Pacing uncertainly beside the corner of the hill.

    Then suddenly she puts on a freer air,

    Ready for rambling, for pleasant diversion.

    To the left planting her colored pennants,

    To the right spreading the shade of cassia flags,

    She dips pale wrists into the holy rivers brink,

    Plucks dark iris from the rippling shallows.

    My fancy is charmed by her modest beauty,

    But my heart, uneasy, stirs with distress:

    Without a skilled go-between to join us in bliss,

    I must trust these little waves to bear my message.

    Desiring that my sincerity first of all be known,

    I undo a girdle-jade to offer as pledge.

    Ah, the pure trust of that lovely lady,

    Trained in ritual, acquainted with Odes (6);

    She holds up a garnet stone to match my gift,

    Pointing down into the depths to show where we should meet.

    Clinging to a lovers passionate faith,

    Yet I fear that this spirit may deceive me;

    Warned by tales of how Jiaofu (7) was abandoned,

    I pause, uncertain and despairing;

    Then, stilling such thoughts, I turn a gentler face toward her,

    Signaling that for my part I abide by the rules of ritual.

    Notes:

    (1) the Huangchu: i.e. 222 A.D.

    (2) the Luo River: In Henan Province, so are Tong Valley and Mount Jing.

    (3) Grazed my team of four at Lichen Field: Orig. — Grazed my horse on a fragrant grass field.

    (4) Willow Wood: Name of a place.

    (5) broad of mind: Orig. — deportment calm.

    (6) with the Odes: Orig. — with poetry.

    (7) Jiaofu: A character in a fairy tale who is abandoned by a goddess.(王恩保、王約西 編譯)

    更多英語學習方法:企業英語培訓

    略論曹植《洛神賦》之求女情結

    略論曹植《洛神賦》之求女情結

    鐘優民先生在《曹植新探》中說道:“離開作家生活的時代及其社會實踐去研究作品,沒有不歸于失敗的?!苯庾x《洛神賦》必須要了解曹植其人以及他寫《洛神賦》的背景。

    曹植生于公元192年,卒于公元232年。在他短短的一生中,前后際遇有著天壤之別。早年他過著魏國貴公子的豪華生活,曹操對他也是寵愛有加,“幾欲立為太子”。但是,曹植的“任性而行,不自雕勵”令曹操改變了決定。建安二十二年,二十六歲的曹植“嘗乘車行馳道中,開司馬門出。太祖大怒,公車令坐死。由是眾諸侯科禁,而植寵日衰?!辈苤驳氖櫼约霸跔幜⑻佣窢幹械氖?,導致許多擁植派的慘遭迫害。楊修、丁儀、丁廙兄弟先后被殺害。曹植自己也曾命懸一線,晚年更過著遭人猜忌,輾轉流離的生活。曹植這種不平凡又兼帶悲苦的人生經歷,對其思想和創作有著極其深刻的影響。甚至可以說曹植多情苦情的個性在一定程度上是因其經歷造就的,而這樣的一種性格特征勢必會影響到具體的創作,從曹植的創作中不難發現,曹植是非常重情的一個人。

    比如,“擁植派”中的友人遇害,他作《野田黃雀行》表達自己無法解救的悲憤;家弟出養族父郎中伊,他贈《釋思賦》以敘其離別之恨;家妹出閣,他也作《敘愁賦》抒寫離愁;對于愛女的不幸亡故,他更作《金瓠哀辭》和《行女哀辭》抒其死別之痛。

    文學是情感的產物,情感與文學與生俱來。在國外文學理論中,

    有文學是“苦悶的象征”說,我國也有“發憤著書”說。這些理論,都視文學為痛苦失意者的精神慰藉和補償。曹植的《洛神賦》的創作也是這種心態的彰顯。

    黃初四年,曹植因“會節氣”而回京城。應該是滿懷希望而來,帶著沉重打擊而歸。任城王曹彰到京后不明不白死去,他與白馬王曹彪也不能同歸。當時的心情可以從《贈白馬王彪》中得到印證?!疤⒑螢??天命與我違!奈何念同生,一往形不歸。孤魂翔故域,靈柩寄京師。存者忽復過,亡沒身自衰。人生處一世,忽若朝露。年在桑榆間,影響不能追。自顧非金石,咄令心悲?!毙那楹蔚鹊某林囟鵁o奈,此時的曹植,憤怒、悲傷、不安、無奈、抗爭??梢哉f,這復雜的心情,借助《洛神賦》全面地表達了出來:面對滔滔的洛水,他想到了懷才不遇的屈原,想到了宋玉對楚王所說神女之事。不平的境遇,理想的破滅,心中的渴望,所有的一切一起涌上心頭,于是促成了不朽名篇——《洛神賦》的誕生。洛神賦的文本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人神之戀,為洛水女神深深打動為止情動不已,但最終人神道疏,悵然分離!體現出上古文學中一貫的“求女”情結。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情是人類生活的重要內容,也是文學創作的重心之一。人神戀歌主題在先秦文學中已經生發到一定的藝術高度。漢魏以來,這類文學主題更受到推崇。以建安七子為代表,應玚、陳琳、王粲就創作了一系列神女形象,勾勒了漢

    魏文化背景下的人神之愛。對后世影響深遠的當首推曹植的《洛神賦》,曹植吸收繼承了先秦以來人神戀歌這一文學傳統,并結合創作主體在現實生活中的感受,提煉升華出《洛神賦》這一曠世奇篇。 《洛神賦》在故事框架、人物身份上借鑒的是同一傳統的兩個層面,即其人間男主人公與神界女主人公之間的人神戀歌模式源自《漢廣》《湘夫人》《山鬼》等先秦文學作品,而其人間“君王”與仙界“神女”的奇境邂逅的構架則借鑒了《高唐賦》《神女賦》中主人公君王與神女的身份模式。這種人物身份的復合式定位,既立足于陳思王帝王手足的特殊身份、處境,也有以此襯顯神女“長寄心于君王”,追求高潔情感的特殊用意?!堵迳褓x》的抒情場景選擇在暮色降臨的洛水畔,這一背景選擇也同《詩經漢廣》“漢有游女”的漢水,也同《秦風蒹葭的》的在水一方相似,也與與《九歌湘夫人》“洞庭波兮木葉下”的湘水邊相應和?!八弊鳛樵家庀鬄榕运裥蜗蠊┙o了內在質性,作為文化意象為女性水神及關涉她們的戀情提供了典型場景,以一種直覺的美感對象在作品中用以比興并擔當起情感交流的媒介,服務于文學作品的氣氛的烘托。

    戀歌中的女神們依水而生,如水澄澈,隨水賦形,緣水動容,因水忘情。水洗練了女神們的姿容,蕩滌了女神們的情性,鋪襯了女神們情感活動的場景,也營造了阻隔人神相戀的距離美,烘托了文本迷離憂傷的氣氛。從《詩經》到曹植,都可以發現一個穩定的表情方式,就是“求女”,以此來表達內心深入復雜而微妙莫測的情感。

    但這些作品中,求女僅僅都只是單純的追求愛情嗎?答案是否定的,至少《洛神賦》的求女情結更為復雜深刻。

    《洛神賦》充滿浪漫色彩,是作家幻想活動的成果。對于曹植,他的幻想是基于現實政治理想的,是無法掩藏的野心勃勃的愿望。那么他的報國愿望是什么呢?在《與楊德祖書》中,曹植述其大志:“戮力上國,流惠下民,建永世之業,流金石之功”是其第一大愿望?!俺梢患抑浴笔瞧錈o奈之時的愿望。這些愿望,通過幻想,在《洛神賦》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在幻想中,曹植少有現實生活中的顧及,可以從姿態、儀態、服飾、舉止諸多方面,把洛神之美描寫得美侖美奐,可以在鋪滿香草的河岸上停車,可以讓馬自由自在地吃草、歇息,自己也可以在樹林中安然悠閑地散步,用含情的眼光表達自己的愛意,還可以“解玉佩以要之”。而且還可以保持自己的矜持,懷疑女神的真誠??梢哉f,作者在幻想中是國王,是上帝,敢恨敢愛,而且還有選擇的權利。

    在幻想中,女神無奈離去,他可以不受約束,任意追趕!在幻想中,他可以移花接木,指鹿為馬,更改一切重組一切。所以可以說,女神的所作所為也是他的內心愿望的宣泄:在作者“悵猶豫而狐疑”、“申禮防以自持”時,洛神“超長吟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而眾多神靈呼朋喚友聚會過來,“或戲清流,或翔神渚?;虿擅髦?,或拾翠羽?!辈⑶摇皬哪舷嬷?,攜漢濱之游女”。特別是洛神離去時的場景,像皇帝出巡,如皇后回宮:“馮夷鳴鼓,女媧清歌。騰文魚以警乘,鳴玉鑾以偕逝。六龍儼其齊首,載云車之容裔。鯨

    鯢踴而夾轂,水禽翔而為衛?!惫臉俘R鳴,龍駕車,魚鯨護衛。在幻想中的心情是多么的暢快!有暢快,也有失落。賦中“怨盛年之莫當”一句,應該說蘊含詩人諸多人生感慨。當人們的理想被現實擊得粉碎,對前途感到失望和渺茫時,便把希望的觸角伸向歷史的深處,以藉尋心靈的慰撫。于是形成了中國文學的一大特色——以求女不成隱喻對理想追求失落的“求女情結”。而歸根結底,“求女情結”這一心理的根源,在于“戀母情結”。

    在人類文明史上,絕對是有一種“戀母情結”心理,它深藏在人類文化心理的深層,人們常常意識不到它的存在,但它確確實實存在著。它就是指人類渴望某種母性般溫柔、體貼、真愛的生命關愛的心理。對于女神渴求,愛慕,或者說男性之對于愛情的追求對于理想伴偶的設想,追根溯源,幾乎都可以從“戀母情結”中找到依據。

    從心理學來說,“戀母情結”是人類最初的情感萌動,可以說,人類從幼年起就產生了“戀母情結”心理。心理學家弗洛伊德認為,人在幼年時期,對異性雙親的眷戀是人類普遍存在的特征,他借用古希臘著名《俄底浦斯王》的主人公來命名這種現象,叫做“俄底浦斯情結”,也稱“戀母情結”。社會心理學家哈洛(heharlow)認為:可以把母親看作愛情的原點,由其皮膚感覺產生,接觸的快感可能是產生愛情的重要因素。

    文學創作實踐也常常流露出這種“戀母情結”心理。文學史上有

    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那些以文采名世而能引起人們強烈共鳴的優秀作品,大多是愛情主題、女性題材,或者作品中總有一個美麗動人、富有象征意蘊的女性形象??梢哉f,歌頌愛情、細膩表現女性之美是這些文學作品獲得不竭藝術魅力的源泉。細膩地表現女性之美是這些文學作品的共同特征。如曹雪芹在《紅樓夢》中就以非凡筆力描繪了一個色彩斑斕、美麗純潔的女性世界,借賈寶玉之口贊美女性是“水做的骨肉”,形象貼切地贊美了女性之美??梢哉f,《紅樓夢》中的女性世界是一個與丑惡現實相對立的充滿人情美、女性美的理想世界,賈寶玉喜愛的是大觀園女兒們溫柔、善良、真愛、體貼的女性情懷。在黑暗齷齪的現實社會中,大觀園女兒們溫柔、善良、真愛、體貼的女性情懷給了賈寶玉心靈的庇護,使他找到了精神歸依的家園。從這一意義說,女性情懷在某種程度上具有母性關懷的特點,女性情懷因而可稱之為母性情懷。所以,我們說賈寶玉對大觀園女兒們的依戀是因為他潛意識心理處的“戀母情結”———即對溫柔、善良、真愛、體貼、母性般關懷的依戀心理。 綜上可知,“戀母情結”是人類普遍存在的深層文化心理現象,它不是如弗洛伊德所言僅僅是一種原初的人類性愛心理,而是人類渴望獲得某種母性般溫柔、體貼、真愛、崇高的生命關愛和心靈庇護的人文心理;在人類文化發展史上,它常常通過“求女”的形式表現出來。

    (作者單位:新疆喀什師范學院)

    (責任編校:揚子)

    論曹植《洛神賦》的主旨寓意

    論曹植 《 洛神賦》的主 旨寓意 
    包 琳 中 國 傳 媒 大 學 文 學 院 

    摘 要 : 學術 界對 曹植  洛神 賦》 主 旨寓 意的詮釋 歷來 眾 說紛紜 ,莫 衷 一是 ,其 中 “ 感 甄 ”說和 “ 寄心君 王 ”說是  兩 種較 傳 統 的觀 點。本 文 根據 曹植 所 處 的政 治環 境 和他 當時 的人 生際遇 ,以及這 篇 文章 的 內容特 點和作 者的創 作 心 態   來 分析 以上 兩種說 法 的破 綻和漏 洞 ,認為 該賦 的主 旨寓 意主要 是 曹植 對 內心苦 悶 的宣泄 ,尋 求心靈 的解脫 。  

    關鍵詞 :洛神賦 ; 內心苦 悶; 心靈解脫 
    復見 。所在 遣人 獻珠 子王 ,王答 以玉 佩 ,悲喜不 能 自勝 ,   遂作 《 感 甄賦 》。后 明帝 見之 ,改 為 《 洛 神賦 》 ?!雹?這 

    對于 《 洛 神賦 》創 作 緣 由的解釋 ,曹植在 序里 寫道 :   “ 黃 初三 年 , 余朝 京師 , 還 濟洛 川 。 古人有 言 , 斯水 之神 ,   名 日宓妃 。感 宋玉 對 楚王神 女之 事 ,遂作 斯賦 ?!边@寥 寥  數 語, 卻引發 了后 世不 少 文人 學者對 該賦 主 旨寓意 作更 深 

    種 觀 點在唐 朝頗 為流 行 ,眾 多文 人 以此為材 進行 創作 ,如  李商 隱 的 《 無題 》詩 中 “ 宓妃 留枕魏 王才 ” ,元 稹 的 《 代  曲江 老人 百韻 》詩 中 “ 班 女恩移 趙 ,思*** 感甄 ”等 詩句 。  

    入 的解讀 和 闡釋 ,尤 以 “ 感甄 ”說 和 “ 寄心 君王 ”說為 主 ,   然而 “ 感甄 ” 說 是有悖 于 史實和 常情 的。據 《 三 國志》   但 這兩種 觀 點都存 在較 大 的漏 洞和 疑 問 。   記載 ,甄 后 是漢 光和 五年 ( 1 8 2年 )十 二月 丁  出生 的 ,   最 早提 出 “ 感 甄 ”說 的是 李善注 《 文 選 》:  “ 黃初 中  而 曹 植生 于漢初 平三 年 ( 1 9 2 )年 ,兩人相 差 1 0歲 ,近 年  入朝, 帝 示植 甄后 玉鏤 金帶 枕 , 植 見之 , 不 覺泣 。 ……植 還 ,   來學 者們 自 《 魏 志 》諸篇 紀傳 中考證 得 出曹丕納 甄 氏為妾  度囅 轅 。少 許時 , 將 息洛 水上 ,思甄后 。忽見 女來 , 自云 :   時曹 植年僅 十三 歲 ,如此 年幼 的曹植 對二 十三歲 的嫂 嫂產  ] 此外 ,  《 洛 神賦 》序 中提  ‘ 我本托 心君 王 ,其心 不遂 。此 枕 是我在 家 時從嫁 ,前 與  生傾 慕之 情未 免有 些太 荒謬 ???黃 初三年 ,余 朝京 師 ,還濟洛 川 ”時所作 ,而 根據  五 官 中郎將 ,今 與君 王 。遂用 薦枕席 ?!?’言訖 ,遂 不  到是 “

    溢 于言表 。唯 美 的黃 昏意象 使整 首詩 都充 分處 在一 種 幽美  的格調 之中 。   2 、朦 朧 可感  在 我國 古代有 不
    少 文人 作家 在作 品創 作 中把抒 情作 為  種 必 要的執 行任 務來 完成 ,詩 歌便 僅僅 是 為 了抒 情 而存  在 。但是 李商 隱 的詩 中,抒 情 自然流 暢 ,猶如 行云 流水 ,   飄 逸灑 脫,而 且抒 情中帶有 思想 和哲 理 ,給人 一種 朦朧 的  藝術 美 ,卻又 是人 們能 夠感受 到其 中 的意味 。   例 如 ,在 其著 名代 表 作 《 錦 瑟 》中 , “ 莊 生曉 夢迷 蝴  蝶 ,望 帝春心 托杜 鵑 ” ,意象似 真似 幻 ,給人 迷惘 、 悵然  的朦 朧感 覺 ,仿佛 在夢  } - ,又仿 佛是 現 實 ,似 乎看 不清 楚  詩 的本 原 。但 是最 后~ 句 “ 此情 可待 成追 憶 ,只 是 當時 已  惘然 ”,又 峰回路 轉 ,道 出 了詩 人對 過去 的感 情深 深 的惋  惜 之意 。   3 、凄美 渾融  李 商隱 的所有 詩歌 創作 背后 , 都有 一個 悲劇性 的背 景 ,   因此詩 歌所 表現 的 內容也 帶有 悲劇 性色 彩 ,這 首先 就 造成  了其詩 中的 “ 凄 ” 的元 素 ;其 次 ,李 商 隱對于 華美 瑰 麗的  詩 歌意 象情 有獨鐘 ,在 創 作 中運用 大量 華麗 的辭 藻 ,這就  使 其詩 歌具 有 “ 美 ”的特 征 。因此 ,其 詩歌最 重要 的 一種  風 格就 是凄 美渾 融 。在這 里僅 以 《 春雨 》為例 ,   悵臥新  春 白袷 衣 , 白門寥落 意 多違 。紅樓 隔雨 相望 冷 ,珠 箔 飄燈  獨 自歸 。 ”以 “ 雨 ”和 “ 燈影 ”作 為意象 反 映 出沉 重 的基  調 ,而 詩 中對 于  帳”、 “ 寥 落 ”、 “ 冷 ”等 字 詞 的運用  使 是個 整體 進入 到一 種凄 涼 的氛圍 之 中,  “ 紅樓 ”、 “ 珠  箔 ” 的描寫 美麗 而悲 凄 。在這 首詩 中 ,作 者營 造 了一種 凄  美 的意 境 ,使 內心 的情 思表 達得 如怨 如慕 ,如歌 如訴 。  


    趣 ;其次 ,其詩 歌在 朦朧 中又 顯清 晰,把 詩 的意 境虛化 ,   又 能夠把 自己的所 思所感 完整 地表達 出來 ,這樣 非寫 實 的   手法 在詩 歌創 作藝 術上是 一個 創新 ;第 三,其 詠史詩 、詠  物 詩 打破 了人們 對于 詩 的規范 ,不局 限于 歷史和 客觀 實物  的真 實狀 態 ,融入 自己內心 的情 感 ,把詠 史詩 、詠物 詩推  向一 個新領 域 ;最后 ,其 無題 詩的創 作開創 了我 國文學 史  上一 個新 的詩 歌范 式 ,對 后代 詩歌創 作有 非常大 的借 鑒意 
    義。  

    參考文獻:   [ 1 】 劉學錯 ,   余 恕誠 . 李商 隱詩歌 集解  . 北京 : 中華 
    書局 . 1 9 8 8 .  

    f 2 1 錢鍾書   談 藝錄 ? 長 吉字 法 嗍 . 天 涯論壇 .   [ 3 ] 劉若 愚   李 商隱詩評 析 ? 李商 隱對語 文之探 索 .   [ 4
    ] 羅宗 強 隋唐 五代 文學 思想 史   . 上 海 :上 海古籍  出版 社 . 1 9 8 6 .   f 5 ] 傅 璇 琮 李 商 隱 研 究 中 的 一 些 問 題 Ⅱ ] _ 文 學 評  論. 1 9 8 2( 3 ).  

    【 6 J 黃小蓉 , 萬 四華 . 悲涼 而 沉 重 的黃 昏憂—— 李 商   隱 政 治 詩創 作 特 色 探 口 】 . 江 西 教 育 學院 學 報 ( 社 會科 學 )   .
    1 9 9 9 ( 0 4 )  

    結 論 :李 商隱 的詩 歌創作 在文 學史 上有杰 出的成 就 。   首 先 ,其在 詩歌 中對 內心 世界 的表 達真 實可感 ,把 復 雜的  論 . 1 9 8 8 0  ̄   [ 1 1 】 吳 調公 . 李 商隱文 藝觀 探微 Ⅱ 】 . 社會 科 學 . 1 9 8 3( 0 2 )   內心變化和情感用獨特 的意象表達出來,并帶有一定的理 
    北方文 學雜 志歡迎投 稿: h t t p : / / www . b f wx . 0   ?3 7?  

    張文 飛 .從 新批 評 的 角度 論李 商 隱詩 之 藝術 魁 力   卟 浙江 師 大學報 . 1 9 9 7 0 1 )   [ 8 ] 王澤 文 .繪有 限之 象 蘊 不盡之 意—— 談 李 商隱詩  的多重美 感效應 口 ] . 文 史知 識 . 1 9 9 4 ( 0  ̄   劉學 鍇 .李 商 隱的托 物 寓 懷詩 及其 對 古代 詠 物詩  的發 展 Ⅱ ] . 安徽 師大學 報 ( 哲 學社會 科 學版 ) . 1 9 9 1 ( 0 1 )   [ 1   0 J 蓋 國梁 .李 商隱詩 歌創 作 的 美 學觀 點   文 學評 

    哼 
    趙幼 文 《 曹植集 校注 》 所言 《 洛神 賦》 不可 能作于 黃初三 年 ,   理 由有二 ,其一 ,黃初 三年 曹丕 不在洛 陽 ,而 “ 植 到洛 陽 ,   于理 難通 ” ;其 二 ,當時 “ 侯王 不奉 召見之 詔書 ,萬 無私  離本 國悄然 去京 之可 能 曹 植此 期 正受嚴 峻法制 之約 束,   而懷 著 栗栗 危懼之 心 ,何敢 干犯法 令 貿然行 動乎 !”【 3   再  看 與其創 作 時間和 背景極 為相 近 的 《 贈 白馬王彪 》篇 “ 黃  初 四年 五月 , 自馬王 、任 城王 與余俱 朝京 師 ,會 節氣 ” ,   所以 《 洛 神賦 》也 當作 于黃初 四年 。而 《 贈 白馬王彪 》是  寫曹 植和 白馬王曹 彪在 回國途 中被 迫分手 的悲憤 情緒 ,深  感 生命之 傾危 ,感 情沉痛 絕望 ,此 時寫 《 洛神 賦》 也顯然  是借 助神 女 ,另有 微詞托 興 ,而非 “ 感甄 ”所 作 。況 且曹  植在 自 序 中也 只說洛 神 , 而無 見于甄 后 , 斷然將 兩 者等 同,   過 于牽 強。 由此 可見 , “ 感 甄 ”說不足 信 。  
    另一觀點 “ 寄 心 君 王 ”說 則 始 盛 于清 朝 學 者 ,何 焯  認為:  “ 植 既不得 于君 ,因濟 洛川 作為此
    賦 ,托辭 宓妃 ,   以寄心 文帝 ,其亦 屈子之 志也 。 自 好 事者 造為 感甄無 稽之  說 … …”   丁晏 《 曹集 詮評 》 也采納 這一 說 : “ 序 明云擬  宋 玉神 女為賦 ,寄 心君王 ,托之 宓妃 ,洛神猶 屈宋 之志 也。   而俗說 乃誣 為感甄 , 豈不謬哉 !”1 1 5 1   后 ,曹植更是 處 處受到 限制和 打擊 ,原先 偉大 的政 治理想  都 一步 步破滅 ,前途 的渺 茫和現 實 的殘酷 讓他倍 感 失望和  痛 苦 。而 白璧無瑕 、輝耀 圣潔 的洛神 正 是他孜孜 不倦 、夢  寐熱 烈追求 的理想 的 的化 身 ,借洛神 表達 出 自己對 政治 的  追求 , 以及 政治 理想落 空后 的苦 悶和郁 結 。張亞新 指 出:   “ 洛 神應是 作者 政治理 想 ,人生抱 負 的寄托 或化 身,是 作  者  建永世 之業 ,流金 石之 功’的 理想境 界的 形象化 ?!??。?  徐公 持也 認為 : “ 洛神 是理 想 的化身 ,這篇 賦表現 了作 者  在受 著迫害 、壯 志不伸 的條件 下 , 仍然 有 所追求 的精神 ?!?  在 《 洛 神賦 》中,作者 先是竭 力盛 贊洛神 的美貌 與圣潔 ,   表達 自己的傾慕 ,欲 與相交 卻 因擔心 人神 的溝通 困難而 遲  疑 ,縱然 神女 再美好 兩人依 然是 躲不 開分 離的命 運,等 到  洛神 離開 后,人 神永 隔,只 剩作 者孤 身一人 ,多少 繾綣 留  戀 都空余 想象 。賦 中人與神 的這 段相 戀而不 能廝 守的命 運  正是 現實 中曹植 與他 的美好 的政 治理想 和人 生抱 負之 間的  悲劇 。 加 之朝 京后返 國途 中心里 苦 悶至 極 , 作為 一個文人 ,   他 自然有 借助文 學創 作將 自己的苦楚和 憤懣釋 放 出來從 而  尋 求心靈 慰藉和 解脫 的愿 望,賦 中他對 洛神 的觀 望 ,交流 

    和 追求 ,正表 現 出他 希望 通過和 美好 的理想 之神 的交 流來  紓 解和 宣泄殘酷 現實 給 內心帶來 的沉重 苦悶和 痛苦 。   “ 寄心 君王 ”說看 來似 乎 比 “ 感甄 ”說 更接近 文章 的  綜 上所述 ,故 筆者認 為曹 植 《 洛 神賦 》的主 旨寓 意主  主 旨,也得 到更 多學者 的認 同 ,但 倘若 聯系 曹植 當時所 處  要 是借圣 潔 的至善 至美 的洛神 形象寄 托 自己的美 好理 想 ,   的政 治環境 ,與 兄長 曹丕 的關系 , 以及 《 洛神 賦 》里對 神  從 而抒發 和宣 泄 內心 世界 的苦 悶以追求 靈魂 的解脫 。   女的描 繪 ,仔細推 敲這 一說 法仍有 漏洞  首 先 ,為 了爭 奪  注釋:   太子之 位 ,曹植 與曹 丕 曾進 行激 烈 的明爭暗 斗 ,最 終 以曹  [ 1 1李善 ] 注. 文選  . 上 海: 上 海古籍 出版社 , 1 9 9 7 年版
    .  

    植 失敗 告終 , 而 曹丕繼 位后 , 更 是對曹 植進行 多面 的打壓 。   [ 2 】 徐公 持 . 魏 晉文 學史  . 北京 :人 民文學 出版 社 ,   黃初 四年朝 京 時,曹植 當 時就面 臨十分 悲慘 嚴峻 的情形 。   1 9 9 9年版 .   《 魏 略》記 載 : “ 初植 未到 關 , 自念有 過 ,宜 當謝 帝 。乃  [ 3 ] 趙 幼文 . 曹植 集校 注  . 北京 :人 民文學 出版 社 ,   留其 從宮著 關東 ,單將 兩三 人微 行 ,入 見清 河長 公主 ,欲  1 9 8 4年 版 .   因主謝 。而 關吏 以聞 ,帝使 逆之 ,不得 見 。太 后 以為 自殺  [ 4 ] 何焯 . 義 門讀 書記 ? 文選  . 北京 :中華書局 出版  9 8 7 年版 .   也 ,對 帝泣 。會 植科 頭負缺 頓 ,徒跣 詣闕下 ,帝及 太后 乃  社 ,1 喜 。及 見之 ,帝 猶嚴顏 色 ,不與語 ,義 不使 冠履 。植伏 地  [ 5 ] 丁晏 . 曹 集詮 評 嗍 . 北京:商務 印書館 , 1 9 3 5 年版 .   泣涕 ,太 后不 樂 。詔乃聽 復 千服 ?!?  再看 創作 于相近 時  【 6 ] 陳壽撰 ,裴松 之注 . 三國 志 【 M1 . 北京 :中華書局 出   地的 《 贈 白馬 王彪 》篇 中滿是 “ 鴟梟 鳴衡軛 ,豺 狼 當路衢 。   版社 ,1 9 8 2年版 .   蒼蠅 間 白黑 ,讒 巧 反親疏 … …”的苦 悶和 悲憤 。 自己經 歷  張亞 新 . 略 論洛 神 形象 的 象征 意 義 I J ]中州 學刊 ,   9 8 3年第 6期 .   朝京 時 的窘迫 困境 ,而后任 城 王暴薨 ,歸 來時 又被迫 和弟  1 曹彰 分路 回 國,在如 此苦 楚 的心 境下 ,曹植 又 怎會用 靈動  飄逸 ,纖 塵不 染 的筆 觸將 曹丕刻 畫成 超凡 脫俗 的洛神 形象  呢 ?又怎 會在 賦 中表 示 自己作 為 臣子對曹 丕 的拳拳 忠心和  圣 潔的思 慕愛 戀之意 呢 ?所 以 “ 寄心 君王 ” 說 也過于 牽強 。  

    【 8 1 徐 公持 . 曹植 【 A ] . 歷代 著名文 學家評傳 【 Z 1 第 一卷 .   山東 :山東教 育 出版社 ,1 9 9 7 年版 .  

    參考文獻 :   [ 1 】 李善注 . 文選  . 上 海 上 海古籍 出版社 , 1 9 9 7 年版.   [ 2 ] 徐 公持 . 魏晉 文學 史   . 北京 :人 民文 學出版 社 ,  

    9 9 9年版 .   其 實對 曹植 《 洛神 賦》里 洛神 形象 的解讀 ,大 可不必  1 將其 具體 化 ,一旦 企 圖將 其世俗 化 到甄后 或是 魏文 帝,反  [ 3 J 趙幼 文 . 曹植 集校注 [ 1 v i ] . 北京 :人 民文 學出版 社 ,   而 減損 了賦 中洛神 的風采 ,無 論是 甄后還 是文 帝 ,都顯然  1 9 8 4年版 .  

    難 以到達 洛神
    般 的至 美 至高 的境界 。筆者 認為 ,洛 神實則  [ 4 ] 何焯 . 義 門讀 書記 ? 文選 [ i N. 北京 : 中華 書局 出版  是曹植 心 中的理想 的象 征 ,他 在經 歷朝 京后 的這些痛 苦遭  社 ,1 9 8 7年版 .   遇 后寫 下這 篇賦也 正是 為 了宣泄心 中的 苦悶 ,尋求 心靈 的  【 5 】 丁晏 . 曹集詮 評  . 北 京:商務 印書館 , 1 9 3 5 年版 .  

    【 6 ] 陳壽 撰 ,裴 松之 注 . 三國志  . 北 京 : 中華 書局 出   曹植對 自己現實 中理想 的破 滅也 充滿 了無奈 ,惆悵 和悲 傷  版 社 ,1 9 8 2 年版 .   之感 。   張亞 新 . 略論洛 神形 象的 象征 意義 I J 】中州 學刊 ,   而談及 理想 ,最 重要 的應 當屬于 曹植一 生追求 的政 治  1 9 8 3 年第 6 期.   理想 。曹植 天資 聰穎 ,才 思敏捷 ,文韜 武略 ,志在 天下 ,   【 8 1 徐公 持 . 曹植 [ A ] . 歷代 著名 文學家評 傳 【 Z 】 第一卷 .   深受 曹操 的喜愛 ,但 其為人 “ 任 性而行 ,不 自雕礪 ,飲 酒  山東 : 山東教 育 出版 社 ,1 9 9 7 年版 .   不節 ”,屢 犯禁 法惹怒 曹操 ,在 與頗 能矯情 自飾 的兄長 曹  作 者簡介:包琳 ( 1 9 9 0 . 1 1 - ) ,女,中國傳媒大學文學  丕的 立嗣之 爭 中未能 經受住 考驗 ,敗下 陣來 。曹 丕繼位 之  院古代 文學專 業研 究生 。  
    慰藉 和靈魂 的解 脫 ,然 而正 如人 神殊道 相戀 不得 的悲劇 ,  
    ?3 8?   北方文學雜志歡 迎投稿 : b f wx b i b @1 6 3 . c o n  r


    曹植洛神賦自排PDF版

    洛神賦

    [三國] 曹植

    黃初三年,余朝京師,還濟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賦,其辭曰:

    余從京域,言歸東藩,背伊闕,越轘轅,經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傾,車殆馬煩。爾乃稅駕乎蘅皋,秣駟乎芝田,容與乎陽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駭,忽焉思散。俯則未察,仰以殊觀。睹一麗人,于巖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爾有覿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艷也!”御者對曰:“臣聞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則君王所見,無乃是乎?其狀若何,臣愿聞之?!?/p>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髣髴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秾纖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

    靨輔承權,瑰姿艷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于語言。奇服曠世,骨象應圖。披羅衣之璀粲兮,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踐遠游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于山隅。于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蔭桂旗。攘皓腕于神滸兮,采湍瀨之玄芝。

    余情悅其淑美兮,心振蕩而不怡。無良媒以接歡兮,托微波而通辭。愿誠素之先達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兮,羌習禮而明詩??弓偒熞院陀栀?,指潛淵而為期。執眷眷之款實兮,懼斯靈之我欺。感交甫之棄言兮,悵猶豫而狐疑。收和顏而靜志兮,申禮防以自持。

    于是洛靈感焉,徙倚彷徨。神光離合,乍陰乍陽。竦輕軀以鶴立,若將飛而未翔。踐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長吟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

    爾乃眾靈雜遝,命儔嘯侶?;驊蚯辶?,或翔神渚?;虿擅髦?,或拾翠羽。從南湘之二妃,攜漢濱之游女。嘆匏瓜之無匹兮,詠牽牛之獨

    處。揚輕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佇。體迅飛鳧,飄忽若神。凌波微步,羅襪生塵。動無常則,若危若安。進止難期,若往若還。轉眄流精,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華容婀娜,令我忘餐。

    于是屏翳收風,川后靜波。馮夷鳴鼓,女媧清歌。騰文魚以警乘,鳴玉鸞以偕逝。六龍儼其齊首,載云車之容裔。鯨鯢踴而夾轂,水禽翔而為衛。于是越北沚,過南岡,紆素領,回清陽,動朱唇以徐言,陳交接之大綱。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沽_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浪。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異鄉。無微情以效愛兮,獻江南之明珰。雖潛處于太陰,長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悵神宵而蔽光。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遺情想像,顧望懷愁。冀靈體之復形,御輕舟而上溯。浮長川而忘反,思綿綿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駕,吾將歸乎東路。攬騑轡以抗策,悵盤桓而不能去。

    制作與2010.05.30洹

    論曹植《洛神賦》的主旨寓意

      摘 要:學術界對曹植《洛神賦》主旨寓意的詮釋歷來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其中“感甄”說和“寄心君王”說是兩種較傳統的觀點。本文根據曹植所處的政治環境和他當時的人生際遇,以及這篇文章的內容特點和作者的創作心態來分析以上兩種說法的破綻和漏洞,認為該賦的主旨寓意主要是曹植對內心苦悶的宣泄,尋求心靈的解脫。

      關鍵詞:洛神賦;內心苦悶;心靈解脫
      一
      對于《洛神賦》創作緣由的解釋,曹植在序里寫道:“黃初三年,余朝京師,還濟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賦?!边@寥寥數語,卻引發了后世不少文人學者對該賦主旨寓意作更深入的解讀和闡釋,尤以“感甄”說和“寄心君王”說為主,但這兩種觀點都存在較大的漏洞和疑問。
      最早提出“感甄”說的是李善注《文選》:“黃初中入朝,帝示植甄后玉鏤金帶枕,植見之,不覺泣?!策€,度?S轅。少許時,將息洛水上,思甄后。忽見女來,自云:‘我本托心君王,其心不遂。此枕是我在家時從嫁,前與五官中郎將,今與君王。遂用薦枕席?!杂?,遂不復見。所在遣人獻珠子王,王答以玉佩,悲喜不能自勝,遂作《感甄賦》。后明帝見之,改為《洛神賦》?!盵1] 這種觀點在唐朝頗為流行,眾多文人以此為材進行創作,如李商隱的《無題》詩中“宓妃留枕魏王才”,元稹的《代曲江老人百韻》詩中“班女恩移趙,思***感甄”等詩句。
      然而“感甄”說是有悖于史實和常情的。據《三國志》記載,甄后是漢光和五年(182年)十二月丁酉出生的,而曹植生于漢初平三年(192)年,兩人相差10歲,近年來學者們自《魏志》諸篇紀傳中考證得出曹丕納甄氏為妾時曹植年僅十三歲,如此年幼的曹植對二十三歲的嫂嫂產生傾慕之情未免有些太荒謬。[2]此外,《洛神賦》序中提到是“黃初三年,余朝京師,還濟洛川”時所作,而根據趙幼文《曹植集校注》所言《洛神賦》不可能作于黃初三年,理由有二,其一,黃初三年曹丕不在洛陽,而“植到洛陽,于理難通”;其二,當時“侯王不奉召見之詔書,萬無私離本國悄然去京之可能。曹植此期正受嚴峻法制之約束,而懷著栗栗危懼之心,何敢干犯法令貿然行動乎!”[3]再看與其創作時間和背景極為相近的《贈白馬王彪》篇“黃初四年五月,白馬王、任城王與余俱朝京師,會節氣”,所以《洛神賦》也當作于黃初四年。而《贈白馬王彪》是寫曹植和白馬王曹彪在回國途中被迫分手的悲憤情緒,深感生命之傾危,感情沉痛絕望,此時寫《洛神賦》也顯然是借助神女,另有微詞托興,而非“感甄”所作。況且曹植在自序中也只說洛神,而無見于甄后,斷然將兩者等同,過于牽強。由此可見,“感甄”說不足信。
      二
      另一觀點“寄心君王”說則始盛于清朝學者,何焯認為:“植既不得于君,因濟洛川作為此賦,托辭宓妃,以寄心文帝,其亦屈子之志也。自好事者造為感甄無稽之說……”[4]丁晏《曹集詮評》也采納這一說:“序明云擬宋玉神女為賦,寄心君王,托之宓妃,洛神猶屈宋之志也。而俗說乃誣為感甄,豈不謬哉!”[5]
      “寄心君王”說看來似乎比“感甄”說更接近文章的主旨,也得到更多學者的認同,但倘若聯系曹植當時所處的政治環境,與兄長曹丕的關系,以及《洛神賦》里對神女的描繪,仔細推敲這一說法仍有漏洞。首先,為了爭奪太子之位,曹植與曹丕曾進行激烈的明爭暗斗,最終以曹植失敗告終,而曹丕繼位后,更是對曹植進行多面的打壓。黃初四年朝京時,曹植當時就面臨十分悲慘嚴峻的情形?!段郝浴酚涊d:“初植未到關,自念有過,宜當謝帝。乃留其從官著關東,單將兩三人微行,入見清河長公主,欲因主謝。而關吏以聞,帝使逆之,不得見。太后以為自殺也,對帝泣。會植科頭負缺頓,徒跣詣闕下,帝及太后乃喜。及見之,帝猶嚴顏色,不與語,義不使冠履。植伏地泣涕,太后不樂。詔乃聽復千服?!盵6]再看創作于相近時地的《贈白馬王彪》篇中滿是“鴟梟鳴衡軛,豺狼當路衢。蒼蠅間白黑,讒巧反親疏……”的苦悶和悲憤。自己經歷朝京時的窘迫困境,而后任城王暴薨,歸來時又被迫和弟曹彰分路回國,在如此苦楚的心境下,曹植又怎會用靈動飄逸,纖塵不染的筆觸將曹丕刻畫成超凡脫俗的洛神形象呢?又怎會在賦中表示自己作為臣子對曹丕的拳拳忠心和圣潔的思慕愛戀之意呢?所以“寄心君王”說也過于牽強。
      三
      其實對曹植《洛神賦》里洛神形象的解讀,大可不必將其具體化,一旦企圖將其世俗化到甄后或是魏文帝,反而減損了賦中洛神的風采,無論是甄后還是文帝,都顯然難以到達洛神般的至美至高的境界。筆者認為,洛神實則是曹植心中的理想的象征,他在經歷朝京后的這些痛苦遭遇后寫下這篇賦也正是為了宣泄心中的苦悶,尋求心靈的慰藉和靈魂的解脫,然而正如人神殊道相戀不得的悲劇,曹植對自己現實中理想的破滅也充滿了無奈,惆悵和悲傷之感。
      而談及理想,最重要的應當屬于曹植一生追求的政治理想。曹植天資聰穎,才思敏捷,文韜武略,志在天下,深受曹操的喜愛,但其為人“任性而行,不自雕礪,飲酒不節”,屢犯禁法惹怒曹操,在與頗能矯情自飾的兄長曹丕的立嗣之爭中未能經受住考驗,敗下陣來。曹丕繼位之后,曹植更是處處受到限制和打擊,原先偉大的政治理想都一步步破滅,前途的渺茫和現實的殘酷讓他倍感失望和痛苦。而白璧無瑕、輝耀圣潔的洛神正是他孜孜不倦、夢寐熱烈追求的理想的的化身,借洛神表達出自己對政治的追求,以及政治理想落空后的苦悶和郁結。張亞新指出:“洛神應是作者政治理想,人生抱負的寄托或化身,是作者‘建永世之業,流金石之功’的理想境界的形象化?!盵7] 徐公持也認為:“洛神是理想的化身,這篇賦表現了作者在受著迫害、壯志不伸的條件下,仍然有所追求的精神?!?[8]在《洛神賦》中,作者先是竭力盛贊洛神的美貌與圣潔,表達自己的傾慕,欲與相交卻因擔心人神的溝通困難而遲疑,縱然神女再美好兩人依然是躲不開分離的命運,等到洛神離開后,人神永隔,只剩作者孤身一人,多少繾綣留戀都空余想象。賦中人與神的這段相戀而不能廝守的命運正是現實中曹植與他的美好的政治理想和人生抱負之間的悲劇。加之朝京后返國途中心里苦悶至極,作為一個文人,他自然有借助文學創作將自己的苦楚和憤懣釋放出來從而尋求心靈慰藉和解脫的愿望,賦中他對洛神的觀望,交流和追求,正表現出他希望通過和美好的理想之神的交流來紓解和宣泄殘酷現實給內心帶來的沉重苦悶和痛苦。
      綜上所述,故筆者認為曹植《洛神賦》的主旨寓意主要是借圣潔的至善至美的洛神形象寄托自己的美好理想,從而抒發和宣泄內心世界的苦悶以追求靈魂的解脫。
      注釋:
      [1]李善注. 文選[M].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
      [2]徐公持. 魏晉文學史[M]. 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9年版.
      [3]趙幼文. 曹植集校注[M]. 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4年版.
      [4]何焯. 義門讀書記?文選[M]. 北京:中華書局出版社,1987年版.
      [5]丁晏. 曹集詮評[M]. 北京:商務印書館,1935年版.
      [6]陳壽撰,裴松之注. 三國志[M]. 北京:中華書局出版社,1982年版.
      [7]張亞新. 略論洛神形象的象征意義[J] 中州學刊,1983年第6期.
      [8]徐公持. 曹植[A]. 歷代著名文學家評傳[Z]第一卷. 山東:山東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
      參考文獻:
      [1] 李善注. 文選[M].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
      [2] 徐公持. 魏晉文學史[M]. 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9年版.
      [3] 趙幼文. 曹植集校注[M]. 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4年版.
      [4] 何焯. 義門讀書記?文選[M]. 北京:中華書局出版社,1987年版.
      [5] 丁晏. 曹集詮評[M]. 北京:商務印書館,1935年版.
      [6] 陳壽撰,裴松之注. 三國志[M]. 北京:中華書局出版社,1982年版.
      [7] 張亞新. 略論洛神形象的象征意義[J] 中州學刊,1983年第6期.
      [8] 徐公持. 曹植[A]. 歷代著名文學家評傳[Z]第一卷. 山東:山東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
      作者簡介:包琳(1990.11-),女,中國傳媒大學文學院古代文學專業研究生。

    論《洛神賦》中曹植理想的沉浮

      摘要:詞采華麗,是歷來人們對曹植詩賦的一致評價。在《洛神賦》中,曹植同樣使用了華美的語言,塑造了洛神絕美的容貌和淑美的氣質德行。筆者認為洛神即是曹植理想的象征,本文主要從《洛神賦》凝練準確的用詞上,結合曹植坎坷多舛的人生經歷,試論作者對理想幻滅的怨誹和執著。

      關鍵字: 理想 雅怨 執著
      《洛神賦》主要塑造了兩個人物――君王、洛神。洛神是一位美麗純潔的女神,從她飄忽不定的舉止、哀厲彌長的長吟、掩面流涕與君王道別的情態,我們又能感受到她是一位傷感憂愁的女子。君王的憂慮、哀嘆、悵恨,也傳達出他不可言說的幽怨之情。兩者的哀怨相生相存,相互交融,讓人難以分辨。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的洛神顯然是作者所珍愛的美好事物。那么,作者在《洛神賦》中,到底想表達他對自己所珍愛的的事物的何種情感態度呢?本文認為對理想的殷切期望和猶疑是其主要內核。下面將結合曹植身世給予論證。
      曹植自幼聰穎,深得曹操寵愛,幾次想要立他為世子。然而在宗法制度下,曹丕理應被立為太子(在長子曹昂戰死以后)。于是,曹植就理所當然地被哥哥曹丕視為奪宗斗爭中的勁敵。然而曹植終因行為放任使曹丕在爭儲中日占上風,被立為世子。曹操病逝后,曹丕繼位,不久又稱帝,年號黃初。曹植的生活從此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從一個過著優游宴樂生活的貴公子,變成了處處受限制和打擊的對象。
      黃初年間的曹植可謂災禍相繼,命途多舛。首先表現在他的密友丁儀,丁翼兩家的男丁全部被殺。接著,其他一些支持過曹植的人也不斷受迫害而死。而且,他還屢次被貶爵遷移,身無安居之所,給他的生活帶來巨大的痛苦?!兑包S雀行》中作者寫道:“高樹多悲風,海水揚其波。利劍不在掌,結友何須多!不見籬間雀,間鷂自投羅?羅家喜得雀,少年間雀悲。拔劍捎羅網,黃雀得飛飛。飛飛摩蒼天,來下謝少年?!?在此借黃雀形象地比喻自己身陷羅網的處境,憤懣地抒發了對強大實力的激烈反抗。同時也能感受到他對親友蒙難,無人能解救的痛苦之情。在《洛神賦》作成的黃初三年,正處于這種壓制與棄置之中的曹植,內心怎能不憤慨哀怨。
      然而即便如此,他一直天真地“欲求別見獨談,論及時政,幸冀試用,終不能得” 。因為生乎亂,長乎軍的曹植,對建功立業始終有著強烈的渴望。他的文字中包含著積極用世,自強不息的態度和精神。在全國統一的大業中,建立自己的功勛是他畢生的追求。他在《與楊德祖書》中說:“辭賦小道,因未足以揄揚大義,彰示來世也??????吾雖德薄,位為蕃侯,猶庶幾戮力上國,流惠下民,建永世之業,留金石之功,豈徒以翰墨為勛績,辭賦為君子哉!” 又如在《白馬篇》中寫道:“名在壯士籍,不得中顧私。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這都是曹植前期的作品,這種以身許國,視死如歸的決心,正是作者渴望建功立業的理想表現。
      然而,殘酷的現實卻給曹植帶來重重的打擊。曹操的去世,曹丕的繼位和稱帝都使曹植的處境堪憂,而他“建永世之業,留金石之功”的愿望也越來越不現實。因為曹丕在位期間,對同姓諸侯王采取及嚴厲苛刻的態度。手段殘忍,心胸狹窄的曹丕動輒就在“監國之官”的告發下處罰諸侯王,封邑被削、爵位被貶是常有的事。他對各王國的軍隊尚且如此不放心,只允許百余名老兵在此,又怎能會給諸侯王提供領兵作戰的機會呢?
      天性浪漫的曹植在這種壓抑的環境中,內心充滿了哀怨,他想要依循自己的本心,執著的追求自己的理想,但又迫于時好時壞的政治形勢,心中猶豫彷徨,恐懼不安。而這種情感,恰好就是作者在這種背景下寫就的《洛神賦》的情感。因此,本文認為《洛神賦》真正想要表達的是,曹植在對理想美好的期待和猶疑中,流露出的哀怨之情。
      “于是洛靈感焉,徙倚彷徨,神光離合,乍陰乍陽。竦輕軀以鶴立,若將飛而未翔??????動則無常,若危若安。進止難期,若往若還?!?洛神的飄忽屋頂,動靜無常,牽動著作者的心,表達出了他內心的緊張和不安。洛神的若即若離,正如理想的乍陰乍陽一般,讓他苦悶彷徨,心懷怨誹。
      洛神最終被君王的誠心所打動,兩情相悅。卻因為人神殊道,不能交接。于是洛神最終還是“越北?,過南岡。??????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異鄉” ,美好的事物最終還是同自己永絕,正如看不到理想的實現一樣那么絕望?!昂奕松裰獾蕾?,怨盛年之莫當” ,當是《洛神賦》中最能表達作者情感的句子,曹植總是精于煉字,“恨”“怨”二字有力地表現了作者在盛年報國無門,懷才不遇,難以建功立業,實現遠大抱負的苦悶和無奈。
      曹植依然“攬?轡以抗策,悵盤桓而不能去” ,不忍離開,不舍放下,依然心存希望,壯志未泯。這就是曹植的雅怨之氣,《洛神賦》的雅怨之氣。雅正與怨誹,雖然猶疑,雖然怨憤,但仍不放棄對美好事物,對理想的執著追求,這也是《洛神賦》真正的情感。
      參考文獻:王紅 周嘯天主編:《中國文學 魏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卷》四川人民出版社2006年修訂第一版

    曹植《洛神賦》主題平議

      [摘要]《洛神賦》是建安文學代表作家曹植創作的一篇著名抒情小賦,借洛水女神宓妃的神話傳說描寫了一個人神相戀的悲劇故事。有關這部作品的主旨,1000多年來許多學者都進行了探索,看法各異。曹植后期政治處境極為艱難,一直深受文帝的迫害、壓制,生活困頓,難以安定,但其思想中始終閃耀著渴望建功立業的儒家思想的光芒。聯系作者所處時代背景、思想及生活處境,“寄心君王說”更合乎情理。

      [關鍵詞]《洛神賦》;作品主旨;寄心君王
      [中圖分類號]I207.2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5-3115(2013)18-0053-04
      一、《洛神賦》主題研究現狀
      《洛神賦》是三國時期魏國文學名家曹植的浪漫主義名篇,它以奇幻的想象、浪漫的神話題材,描寫了一幕感人的人神相戀的愛情悲劇。其描寫細膩、語言優美、抒情濃郁,千百年來獲得了許多贊譽。但伴隨而來的還有諸多爭議,主要表現在時間和主題等方面。
      關于《洛神賦》的創作時間,作品序中明云:“黃初三年,余朝京師?!钡钭⒃疲骸包S初,文帝丕年號?!段褐尽吩唬骸S初三年,立植為鄄城王。四年徙封雍丘,其年朝京師。又《文紀》曰:‘黃初三年行幸許?!衷唬骸哪耆?,還洛陽宮?!段褐尽芳爸T詩序并云四年朝,此云三年,誤?!雹儆纱丝芍?,李善認為三年有誤的說法是依據史書記載的曹植朝京師及文帝曹丕的活動時間。黃初三年,曹丕行幸許昌,至四年三月才返回京都洛陽,而序中說三年朝京師顯然不合理。也有一種說法認為,《魏志》中不提黃初三年曹植朝京師的事,大概是省略了。筆者不同意此說,沒有記載的事就猜測為省略,這不可信。另外,《魏晉南北朝文學史參考資料》的注釋中也明確說此賦寫于黃初四年,前人也多認為是黃初四年所作,筆者亦持此觀點。
      近20年來,研究《洛神賦》主題的文章不勝枚舉,主要有張文勛《苦悶的象征——〈洛神賦〉新議》,張媛《再談〈洛神賦〉的主旨》,周明《怨與戀的情結——〈洛神賦〉寓意解說》,劉玉新《〈洛神賦〉寓意管窺——兼談曹植與甄后的曖昧關系》,劉大為《〈洛神賦〉主題新論》,顧農《〈洛神賦〉新探》,林世芳《用弗洛伊德學說重新詮釋〈洛神賦〉》,葉通賢《政治失落的遣懷——〈洛神賦〉主旨之再探索》,鄭慧生《〈洛神賦〉發微》,渠曉云《〈洛神賦〉主題再探》,《曹植〈洛神賦〉的另一種解讀》,傅剛《曹植與甄妃的學術公案——〈文選·洛神賦〉李善注辨析》等。
      二、《洛神賦》主題概述
      關于《洛神賦》的主旨,歷代有“感甄說”、“寄心君王說”、“理想幻滅說”、“哀愁說”、“政治失落的遣懷說”及“懷念亡妻說”等,下文逐一評述。
      “感甄說”出現的最早。此說最早出自《文選·洛神賦》李善注引記(清胡克家重刊宋尤袤本《文選》卷19),《記》曰:“魏東阿王,漢末求甄逸女,既不遂。太祖回與五官中郎將。植殊不平,晝思夜想,廢寢與食。黃初中入朝,帝示植甄后玉鏤金帶枕,植見之,不覺泣。時已為郭后讒死。帝意亦尋悟,因令太子留宴飲,仍以枕賚植。植還,度軒轅,少許時,將息洛水上,思甄后。忽見女來,自云:我本托心君王,其心不遂。此枕是我在家時從嫁,前與五官中郎將,今與君王。遂用薦枕席,歡情交集,豈常辭能具。為郭后以糠塞口,今被發,羞將此形貌重睹君王爾!言訖,遂不復見所在。遣人獻珠于王,王答以玉佩,悲喜不能自勝,遂作《感甄賦》。后明帝見之,改為《洛神賦》?!雹?
      此說在唐代十分盛行。中唐詩人元稹《代曲江老人百韻》中有言:“班女恩移趙,思***感甄?!笨梢娭刑茣r曹植與甄妃的愛情故事已流傳開來。中唐之前,李白也寫過這樣的題材,如《感興》其一(《全唐詩》卷183):“陳王徒作賦,神女豈同歸?!钡娭胁⑽凑f宓妃就是甄妃,可見“感甄說”在盛唐時還未流傳。晚唐傳奇小說家裴铏的《傳奇》今佚,僅《太平廣記》中錄有數篇。其中,卷311載有陳思王洛濱遇甄后精魄,作《感甄賦》一事。晚唐詩人李商隱亦同意“感甄說”,其詩歌中多次引用了曹植思悼甄后的典故,如《無題四首》:“賈氏窺簾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庇秩纭洞汗偎劫洝罚骸皝頃r西館阻佳期,去后漳河隔夢思?!币陨献髌分芯峒安苤才c甄后戀愛一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感甄說”在中、晚唐時期很盛行。
      到了宋代,王铚也贊同“感甄說”,他在《默記》中說曹植以甄后為寫作對象,洛神只是一種假托而已。清代蒲松齡《聊齋》之《甄后》一篇中,在神仙世界里,甄后拋棄了曹丕,她只與曹植往來。蒲松齡這樣的構思,就是信了“感甄說”?,F代,郭沫若在《論曹植》一文中也認為《洛神賦》是有感于甄后而作。今人陳祖美、鐘來因分別在《〈洛神賦〉主旨尋繹》、《〈洛神賦〉源流考論》中也對《洛神賦》的主旨作了闡釋,即都同意“感甄說”。
      同時,也有學者對“感甄說”提出異議:“有謂此賦為曹植和甄后戀愛一篇紀念文,完全是羌無故實依據之虛構,明清文士已作了許多駁正,無須詰難?!雹邸案姓缯f”的出處《記》首見于宋尤袤《李注文選》刻本,但明代袁氏及茶陵陳氏六臣注《文選》刊本中所載李善注均無此《記》。明代潘德輿在《養一齋詩話》中說:“不解注此賦者,何以闌入甄后一事,致使忠愛之苦心,誣為禽獸之惡行,千古奇冤,莫大于此?!雹芎戊淘凇读x門讀書記》中說:“按《魏志》,后三歲失父,后袁紹納為中子熙妻,曹操平冀州,丕納之于鄴,安有子建嘗求為妻之事。小說家不過因賦中‘愿誠素之先達’二句而附會之?!庇终f:“按示枕、賚枕,里老之所不為,況帝又方猜忌諸弟!”⑤從這些反對意見中,我們可以得到以下信息:
      其一,“感甄說”的由來,即李善注引的《記》是否可靠,還存在疑問。胡克家認為這個注是尤袤所加,不是李善原注。筆者認同非李善原注這個看法,但說是尤袤所加,也非事實。因為早于尤袤的姚寬,在《西溪叢語》中亦曾引用過此注。
      其二,“魏東阿王,漢末求甄逸女?!睋窌涊d,甄氏于建安九年(204)被曹丕納為妻,曹植初見甄氏時才13歲,而甄氏已23歲。13歲的曹植求23歲的甄氏,這不現實。   其三,曹植當時處在一種高壓環境之中,稍不留心就有性命之憂,怎會覬覦其兄曹丕的妻子,還高調地感甄名賦,這是不合理的。曹丕命太子留宴從容,這更不可信。
      其四,作品序中明言:“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此賦?!边@與“感甄”有何關系?唐宋及清代的詩人、小說家作品中提及“感甄”,也不能當作史實,因為無從考證。
      “理想幻滅說”以逯欽立先生為代表,他認為:“《洛神賦》之以好色喻好修而設一夢境排演其悲觀主義者,與屈、宋之賦固無異矣?!雹薜苏f未能站穩腳跟。有學者對它的不合理性作了解釋,認為《洛神賦》中的宓妃并無《騷》之宓妃的惡劣品質。筆者認為解釋是合理的,《洛神賦》中的宓妃“環姿艷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于語言”,儼然使宓妃以一種“端莊”、“嫻靜”、“溫柔”的姿態浮現在我們眼前,確與《離騷》之“驕傲”的宓妃不同。
      再談談“哀愁說”,此說強調《洛神賦》的創作并不關乎外在的人或事,只是重在抒發作者內心的愁悶情緒而已。雖也承認這種哀愁有產生的源頭,即作者曹植的現實遭遇,但賦中最重要的還是哀愁本身。徐公持解釋說:“君王是哀愁之王,洛神既是美麗之神,也是哀愁之神。二位人物的哀愁又融為一體,成為無法消解的情緒癥結?!雹吖P者認為,此說的不合理性在于它僅僅把主旨理解為作品中兩位人物的情緒化表征——哀愁,這是淺層次的理解。因為作品通篇只在結尾處出現了一個“愁”字,何以就將作品的主旨歸為“哀愁”。再者,“人神殊道”不能相戀,悵然逝去,這種畫面是美的。賦中也多處提及洛神的光鮮美麗,這種夢幻的境界又怎能被一種濃濃的哀愁氣氛所壓制。
      “政治失落的遣懷說”則認為曹植將政治失落的愁郁遣懷于洛神。他在現實中無法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只能假托洛神進行自我安慰,似乎有點兒自欺的意思。這與曹植的性格不合。曹植雖也浪漫,但他絕不是一個一味沉浸在虛無幻想中的文人。他一生極度渴望建功立業,也一直在努力。自曹丕即位后,曹植遭到嚴重打擊。但即便如此,他報效國家之心卻從未改變過。若一味的幻想能排遣他心中的愁郁,那么,他在文學史上的魅力就減了許多。
      最后談談“懷念亡妻說”。此說認為賦中所描寫的女子并非甄氏,“這一女子,應該是曹植的前妻崔氏女。而《洛神賦》恰恰是曹植對崔氏女的悼亡之作”。⑧按此說,曹植的前妻崔氏之死與其親叔父崔琰有關。曹操處死了崔琰,又逼死了崔氏。而崔氏必是在曹操死之前被處死的,曹操死于建安二十五年(220)。這篇賦的創作時間為黃初四年(223)。至此,筆者認為“懷念亡妻說”亦不合理。對一個人的懷念之情,當時應該最強烈。若是“懷念亡妻”之作,就應在喪妻之時創作出具有強烈思念之情的作品,為何要等許多年過去了,才抒發自己的悼亡之情,這似乎不合人之常情。再者,賦中所描寫的洛水女神,“翩若驚鴻,婉若游龍”,這是個理想的美的化身,非常人所能及。賦中還有“無良媒以接歡兮”的語句,曹植感嘆無“良媒”接通“歡情”,既是“悼念亡妻”,為何又這樣寫?
      總之,以上說法都存在荒謬、不合理之處。下面說說與它們相對的“寄心君王說”。
      三、“寄心君王說”
      “寄心君王說”由清代學者何焯首次提出。他說:“《離騷》:‘我令豐隆乘云兮,求宓妃之所在?!布炔坏糜诰?,因濟洛川作為此賦,托辭宓妃以寄心文帝,其亦屈子之志也?!鼻宕亩⊙缭凇恫芗徳u》中也同意何焯的說法。筆者也比較傾向此說。下面具體闡述其合理性。
      何以“寄心君王”?此問題的探討須回歸曹植本人。曹植后期的政治、生活處境等均已發生很大變化。
      建安二十五年(220),曹操崩于洛陽,曹丕繼位為魏王。不久又從漢獻帝手中奪得了帝位。曹丕在位的七年時間里,同姓諸侯王均處在一種嚴苛的環境中。他們雖被封侯,卻徒有國土之名,而無社稷之實?!坝谑欠饨ê钔?,皆使寄地空名,而無其實。王國使有老兵百余人,以衛其國。雖有王侯之號,而乃儕與匹夫??h隔千里之外,無朝聘之儀,鄰國無會同之制。諸侯游獵不得過三十里,又為設防輔監國之官以伺察之。王侯皆思為布衣而不可得?!雹嵊纱宋覀兊玫叫畔ⅲ旱谝?,曹丕即位后為了鞏固統治,便以封侯的方式削弱同姓王的力量,封侯有名無實;第二,諸侯王的王國里只安排些老兵鎮守,使他們無力起兵造反;第三,諸侯王的封地遠在千里之外,不允許他們擅留京都,與君王之間沒有派使節問候的禮儀,相互之間不能私自往來,游獵不得超出規定范圍;第四,設立監察官,諸侯王一直受到監視,一不小心就會獲罪,進而會被削封邑、貶爵位。
      這樣的政治環境,對曹植而言,削邑、貶爵是常有的事。曹丕即位后,他與諸侯并就國,當時是臨淄侯。黃初二年(221),被貶為安鄉侯;不久該封鄄城侯,后又被遷居于鄴城;三年(222),立為鄄城王;四年(223),徙封雍丘王。他曾在《遷都賦序》中言:“余初封平原,轉出臨淄,中命鄄城,遂徙雍丘,改邑浚儀,而末將適于東阿?!碑敃r這些地方多為貧瘠之地,如鄄城即山東省濮縣,雍丘即河南杞縣。屢次遭貶的曹植在物質上的待遇也大不如前。建安二十二年(217),曹植增邑五千,并前萬戶。黃初二年至三年(221~222),多有貶削。三年才邑二千五百戶,可見之前的食邑必低于這個數。其兄曹彰在黃初元年時已為萬戶侯??傊?,曹丕掌權時期,曹植的生活既不安定,又是困頓的。
      另外,曹植在黃初年間受到的迫害也是較為嚴重的。曹丕一即位,就殺掉了曹植的羽翼丁儀、丁翼兩兄弟及其家中男口。關于這一點,學術界一般就認為是曹植有感于兩兄弟被殺而作詩《野田黃雀行》。詩中主要有兩個意象,即“黃雀”和“少年”。作者通過少年拔劍刺破羅網救出黃雀的描寫,表達了希望有人救出他落難的朋友的美好愿望。黃初二年(221),受曹丕指派的監國謁者灌均誣告曹植“醉酒悖慢,劫脅使者”。曹植無端獲罪,險被治罪。因其母卞太后的緣故,才保住了性命,但還是被貶為安鄉侯。黃初四年(223),朝京都時,文帝一直不予詔見,令植獨處西館。他內心誠惶誠恐,獻《責躬》、《應詔》二詩給曹丕后,才得到了被召見的機會?!段郝浴吩唬骸皶部祁^負鈇锧,徒跣詣闕下,帝及太后乃喜。及見之,帝猶嚴顏色,不與語,又不使冠履。植伏地泣涕?!鄙碡撔叹?,赤腳朝見,曹植即以這種罪人的形象去見曹丕。處于高壓迫害之下的他,已無力保全自己做人的尊嚴,只能伏罪稱臣,低頭認錯。   由于屢次的徙封和高壓迫害,曹植與文帝的距離就拉遠了。曹植在黃初年間一度遠離京都,在外漂泊,居無定所,客觀上拉開了與文帝的距離。再加上曹丕的種種迫害,更是在內心深處拉開了兄弟間的距離。此時,曹植內心深感“不被親近”的結果亦是必然。然而曹植在賦中表達“不被親近”之感時并無怨恨之意。他以一句“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的哀嘆道出了不能與君王親近的原因是人神之道不同,并非君王有意為之。當時處于嚴苛政治環境中,他必不能明言自己內心的憤懣,于是借美麗的洛水之神以寄心文帝:“雖潛處于太陰,長寄心于君王?!焙戊探忉尵跤魑牡?。對此,筆者持不同看法。此處“潛處太陰”的應仍是君王,而“寄心君王”的是余(曹植)。若按何焯的觀點,曹植自言處于太陰,然人居陽,鬼神居陰。植并非鬼神,所以筆者覺得有些牽強了。若依筆者所言,說明分別時“洛神”與“余”都戀戀不舍,“君王”對“余”亦有情,此亦合乎曹植的創作心理。
      “寄心君王”一方面表現了兄弟間不得親近的事實,另一方面也表現了曹植在政治上冀求任用的心愿。他自幼受過戰爭生活的鍛煉,對政治有歷久不衰的熱情。再者,考察曹植的思想,我們發現儒家思想在其中占有重要地位。他有強烈的功名事業心。這種積極的人生態度在其前期創作中表現得尤為明顯。到了后期,雖然其思想中更顯儒家思想“忠”、“信”的一面,但他對政治的熱情依存。屈原在《離騷》中表達了自己熱愛祖國、愿為之效力而不可得的悲痛心情。他有“美政”之理想,終因楚王的不信任和佞臣的離間而致君臣乖違,事功不成。曹植借《洛神賦》亦想表達自己不被任用的苦悶??v觀他的一生,無論身處順境還是逆境,其政治理想始終未變。在《與楊德祖書》中有言:“吾雖薄德,位為藩侯,猶庶幾戮力上國,流惠下民,建永世之業,流金石之功,豈徒以翰墨為勛績,辭頌為君子哉?”到了后期,植雖生活困頓,然依舊在《責躬》詩中有這樣的志向:“愿蒙矢石,建旗東岳,庶立豪氂,微功自贖。危軀授命,知足免戾,甘赴江、湘,奮戈吳、越?!笨傊?,他一生渴望征戰沙場,建功立業。然其越是有這樣的志向,越加重了曹丕對他的猜忌,認為他有野心,因而越不被任用。曹丕在位期間,曹植在政治上始終無所作為,只能戰戰兢兢地活著,不斷地于誣告后服罪。這時的他渴望自由,更渴望文帝能給他一個參與政事的機會。作品中,他將君王與洛神的形象融為一體,他思慕洛神的美好,哀嘆與其不能交接,從中寄托自己希求被任用的政治理想。國君是國家的象征,臣子只有通過國君才能實現自己的政治理想。曹植一生都抱著積極入世的態度,然盛年之時卻不能與君相配合,只能“遺情想像,顧望懷愁?!?
      四、結語
      綜上所述,曹植在后期生活中與君王曹丕“不得親近”,屢次的徙封和高壓迫害大大拉開了兄弟間的距離。另外,其在政治上也一直陷于不被君王任用的困境,空懷一顆渴望建立功業的誠心卻始終沒有施展才能的機會。正是基于這兩方面的原因,他渴望得到君王的親近,更渴望得到任用,在《洛神賦》中,曹植表達出的渴求君王親近的感情是異常強烈的,他將自己的一片赤心都寄托在了君王的身上,所以,筆者認為《洛神賦》的主旨應是“寄心君王”。

    《洛神賦》賞析評價

    詩情畫意 流傳千古

    ——淺評顧愷之《洛神賦圖》

    【內容摘要】

    《洛神賦圖》根據曹植著名詩作《洛神賦》而作,為顧愷之傳世精品。流傳千古,千載之下,亦可遙窺其筆墨神情。全卷分為三個部分,以浪漫主義手法,曲折細致而又層次分明地描繪著曹植與洛神真摯純潔的愛情故事。人物安排疏密得宜,在不同的時空中自然地交替、重疊、交換,而在山川景物描繪上,無不展現一種空間美。筆者主要講述了《洛神賦圖》的創作背影,以及它的來源,進而對其內容、構圖、用色、筆法、意境進行分析,且采用人類學的方法對現有的材料、圖畫、評價等各個方面進行了淺研,得出自己的淺微的認識。顧愷之的《洛神賦圖》發揮了高度的藝術想象力,富有詩意地表達了原作,流傳千古。

    【關鍵詞】

    顧愷之《洛神賦圖》詩情畫意氣韻流傳

    一、引言

    魏晉南北朝為中國繪畫史初創時期,在中國藝術史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在這個時期,涌現出大批名畫名家,其中最為著名的當屬傳世名家顧愷之以及史傳名作《洛神賦圖》。這幅畫開啟繪畫進程一個時代,為后世提供了寶貴的借鑒作用。 談及顧愷之,他是有歷史記載和文獻可靠的歷史上的東

    晉著名畫家,約生于344年,卒于405年字長康,江蘇無錫人, 尤以人物畫見長。在約364年,顧愷之在南京為石棺寺畫維摩詰像,從此引起轟動,開啟了走向大師之路的開端。 顧愷之是一個多才多藝的奇人,工詩賦,善書法,被時人稱為“才絕、畫絕、癡絕”,但在眾多才藝中,他的畫作是最為成功的。其畫風格獨特,被稱為“顧家樣”,人物清瘦俊秀,所謂“秀骨清像”,線條流暢,謂之“春蠶吐絲”。

    在畫藝方面,著眾多畫論,且影響深遠?!懂嬚摗贰段簳x勝流畫贊》和《畫云臺山記》三本繪畫理論書籍都是其畫作中的精品。在畫論中,提出“以形寫神”、“盡在阿堵中”的傳神理論。顧愷之學畫師從衛協,最善于圖畫人物,東晉的大名士謝安曾評價顧愷之的人物畫,用“前無古人”這四個字來表達對其人物畫的推崇。后人評論其畫:意存筆先,畫盡意在,筆跡周密,緊勁連綿;其筆法如春蠶吐絲,輕盈流暢,遒勁爽利,稱為“鐵描”;造型布局六法俱全,運思精微,襟靈莫測。

    南朝宋陸探微、梁張僧繇,以及顧愷之并稱“六朝三杰”,在當時,影響甚大。三杰之間各有差異,而“像人之美,張得其肉,陸得其骨,顧得其神,神妙無方,以顧為最”。顧愷之和陸探微合稱“顧陸”,稱為“密體”畫派,區別于南朝梁張僧繇、唐吳道子的“疏體”畫派?!笆梵w和密體”也成為后世人物畫最為重要的兩種類。

    由作者談及作品,《洛神賦圖》是采用連續圖畫形式畫作而成的長卷。且通過反復出現曹植和洛神宓妃的形象為依托,描繪出他們之間的情感動態,形象地表達了曹植對洛神的愛慕和因“人神之道殊”不能如愿的惆悵之情。

    有關《洛神賦圖》的研究,無論是文獻還是論著已經出現了很多,在很多方面,對《洛神賦圖》進行了詳細而又具體的研究,在這里,就不一一論述。

    “詩情畫意”一直以來是對《洛神賦圖》的最完美的評價,在這篇文章,筆者不但要在其畫面的安排和人物的感情方面進行分析,除此之外,還要在其色和筆法兩方面對其進行闡述與分析。

    三、《洛神賦圖》畫面安排——緩緩走開的夢境

    縱觀整個《洛神賦圖》,整個畫面不單單地鋪陳賦意,而是把思想融匯于畫作之中,原有的原創藝術進行再一次藝術重生創造,成就了獨立的藝術畫卷,給人以詩畫結合的微妙想象境界,讓人以充分地浮想于畫作之中。

    優秀的畫作必定會給后世以很大的深遠影響,帶給后人珍貴的歷史資料,以及無法復制的藝術智慧?!堵迳褓x圖》是人物畫中的代表之作,對人物的刻畫入木三分。陸機在其著作《文賦》對其描述為“詩緣情而綺靡,賦體物而瀏亮”,又在另一論畫作品《士衡論畫》中,把“存行莫善于畫”這句話評價于《洛神賦圖》。無論在哪一個角度對其評價,《洛神賦圖》都不失為難的之精品。

    整個畫面,分為三個部分,用曲折細致而又層次分明的畫面把曹植與洛神的浪漫愛情故事升華于紙張中。

    由開端而看,畫卷第一場景,把人帶進一種優美意境。一

    帶松崗,高柳臨風,時“月既西傾,車殆馬煩”,于是駕車者解下馬鞍韁繩,放馬喂食于蘅皋芝田。曹植一行人待到洛水之濱,驚看洛神出現,這與《洛神賦》中對洛神的描寫相互映照,與洛神的“其行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翟秋菊,華茂春秋松……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查之,灼若芙渠出綠波”之美有異曲同工之效。由詩及畫卷,更加形象地把洛神的美麗躍然于紙上,給人“忽睹一麗人,云髻峨峨,雅裾飄飄,手持蓮瓣狀羽扇,詩風回翔于碧波之間的情景。在洛神的周圍,則岡巒靜穆,流水潺緩,山間有高松,秋菊之類,水際亭亭凈植,芙蓉盛開。左上方遠山依約,一輪旭日輪初生;右方上空云空澄徹,有雙燕展翅,一條飛龍昂首騰起。第一境界的繪畫宛若隱現于紙上,把人帶進一種若隱若現的境界。

    由畫面緩緩展開,顧愷之將我們帶入第二場景,即陳情之卷。此畫卷描述了曹植像心愛女人表達愛慕之情,洛神十分感動的場景。此場景畫卷與上一場景形成鮮明對比,由一瀉千里的氣勢轉換為悠揚歡唱的委婉。云天風神屏翳在揮舞收風,水際之中,水神川后低腰在靜波,右邊為鳴鼓水神馮夷,左邊為翩飛清歌女媧。進而觀之,觀之青鳥離枝,洛神含情辭去,江流又轉,洛神坐于六神齊駕云車而走,進而進入高潮之泉,把畫面推向情感的高峰。

    真情實意在畫面上猶如跳動的文字,每一個人物的感情都表現地淋漓盡致。

    再一次峰會直下,進入偕逝畫面,給人一種哀婉進入歡樂的場景.畫面中的洛神并沒有遠逝別去,重歸于洛神身邊,一同乘車而去,喜結良緣,一段一段人神愛戀以完美告終。這種不

    同于原創的畫面處理,讓整體畫面增添了喜悅之美。

    在《洛神賦圖》中,顧愷之不僅僅還原原創的真實之感,還把自己的個人感情融匯于這個畫作中,代表了他個人的美好憧憬,他把自己內心的愿望完美地表現出來,把浪漫的感情通過畫卷展現出來。

    顧愷之為傳世名家,繪畫講求”以形寫神,傳神寫照“的藝術思想,此點在《洛神賦圖》中的人物造型上完美體現。 細觀整個畫面,每一個人物都有自己各自的表情和特點。洛神飄逸飛動、曹植的雍容深沉,甚至于各侍臣的器宇軒昂和資質不凡都詳細描畫。在細節描畫上亦詳盡其致,如洛神手握一柄紅羽團扇,飄忽所至,細節刻畫十分到位,極富詩情妙筆。 山水景物描繪亦十分生動,亦富空間美。把人物與景物完美地結合在一起。無論人物、山水,其造型都具有傳神特色。 在其中,“人大于山”的特點體現在畫面中,體現了早期山水畫早期特點,極具古意。觀之,在整個畫面中,每一個景物都充滿著感情,可謂“景語結情語”,帶給人一種夢境幽遠的感覺,置身其中,仿佛猶如詩境一般。

    四、畫作色彩妙用的分析

    談及色彩,《洛神賦圖》極體現了早期用色特點,有極富典雅之感。山巒平崗,空穴無皴,僅以石綠顏色;腳岸泥金,或施赭石;高柳腐熟,勾以夾葉,再添深綠;松樹唯勾干,無鱗,葉則如扇,散勾格針狀??傮w色彩與畫面相互映襯,體現完美之感,色彩總體給人以雅麗之感。

    五、筆法的微談

    關于用筆,《洛神賦圖》更是有其獨居的特色,樹木的勾勒還是人物的線描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顧愷之的線描被稱為游絲描,若春蠶吐絲,或“春云浮空,流水行地,皆出自然。在《洛神賦圖1》中,神女飄帶,洛水湍流,云空朝霞,空勾山峰,用線靈動,協奏出一種飛動之美。用筆猶如樂中和弦,明潔華贍。水紋描寫十分生動,運用不同水波法,體現洶涌之勢;人物刻畫,用筆猶如春蠶吐絲,極為傳神。山水用筆,較為粗獷,給人一種氣勢之感。筆法精煉是對畫面用筆的綜述。

    中國民族的藝術無論是書、畫、刻、雕、塑均強調以鮮明流暢的線條著稱于世,此圖突出表現了顧愷之“其筆意如春云浮空,流水行地,皆出自然”的特點?!邦檺鹬嬋绱盒Q吐絲,初見甚平易,且形似時或有失;細視之,六法兼備,有不可以言語文字形容者”,意境神情,形象塑造繼承了漢文化的傳統,技法上有所提高。

    《洛神賦圖》中大抵皆以圓弧形的勻稱的中鋒線條,筆心在點劃中行,作為線條構成表形達意的特殊方式。這種簡捷、自由的造型語言在視覺功能上給人以一種清晰明快之感。畫面上的節奏和旋律的變化,主要在於這種連綿相屬的線條。線條伴隨著觀賞者視覺感官而存在,體現著畫家對客觀物象形質的概括和抽象。黃賓虹講:“春蠶吐絲此即書家擔夫爭道法,言其一絲不亂,非謂細若毫發,玩一吐字?!庇霉P方式極為統一,而山石、樹木、云水尤見寓現實性于圖案意味的造型手法之中,作者對于客觀物象的認識和表現,還不能以多種用筆去表現出

    不同物象的質感、動感和情感。如衣袖飄帶一部分,變換一下位置,也等于山、水、云、樹的一隅,用筆方式全然一樣,都所謂“似游絲而無筆鋒頓跌,大抵精古而拙”,形象不一,用筆相同。山億樹木.云山明顯帶有人物畫技巧。但顧愷之行云流水、春盈吐絲般的線條所構成的審美形式獨特之處,顯示了魏晉時代中西從書法到繪畫的美學意蘊和藝術規范,以骨法為基質,以線條為形態。

    此圖主要成就在藝術構想和人物形象創造力山水形象創造方面,山水形象創造雖還處于:“群峰之勢,若細飾犀櫛,或水小容泛,或人大于山,率皆附以樹石,映帶其地,列植之狀,則若伸臂布指”的階段。但古拙裝飾性的表現,也有相當造詣,體現出江南畫派的一種風致,在探索和尋找山水形式語言上對后世具有很大的啟迪。

    六、樹木和人物的造型分析

    造型在繪畫中是十分重要的,它關系到一個繪畫的成功,特別是人物畫,必須對人物的造型進行獨到的分析與研究。 《洛神賦圖》這一幅傳世之作在造型方面可謂空前獨特,開始了人物畫造型方面的一種開端,密體的造型種類影響了后世的人物畫創作。

    一、勾葉柳,疏密相間共21棵,分組為伍,或聚散于空間轉換,或穿插于人物前后與其他景物形成緊松自然銜接和變化。勾葉柳形態有高低、偃仰、向背之別,空勾樹身,隨株出干,隨干發條,以勢度之,略顯迎風搖腸之意。圓弧結頂,在勾柳絲基礎上雙勾樹葉,工而不板,拙中寓巧,以汁綠為底,略見石綠重色,這種畫法成為柳絲內在生命表達的程式符號,靜穆古雅,別有韻致。這種工筆勾柳法對后世多有啟示。

    二、蒲扇形樹木,造型又似靈芝,《石渠隨筆》謂:“其樹木皆如孔雀扇形?!睆臉淙~的組織規律看,似是以銀杏一類為構成圖案化形態依據的,有一種稚拙的意趣。蒲扇樹從圖卷右邊起首到結尾,近坡遠岸遙向顧盼,大的、小的、高的、低的,審時度勢,錯落變化,好像樂章強弱不同的節奏,結密郁塞處與山巒為伍,疏落空松處以開合為用,圖案化的造型,顯示了畫家的想象、聯想和天真爛漫的創造情意,空間意識全然擺脫,一般自然理性法則的制約。造型的“情”和“勢”,如水起伏、云之波涌,“巧以飾拙,工以致精

    無論是色彩的運用,還是線描的勾勒,都帶給了觀者一種詩與情的美妙結合。

    四 結論

    總之,《洛神賦圖》其藝術特色極具抒情氣氛,給人一種節奏美和音樂美,把詩與畫完美的結合在一起,是心靈感覺的結合,給后人留下了一筆寶貴遺產,無論在何方面談及,他都為瑰寶之作。

    五 注

    由于剛剛接觸論文寫作,至此篇文章甚是粗糙,很多地方都存在弊病,望老師指導,自己進行認真改正。

    此文章來源于魯迅美術學院圖書館的幾部著作,由于自己當時匆忙,竟忘記出自何書,后到圖書館尋找,但仍舊無果而終。

    除此之外,有部分內容摘自網絡,這是必須坦誠的。 初次寫于2012年,故創新內容微乎其微,但也有自己的一點微弱暢想。

    美史李濤

    論曹植《洛神賦》到顧愷之《洛神賦圖》的視覺意蘊再現

    美術 與 設 計 ?  

    大 眾 文 藝 

    論 苗 { 直《 洛 神 賦》 到 顧愷 之《 洛 神   》  
    艾 錚  ( 湖 北美術 學 院  湖北 武漢 4 3 0 2 0 5)  

    摘 要 :中國歷 史上 ,魏晉 南北朝是 一個在 文學 藝術上追 求思想  以裝飾 圖案 為 主 的花 鳥畫 相 比,  《 洛 神賦 圖》 中的花 鳥畫表 現 已  高度 自由,張揚個性 ,崇尚玄學 ,追求真性情 的時代 ,曹 植的 《 洛神  日趨 成 熟 ,夏 日高潔 的荷 花 ,設 色典 雅大 方 ,用 來表 現洛 神 的 高  賦 》表 達 了凄美哀怨的愛情故事 ,而顧 愷之卻將詩畫結合 ,將 《 洛神  貴 單純 與 脫俗 之美 。大膽 的用 黃 色和 綠色 表 現菊 花和 松樹 ,給 人 

    賦 》改編成卷軸形式的 《 洛神賦 圖》,采用敘事的方法 ,富有詩意的  物 以襯 托 和 點綴 。 “ 翩若 驚鴻 ”振翅 欲 飛 的驚鴻 翩躚 若 飛 ,身 手 
    描繪 了原賦 的意境 ,詩情 畫意相得益彰 ,使得視覺意蘊得 以再現。  
    覡.  

    敏 捷 ,鳥 兒細 長 的嘴 巴 ,細膩 的 刻畫 出三 只 腳 ,極 為生 動活 潑 ,   凰 ,蛟龍 一起 ,是神 仙 的守 護者 ,可 見 ,畫 面無 不透 露 出洛 神 的 

    關鍵詞 :曹植 ;顧 愷之 ; 《 洛神賦 》; 《 洛神賦 圖 》;視 覺再  富有 靈性 。 中國神 話 記載 這 只鳥 被稱 為太 陽的象 征 ,與 朱雀 ,鳳 

    《 洛 神賦 圖 》 是 中 國歷 史 上 有 記 載 的 第 一 幅 卷 軸 畫 。 出 自   魏晉 南 北朝 赫赫 有名 的畫家 ,繪 畫 理論 家顧 愷之 之 手 ,魏晉 南 北  朝是 中 國美 術史 上具 有重 大 意義 的轉 折 期 ,美術 思想 上 出現 了重  清談 ,崇 尚玄學 ,不 為世 俗 觀念 所束 縛 的表 現 內心 真 摯情感 的題  材 ,出現 了 “ 初發芙 蓉 , 自然 可 愛 ”的更高 的美 的境 界 。  


    、

    曹植 《 洛 神賦 》 中洛神形 象 的情感 塑造 

    曹植 ( 公元 1 9 2 年一公元2 3 2 年 ) ,字 子 建 ,魏 武 帝 曹 操 的  第 三 子 , 三 國 時期 著 名 詩 人 ,文 學 家 ,他 “ 桀 溢 古 今 , 卓 爾 不  群 ” ,出 自他之 手 的 《 洛神 賦 圖 》描 寫的 是人 神相 愛 ,人 神相 戀 

    神 性與 高貴 。   《 洛 神 賦 圖》 采 用 類 似 于 今 天 整 體 似 的 構 圖 , 以卷 軸 的 形  式 ,將 一 個個 故 事 串聯成 具 有情 節 的畫面 ,將曹 植 與洛 神相 遇 ,   相 戀 ,相 離 的場 景呈 現在 我們 眼 前 ,畫 面 的最右 邊 是曹 植 與洛 神  在 水邊 相 遇 ,被洛 神 的美 貌 所吸 引而 駐足 不 前 的畫 面 ,接著 ,中  部是 洛神 與 曹植 眉 目傳情 ,含情 脈脈 ,凝 視 相 愛 ,繼而 有 一系 列  熱 鬧
    的場 景 ,畫 面 為 高 潮 做 鋪墊 ,洛 神 坐 在 金 鳥 身 上 欲 離 去 ,   “ 余 ”卻 想 拉住 她 ,卻被 隨 從 的侍衛 攔住 ,眼 睜睜 的看 著心 愛 的  人兒 遠去 。畫面 以珍 禽異 獸 ,花 鳥樹 石 為背 景 ,使 整個 畫 面疏 密  有致 ,布 局 合理 ,人 物 與背 景相 互聯 系 在一 起 ,突 出了畫 面 的敘 
    事性 與情感 性 。  

    卻不 能在 一 起 的悲戚 唯 美 的愛情 故 事 。詩賦 中洛 神 本 是神話 傳 說  中伏 羲 帝之 女 ,溺死 于 洛水 為神 ,稱 作 宓妃 。據 說 ,曹 植 文 中的  洛神 實 指甄 妃 ,子 建與 之相 互 愛慕 。但 由于種 種現 實緣 故 ,洛 神  嫁作 曹 丕為 后 ,甄后 卻 因后 宮之 怨 而遭 讒致 死 。曹 植 聞訊后 不 勝  悲痛 ,帶著 甄 氏 的遺 物 返 回她 的生 處 ,路過 洛 水 時夢 見 自己與 洛  神相 會 ,于 是寫下 了這 篇悲 慟纏 綿的 千古 名篇 。   《 洛 神 賦 》 中洛 神 是 曹植 情 感 的表 現 與 理 想 的 寄 托 , 文 章  辭藻 華 麗 ,通過 大量 外 在美 得 形象 的描 繪來 表達 內心 的生機 與 精  神 ,通 過各 種 意象 來表 現洛 神 的美 ,注 重傳 神 ,賦 中 寫到 “ 翩 若  驚鴻 ,婉若 游龍 ,榮曜 秋菊 ,華 茂春 松 。 仿佛 兮若 輕 云之 蔽月 ,   飄 搖 兮 若 流風 之 回雪 。遠 而 望 之 , 皎 若太 陽升 朝 霞 ” 。體 態 輕  盈 ,身 姿曼 妙如 “ 驚 鴻 ”;動 作敏 捷 ,穿梭 自如似 “ 游 龍 ” ;儀  態 端莊 ,清 新 脫俗 如 “ 菊 ”如 “ 松 ”。 “ 含辭 未 吐 ,氣 若 幽蘭 ,   華 容婀 娜 ” “ 丹 唇外 朗, 皓齒 內鮮 ,   明 眸善 睞 ” 。曹 植運 用 多  種修 辭 手法 和 藝術特 色 ,賦 予讀 者 無數 的想 象 力 ,從 而渲 染 出洛  神 豐 富的美 的 形象 ,呈 現 出一 種獨 特 的審 美感 受 。曹 植還 將洛 神  幻化 成 一個 個體 態 婀娜 , 多愁 善感 ,情 感 細膩 的 生活 中的氣 韻 生  動 的女子 形 象 。  
    二 、顧愷 之 《 洛神 賦 圖》 中洛神 視覺 形象 的再 現  顧愷 之 在塑 造人 物 形象 時擅 長 突 出人物 的精 神 風貌 , “ 傳 神  寫 照正 在 阿堵 中 ”。  《 洛神 賦 圖 》是我 國有 記 載 的第 一幅 長卷 軸 

    顧 愷 之 以細 勁 的線 條 和 傳 神 的手 法 勾 勒 出洛 神 衣 袂 飄 飄 ,   靈動 飄逸 的 生命 力 ,通過 眼 神 的傳 遞與 外在 細膩 的線 條來 傳達 出   洛 神 內在 的精 神 風貌 ,這 是 《 洛 神賦 圖》所 運用 的手法 與 技巧 ,   “ 春 蠶吐 絲 ” 的線條 ,長 短 不一 ,曲直 有度 ,似 靜 若動 ,使人 有 


    種 獨 特 的審 美 體 驗 與 感 受 ,被 人稱 為 “ 如 春 云 浮 空
    ,流 水 行 

    地 ” 。顧 愷 之 運 用 動 態 的 線 條 ,將 洛 神 獨 特 的精 神 氣 韻 躍 然 紙  上 ,后人 稱 之為 “ 顧 愷之 之 痕跡 ” “ 意 存筆 先 , 畫盡 意在 ,所 以   全其 神也 ” 。   三、 詩畫結 合 的 《 洛神賦 圖 》的 審美價 值 

    《 洛 神賦 圖》是 以文 學 作 品為藍 本 , 以情 感 的表達 為 契機 ,  
    以豐 富 的想 象力 為依 托 ,就 視覺 再現 而 言 ,運 用線 條 、色 彩 、精  細 的構 圖 ,連貫 的 畫面 來呈 現 出較 為直 觀 的視 覺 審美 意象 。詩 畫  結合 的 《 洛 神賦 圖 》使 畫面 更具 有 詩情 畫意 ,更 能烘托 出整個 畫 

    面 的虛幻 美 。著 名 的意 大利 巨 匠達 芬奇 在談 到 詩 與畫 的關 系 時 ,   更加 傾 向于 從畫 面 中來表 現 詩 的意 境 ,他 認為 , 文學 和繪 畫都 是  藝術 形式 的 表現 ,而 畫面 能 更加 直 觀 ,更加 豐 富 的表現 出文學 內   容。 《 洛 神 賦 圖》 開創 了詩 與 畫結 合 的先例 ,畫面 所 呈現 出 的氣  勢和 完整 性猶 如在看 一 幅幅 連環 畫 ,給人 以獨特 的審美 享受 。  
    四、 結語 

    《 洛 神 賦 圖 》 開創 了 中 國傳 統 卷 軸 畫 的先 河 ,是 一 幅 用 視 

    繪 畫 , 以曹植 的 《 洛神 賦 》為 背景 , 以故 事 的形 式將 畫面 連成 一  覺藝 術語 言 表現 文 學作 品 的典 范 ,它 再現 了 中國傳 統 繪畫 的意 境  個整 體 , 贊美人 神追 求 精神 與 愛 的 自由, 突 出女 性的 美 ,使繪 畫  美 ,艨朧 美 ,在 當代 藝術 發 展 的今 天 ,我 們應 當從 傳 統視 覺意 象  的 審美功 能得 以提 升 。   漫 , 圖中用 紅 色和 黃色 表現 洛 神 與人 的浪 漫相 戀 ,而用 素 色來 烘  中去 把握 當代藝 術 的精髓 ,潛心 研 讀經 典 ,提 高認 識 傳統 和把 握  《 洛 神 賦 圖》采 用 明快 艷麗 的色彩 ,使整 個 畫面 顯得 華貴 浪  傳統 的能 力 ,使傳 統視 覺意 蘊得 以再 現 。  

    托 出整 個 畫面 的情 節 ;用赭 石 青和 簡單 的 線條 勾勒 出山石 樹木 ,   山水 多 以設色 為主 ,高 低 起 伏 ,錯 落 有致 ,作 為背 景 而 出現 ,   體現 出畫面 的 空 間感 ,立 體感 和 審美 感 。從整 幅 畫來 看 ,用色 樸  素 , 以黑 白色 為主 ,設 色用 勾 勒法 ,借 鑒 印度 佛教 的 凹 凸法和 帛   畫 的簡單 用色 ,使 畫面 看起 來和 諧生 動 。   與曹植的 《 洛 神 賦 》 相對 應 的是 畫面 中也 運 用 了一 系 列 動  物 ,植物 來 烘托 洛 神 的美 。與魏 晉 以前 出現 在 銅 ,陶 ,器 皿上 的 

    參考文獻 :  

    … 1宗白華. 美學散 步[ M】 . 上海人民 出版社 ,2 0 0 6 . 1
    1 .   【 2 ] 郭紹虞. 鐘嶸 《 詩 品》[ M】 . 北京 :人民文學 出版社 ,1 9 6 1 . 2 0 .  

    [ 3 】 俞 建華. 《 歷代名 畫記 》f M】 . 南京:江蘇美術 出版社 ,2 0 0 7 . 5 .  
    【 4 】 于安 瀾. 《 畫品叢書》【 M】 . 上海 :上海人 民美術 出版社 ,1 9 8 2 . 4 .  

    【 5 】 于安 瀾. 《 畫品叢書》【 M】 . 上海 :上海人民美術 出版社 ,1 9 8 2 . 4 0 5  
    [ 6 ] 俞建 華. 《 歷代名 畫記 》【 M】 . 南京:江蘇美術 出版社 , 2 0 0 7 . 4 4 .  

    1己 1  


    洛神賦圖賞析-沫雯閣

    洛神賦圖賞析

    1 繪畫背景

    魏晉南北朝時期,學校教育打破了漢代儒學獨尊的教育體制,管理也逐漸多元化。美術教育也通過官學教育體制和私學教育得以繼承和發揚,繼鴻都門學之后的又一專業藝術教育機構麟趾學,且迎來了中國美術理論發展史上的第一個高潮。在中國繪畫史上,魏晉南北朝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時期。全國長期戰亂,南北對峙,朝代頻頻更迭,卻使當時的學術思想格外活躍,并促進了藝術的發展。這一時期的石窟壁畫.墓室壁畫.石刻.磚刻以及漆畫等都已蔚然可觀。出現了開宗立派的專業畫家.書法家,而且,作為奠立中國繪畫理論基礎的“傳神傳”.“六***”也在這一時期提出。

    總的來說魏晉南北朝繼承和發揚了漢代繪畫藝術,呈現出豐富多彩的面貌-出現了專業畫家,繪畫創作呈現繁榮的景象,一是人才輩出,民間美術活動興盛,創作技巧不斷提高。孕育了唐代繪畫新面貌的產生。

    其屬于密體畫派,以區別與南朝梁張和唐代吳道子的“疏體”。其筆跡周密,緊勁連綿,筆法如春蠶吐絲,輕盈流暢,遒勁爽利,又稱為“鐵線描”。

    2畫家背景

    顧愷之(346年—407年),為東晉大畫家和文學家,他以“畫絕,才絕,癡絕”而馳名于世。與陸探微合稱“顧陸”,稱為“密林”畫派,他的畫風格獨特,被稱為“顧家祥”,人物清瘦俊秀,所謂“秀骨清像”,線條流暢,謂之“春蠶吐絲”。顧愷之之所作人物畫,善用淡墨暈染增強質感,運用“鐵線描”勾勒出勁挺有力的線條,人物五官描寫細致入微,動態處理自然大方。并以人物面部的復雜表情,來隱現其內心的豐富感情:衣服線條流暢而飄逸,優美生動,充滿藝術魅力?,F今傳世的顧愷之作品摹本有歌頌曹植與甑氏愛情的《洛神賦圖》,和勸誡婦女德行的《女史箴圖》,《列女仁智圖》。提出“以形寫神”.“盡在阿堵中:的傳神理論。

    3作品介紹

    絹本設色、是一幅長卷,縱27.1cm、橫572.8cm 此卷用具體生動的形象完整的表現了三國時代曹植的名篇洛神賦的內容,也體現了這一歷史時期新興文藝理論中 重視感情生活的要求。該畫對人物心理刻劃的成功及善于表達情感內容的精深造詣,反映了這一時期中國繪畫的新發展。目前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洛神賦圖卷》以曹植的文學作品洛神賦為題材,描述曹植渡洛水時與洛水神女相遇而戀愛,終因人神路隔而無奈分離的動人故事.畫家把人物的神韻,風姿表達得惟妙惟肖,這是前無古人的.

    這幅人物畫的線描如

    是圖取材于曹植《洛神賦》,系連續性的神話故事畫?!堵迳褓x》是一首愛情詩篇,作者將其戀人甄氏(后依曹操旨意嫁與植兄丕)化作可望而不可求的洛水女神。該卷畫曹植從京城回東藩路經洛水時遇洛神宓妃的愛情故事,格調纏綿,情節浪漫。 畫卷從曹子建初見洛神宓妃起,以一系列極其鮮明的形象,畫出了一副哀怨纏綿的連續畫圖。卷首畫曹植在洛水畔停歇時的情形。在“日既西傾,車怠馬煩。爾乃稅駕蘅皋,容與乎陽林,流愷乎洛川”之際,忽然遙遙望見一個麗人,疏忽出于巖石之畔。畫家以生動的筆資,將這位使曹植寢食不安.朝思想望的戀人,

    畫的豐神絕世,含情脈脈,回眸顧盼,飄飄若仙,表現出一種可望不可即的無限情意。畫家著力刻劃了3匹疲憊的馬,呈現出不同的特性,體態動靜不一。一卸套之馬暫獲自由,猛然就地滾塵,驚的馭手慌忙側身躲讓,一馬引頸回,一馬俯首吃草。

    其后畫到“馮夷鳴鼓”.“女媧清歌”以及諸神游戲的幾段,也都十分細致生動。與洛神的滿腹心事不相同,與曹植的驚疑不定更形成鮮明對照。用’鐵線描”的手法畫出曹植與美麗的妃子在洛河游玩的快樂景象。仙樂飄飄,歌舞升平,悠然自在,一幅浪漫的的愛情躍然而上。不知不覺,已到了夕陽西下時。

    再后畫洛神架六龍乘云車,“文魚警乘”,“玉鸞偕逝”,“水禽翔衛”,旌旗飛揚,形成畫卷的最高潮,這場詩人的夢幻,經過畫家的妙筆,把人們引進了神話世界。

    卷末畫曹植回到岸上,坐于洛水之畔,目癡口呆,茫然若失,這時天已破曉,座前還放著兩支未滅的殘燭,曹子建疲倦.懊喪的神態,表現了“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署“的境地。一改漢代的平視畫法,采用俯視角度,開闊了視野。作者畫曹植駕車登程,回首尋望洛神的倩影。5馬在乘騎的護衛下奮力拉車向前,其動勢與東漢畫像磚、石和壁畫上的人馬極為相似,證實了東晉人馬畫與東漢藝術的承接關系

    —沫雯閣

    顧愷之的《洛神賦圖》賞析
    ◎吳 杰 
    ( 安 陽工學院藝術設計 學院, 河南 安 陽 4 5 5 0 0 0 )  

    顧愷之 , 字長 康 , 是東晉 時期 杰出的畫家與繪 畫  理論家 , 著有繪畫論著《 畫論》 《 畫云臺 山記》 《 魏 晉勝  流畫贊》 ,傳世繪 畫作 品有 《 女 史箴 圖》 《 洛神賦 圖》   《 列女仁智圖》 。顧愷 之出生于東晉 時期 的官 宦家庭 ,   自幼博 覽群書 , 知識 淵博 , 才華橫溢 , 對 繪畫 、 書法 、   音 樂 都非 常精 通 , 被 稱 為“ 三絕” , 即 才絕 、 畫絕 、 癡  絕, 據《 歷代名 畫記》 記載 , 顧愷之對人 物 、 山水 、 禽獸  等繪 畫題材都很擅長 , 尤其擅長人物畫。在繪 畫創作 
    上, 顧愷之提 出“ 遷想妙得 ” “ 以形 寫神 ” 的繪 畫理論 ,   并將 之運用到繪畫實踐 中 , 以緊勁連綿 、 流暢悠緩 的 

    家思想提 出質疑 , 這使 追求個體 的精神 超越 、 推崇玄  學 與清談 的“ 魏 晉風 度” 成 為時代主 流 , 也 標 志著古 
    代人文意識 的覺醒。隨著玄學思想的興起 , 文人們崇  尚清談 、 蔑視名教 , 這種重精神 、 輕形骸 , 追 求真性情  的時代精 神深刻影響著藝術 創作 ,在這種 張揚個性  的社會環境 中誕生 了許 多優 秀的藝術 家 ,顧愷 之就  是其 中之一 。[   顧愷之生活于 東晉 中葉 , 這時司馬 睿、 王導 等人  建立 的東 晉政權 已經鞏 固, 以王 、 謝為首 的門閥士族  制度逐步形成 ;顧愷 之 的父 親顧悅 之很有學 問且善  于辭令 , 官至 尚書左丞 , 這種 家庭 出身 為顧愷 之的仕  途及藝術創作 奠定 了良好的基礎 ; 成年后 , 顧愷 之深  受謝安與桓溫的賞識 , 后任散騎 常侍 。長期的官宦生  活使顧愷之對社會 上層人物 有著深刻 了解 ,并能夠  準確捕捉人物 的心 理變化與思想觀 點 , 這些 在《 洛神  賦圖》 中就有 著鮮 明的體現 。  

    線 條塑造人物形象 , 使 畫面 呈現 出鮮 明的節 奏感 、 韻  律感, 那飄逸連 綿的線 條 、 略帶暈染 的色彩 將人物 的  思 想情感 、 氣質風韻 和內在精神展現得淋漓盡致 。張  彥遠稱 贊道 : “ 象人之 美……顧得其神 , 神妙 無方 , 以 
    顧 為最 。 ”  


    、

    簡述顧愷之 的《 洛神賦 圖》  

    顧愷之 天資聰 明、 稟賦超群 , 在繪 畫領 域更是有  許 多過人之 處 ,用飛 白掩飾 殷仲堪 的眼疾使 顧愷之  名 聲大噪 ,謝 安對顧愷之 的繪 畫藝術驚嘆 道 : “ 蒼生  以來未之有也 ?!?顧愷 之不滿足于物 象外形 的描繪 ,   將 更多 的注 意力放 到人物 性格刻 畫上 , 《 洛 神賦 圖》  
    就生動展現
    了人物的心理活動與神態特點。 _ .   《 洛神  賦 圖》 是 顧愷之 的代表 作 , 是依 據文 學家曹植 的《 洛 

    三、 《 洛神賦圖》 的 內容及特 點 
    《 洛神賦 圖》 是 畫家從文人 士大夫的角度 出發創 
    作的 以愛情 為主題 的繪 畫作 品 ,用藝術手法再現 了  凄美的愛情故事。  

    神賦》 為藍本而創作 的人 物畫?!?洛神賦圖》 為設色絹  本, 長5 7 3厘米 , 寬2 7厘 米 , 是 由多個故事情 節構成 
    的連環 畫式 的長卷 , 全卷 共有 四部分 內容 , 層次分 明  地描繪 了曹植和 洛神那純潔而 真摯的愛情 ,故 事情  節 自然交錯 , 人物安排疏 密得 當, 充分展現 了傳統人 

    ( 一) 《 洛神賦圖》 與曹植 的《 洛神賦》   顧 愷之 的《 洛神賦 圖》 取材 于 曹植的《 洛 神賦》 ,   畫卷 的人 物形 象、 主題思 想等 與《 洛神賦 》 有著 密切  聯系, 畫 家以卓越 的藝術 才華將 《 洛神賦》 那 優美 的 
    文學意象轉變成繪 畫語 言 ,用高超 的繪 畫技巧表現 

    物畫造型的神態美、 意象美?!?洛神賦 圖》 的真跡早 已   失傳 , 現在流傳于世的摹本 有五卷 , 分別藏于北 京故  宮博 物 院 、 遼 寧省博 物 館 、 臺灣 “ 故 宮博物 院 ” 與美  國。其 中, 北京故 宮博物 院收藏 的《 洛 神賦 圖》 摹本?!?留著六朝遺韻 , 與作 品原貌 最為接近 , 該 畫卷 ***有 
    6 1 個人 物 , “ 縱 2 7 . 1厘 米 , 橫 5 7 2厘米 , 絹本設 色” ,   用線為春蠶 吐絲描 , 設色清新典雅 , 有著濃濃的詩意 。  

    了人物無限恫悵 的情思 。對于《 洛神賦》 的思想 內容  史學家存在很 多爭議 , 其 中“ 感甄說 ” 的影響 力最 大。   據相 關史料記 載 , 甄 氏生于 靈帝 光和 五年 ( 1 8 2) , 她  是 袁紹 的兒媳 婦 , 建安十 年 ( 2 0 5 ) 曹操 平定冀 州 , 曹 
    丕見甄 氏年輕美貌 , 就將她 占為己有 , 而曹植也對甄  氏產 生了愛慕之心 , 并想娶她 為妻 , 但遭 到曹操 的拒  絕 。嫁給曹丕之后 , 甄氏先后為曹丕生了曹睿 與東 鄉  公主, 后 失寵于 曹丕 , 于 黃初二 年( 2 2 1 ) 六月被 曹丕  遣使賜 死。 [ 3   黃初三年 ( 2 2 2) , 曹植奉 旨回京 , 曹 丕將 

    二、 《 洛神賦圖》 產 生的時代 背景 
    在氣 勢恢宏 的大 漢王朝結 束之 后 ,中國社會進  入 動蕩不安 的魏晉 時期。魏晉 時期 是 中國歷史 上最 

    甄 氏的遺物玉鏤金帶賜給 曹植 , 曹植睹物思人 , 心 中  無比酸 楚 , 在從洛 陽回 自己封地 時途經洛水 , 曹植想  到 楚懷 王與巫 山神女 的那段 奇遇 ,想 到 自
    己對甄 氏 

    黑 暗、 最混亂 、 最痛苦 的時代 , 也 是精神極度 自由 、 解  放、 超越 的時代 , 頻頻 更換 的政權 、 動 蕩不安 的社會 
    削弱了封建禮教的束縛 ,文人士大夫 開始對正統儒 

    的思慕 以及 自己長期遭 受猜 忌的人生遭遇 ,感慨萬  千, 文思激蕩 , 就 創作 了經典 之作《 洛神賦 》 , 文 中曹  植將甄 氏比成“ 柔情綽 態 , 翩若驚 鴻 , 婉若游龍 ” 的洛  神, 而 自己只 能“ 恨 人神 之道殊 兮 , 怨盛 年之莫 當” ,   華麗 的辭藻 背后 隱藏著濃郁 的悲劇氣氛。 在官宦生 

    涯中 ,顧愷之親眼 目睹 了統 治階級 內部 的爭 斗和傾 
    軋, 切 身感 受到政治的殘酷與血腥 , 在經 歷了命運 的  起伏漲落之后 ,顧愷之產 生了與曹植相近 的生命體 

    水、 樹 木等 自然銜接 , 有 機融 合于一體 , 布局 上突破 
    了時空局限 , 從 近 處 的 人 物 到 遠 處 的 山水 , 空 間 被 無  限拓展 , 展現 出一種朦朧的空 間美 ; 畫家對洛神腳下 

    驗, 就 以《 洛 神賦 》 為藍 本創 作 了繪 畫作 品《 洛 神賦  圖》 。   ( 二) 《 洛神賦圖》 的主要 內容  曹植是魏晉 時期 著名的文學家 , 《 洛神賦》 為他  贏得了許 多聲譽 , 而顧愷之 的《 洛神賦 圖》 更 是將《 洛  神賦》 演繹 為千古 絕唱 , 繪 畫與文 學的完 美結合 , 將  文學作 品中真摯 的、 微妙 的情 感描繪得惟妙惟 肖, 整  幅畫作彌漫著浪漫氣息 , 飽含著濃重的悲劇 氣氛。第 
    部分描繪 了曹植 與洛神相遇 的情 景 ,曹植率領 隨  從在 水濱凝神遠 望 , 洛水 女神 云髻峨 峨 , 輕裾飄 飄 ,  


    的洛河水進行透視處理 , 近處物 象具體細微 , 遠處 的  山川 、 天空等模 糊朦朧 , 整幅畫作顯得 隨心所欲而不  逾矩。  

    ( 四) 《 洛神賦圖》 的美學價值 
    《 洛神賦 圖》 開創 了 中國畫長 卷之先 河 , 在思 想  內容 、 人物 造型 、 藝術 結構 、 筆 墨表現 等方 面都展現  出很高 的藝 術水平 , 特 別是作 品的詩意處理 、 神韻表 

    現 ,更是將傳統繪畫藝術提 升到了新境界 ?!?洛神賦  圖》 以繪畫方式再現文學作 品 , 通過 豐富的想象 力營  造 了詩一般 的藝術境界 , 成功實現 了從文學形象到繪  畫形象 的轉 變 , 體現 了繪 畫藝術對“ 文” 的 自覺追求 ,   濃縮 了豐富的時代美學思想。 巫鴻指出 , 顧愷之的《 洛  神賦 圖》 用繪畫表現連續 性故事 , 并將 山河 、 花草 、 樹  木等作 為故事背景, 推進了傳統繪畫的創新發展 。[ 5 ]   隋唐之前 的繪畫題材 多是 歷史故事 、孝 子烈女  等 ,繪 畫創作
    的 目的也是 為了歌功頌德 ,顧愷 之的  《 洛神賦 圖》 擺脫 了“ 成 教化 , 助 人倫 ” 的功利性 思想  的束縛 , 表達 了對女性 美的贊揚 與美好 愛情的歌頌 ,   突出繪 畫的藝術與審美功 能。從《 洛 神賦 圖》 中可 以  感 受到傳統繪畫風格 的變革 , 漢代繪 畫有著古樸 、 雄  壯、 豪放 的陽剛之美 , 到 魏晉 時期 畫風變得 巧密 、 委 
    婉、 含蓄, 這是人 們 審美心 理 、 審美態度 轉變 的必然  結果。  

    手執 羽扇 , 飄飄而來 , “ 仿佛兮 若輕云之蔽 月 , 飄 搖兮  若流風之 回雪” , 兩人 以含情脈脈 的眼神互相 表達 愛  慕之情 , 畫面背景鴻雁翔 空、 流水潺 潺 、 晚 霞滿天 、 芙  蓉盛開 。第 二部 分描繪 了曹植 與洛神人神殊 途的傷  感之情 , 畫面 中河神川后 在低 腰靜波 , 風神屏 翳在 揮  舞 收風 , 水神馮夷在凝神 鳴鼓 , 唯有洛神充 滿傷感哀  怨 之情 , 旁邊幾株 垂柳 , 水 面靜止 不動 , 遠 景顯得 空  蒙迷茫 。第 三部分描 繪了洛神 離去 時的場景 , “ 騰文 

    魚 以警乘 , 嗚玉鸞 以偕逝 ” , 洛神乘 著六 龍齊駕 的云  車, 鯨鯢 繞車送行 , 畫面 中文魚 、 鯨神 態奔放 , 云車 、  
    云氣奔騰飛馳 , 洛神 眼中充滿不舍之情 。第 四部分描  繪 了曹植輕 舟追 趕洛神 的場景 ,曹植輕舟追 去時洛 

    神 已不見蹤跡 , “ 相見真如 不見, 有情還似 無情 ” 的落  寞恫悵之情躍然紙上。   ( 三) 《 洛神 賦圖》 的藝術特點  《 洛神賦 圖》 滲透 了顧愷 之對《 洛 神賦》 的獨特理  解 ,并通過 高超的繪畫技巧 闡述了這種理解 。f 4   第  以韻傳情的情感基調。早期 的繪 畫藝術要 求真實  再現 自然物象 , 但在《 洛神 賦圖》 中, 顧愷 之突破這種  繪 畫理念的束縛 ,他不 滿足于惟妙惟 肖地刻畫人物 


    顧愷 之的《 洛神賦 圖》 是中國繪畫史上 的經典之  作, 也是 詩畫結合 的典范 , 開創 了文學 形象美術化 的  先河。顧愷之用高超 的繪 畫技巧展現 了一段令人慨  嘆的人 神之戀 , 表達 了對 愛情 、 人 生的無盡 思考 , 展  現 了對意境 與傳神 的無盡追 求。  
    [ 參考文獻 ]   [ 1 ] 馬 曉 東. 顧愷之 與 古典 浪漫主 義繪畫《 洛神賦 圖》  

    ,

    的 肖像和姿態 ,而將探 索人物 的精神風 貌 、思想情  感、 氣質特點作 為繪畫創作的重點。顧愷 之認為 , “ 傳 
    神寫照 , 正在 阿睹中” 。傳神 系于眸子 , “ 傳神 中最根  本 的問題是心 靈的感 知與想 象力 的發揮 ” , 《 洛神賦 

    【 J 】 . 南 昌教 育學院學報 , 2 0 1 1 ( 1 2
    )   . [ 2 ] 薛永 年 , 邵彥 . 中國繪畫 的歷 史與 審美鑒 賞[ M 】 . 北 
    京: 中國人 民 大 學 出版 社 , 2 0 0 0 .  

    圖》的第二部分就通過含 情脈脈 的眼神 表達 了曹植  與洛神之 間的愛戀 之情 ,以及人神 之戀的悲愴 與無  奈。第二 , 顧愷之喜歡用動態 、 衣飾 、 環境展現人物神 

    [ 3 ] 楊 臣彬 . 顧愷之 傳世畫名跡 : 《 洛神 賦 圖》 卷【 M 】 . 天  津: 天 津人 民 美 術 出版 社 , 1 9 9 2 .  

    態, 創造情感氛 圍, 營造 “ 超以象外 ” 的藝術境界?!?洛  神賦圖》 中洛神凌波御風 、 長袖垂掛 、 裙裾搖 曳 、 姿 態  從容 、 神態飄逸 , 展現 出一種仙逸 靈秀、 含蓄朦 朧 、 優  雅高貴 的仙人形 象 ;曹植則頭 戴梁冠 、身穿寬衣 長  袍, 充滿 了貴族文人的精神 氣質。為表現 “ 夜耿耿 而  不寐 , 沾繁霜而至曙 ” , 畫家將曹植置于洛 水岸邊 , 通  過周 圍的情 景展 現出一種離愁 別恨和惆悵之情 。同   時, 畫面景物也 是高度 形象化 的 , 云 中明月 、 朝 霞初  升、 游 龍騰空 , 各種 景物 充滿神話 色彩 。 展 現 出一種  浪漫主義色彩。第三 , 在構圖處理上 , 《 洛神賦 圖》 結  構 嚴密緊湊 , 人物疏 密搭 配 , 時空 自然交替 , 人物 、 山  
    2 1 2  

    [ 4 ] 李茂 昌. 顧愷之 《 洛神 賦 圖》 的 藝術創造 與特點『 J 1 .   河南大學學報 : 哲學社 會科 學版 , 1 9 8 8 ( 5 ) .  

    [ 5 ] 王紅偉. 從《 洛神賦 圖》 看詩 與畫 的關 系『 J 1 . 吉林 藝   術學院學報 , 2 0 1 2 ( 1 ) .  
    [ 作者簡 介]  
    吳杰( 1 9 8 0 ~ ) , 男, 河 南 安 陽人 , 碩士, 安 陽工 

    學院藝術設 計學院講師 , 產品設計教研 室主任 , 研 究  方向為藝術設計 、 繪畫的教 學與研 究。  

    [ 責任編輯  ***怡]  







     




    《洛神賦圖》之美術賞析

    《洛神賦圖》之美術賞析

    學號:20114170344 姓名:韓子琦 專業:電子商務 顧愷之是東晉著名的畫家,他以“遷想妙得”之筆,繪“傳神寫照”之像,在當時和后世的影響極大。他的一生畫跡頗多,其中以《洛神賦圖》等最為著名?!堵迳褓x圖》是顧愷之觀三國曹魏時建安著名文人曹操第三子曹植所寫《洛神賦》這篇著名文學作品后有感而創作的,是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

    傳說曹植少時曾與上蔡縣令甄逸之女相戀,后甄逸之女被嫁給其兄曹丕為后,而甄后在生了明帝曹睿后又遭讒致死。曹植在獲得甄后遺枕后感而生夢,因此寫出《感甄賦》以作紀念,明帝曹睿將其改為《洛神賦》傳世。而洛神是傳說中伏羲之女,溺于洛水為神,世人稱作宓妃。把甄后與洛神相提并論,實際上也是一種對甄后的懷念和寄托。

    《洛神賦圖》全卷分為六個部分:初臨洛水,洛神出現,神人對唔,離別時刻,駕舟追趕和走馬上任。展開畫卷,只見站在岸邊的曹植表情凝滯,一雙秋水望著遠方水波上的洛神,癡情向往。梳著高高的云髻,隨風而飄起的衣帶,給了水波上的洛神一股飄飄欲仙的來自天界神秘之美感。她欲去還留,顧盼之間,流露出傾慕之情。初見之后,整個畫卷中畫家安排洛神一再與曹植碰面,日久情深,最終不奈纏綿悱惻的洛神,駕著六龍云車,在云端中漸去,留下此情難盡的曹植在岸邊,終日思之,最后只能依依不舍地離去。這其中泣笑不能,欲前還止的深情,最是動人。畫卷曲折細致而又層次分明地描繪著曹植與洛神真摯純潔的愛情故事。人物安排疏密得宜,在不同的時空中自然地交替、重疊、轉換,而在山川景物描繪上,亦無不展現出一種空間美。全畫用筆細勁古樸,恰如“春蠶吐絲”,山川樹石畫法質樸,正所謂“人大于山,水不容泛”,體現了早期山水畫的特點。 《洛神賦圖》無論從內容、人物造型、藝術結構、環境描繪和筆墨表現的形式上來看,都不愧為中國繪畫史上的瑰寶之一。此卷一出,無人再敢繪此圖,故成為千百年來中國歷史上最大影響力的名著和最為世人傳誦的名畫。

    《洛神賦圖》最大的藝術特點在于畫中人物秀骨清相,似覺生動,若對神明。顧愷之把“傳神”作為評畫的第一標準,以描繪對象客觀所具有的或應該具有的思想感情、生活情調、論傳神的得失來衡量每一幅畫作的成敗。畫卷以形為基礎,而同時又通過形來傳神。其中人物的頭部描繪得最為細致,而頭部的眼睛刻畫最為生動傳神,從中不僅反應出人物的內心情感和性格神氣,也反映出當時以顧愷之為祖的繪畫風格。

    中國的繪畫藝術,在世界繪畫史上獨樹一幟,用傳奇的文房四寶,絢麗的色彩,優美的線條,描繪出一幅幅神奇的畫作,也似乎在演繹著一段段傳奇的歷史。繪畫藝術中獨特的技法、獨特的畫法、獨特的意境與獨特的中國元素,值得我們不斷去探索,去研究!

    一代宗師顧愷之所著的《洛神賦圖》保留著魏晉六朝的畫風,畫卷發揮了高度的藝術想象力,富有詩意地表達了原作《洛神賦》的意境,可謂是書法境中的另一種毫不遜色的《洛神賦》,值得我們去欣賞,去學習!

    顧愷之《洛神賦圖》的多維賞析
    ◎張 慧 
    ( 許 昌學院美術學院 , 河南 許 昌 4 6 1 0 0 0 )  

    六 朝時期 , 女性題材成 為各種藝 術創作 的主題 ,  

    ( 二) 《 洛神 賦 圖 》 的 主 要 內容 

    美麗迷 人的洛神 更是成為許 多藝術作 品中不可 或缺  的藝術形 象。曹植 以優 美動人 的《 洛 神賦 》 抒發 了自   己對意 中人的深切懷念 之情 , 《 洛神賦 圖》 是顧愷之  有感于 曹植的《 洛神賦》 而創作 的浪漫主義 愛情題材  繪畫。 畫家將文雅華 麗的詩賦 句子轉化 為具體 生動 
    的繪 畫形象 , 詩 中有 畫 , 畫 中有詩 , 詩畫 結合體 現 出   獨特的審美意境 。畫家高超 的繪 畫藝 術水平也 是《 洛 

    《 洛神 賦》 共用六個段落 來描 寫曹植 與甄 氏人神  分離 的故事 , 故事將容貌 非凡 的甄 氏描 繪成 “ 翩若驚  鴻” 的洛神 , 兩人情投意合 , 無奈人神 有別 , 無法長相  廝守 , 只 留無盡思念 。根 據《 洛神 賦》 , 《 洛神賦 圖》 共  分為四個段落。第一段主要描 繪了傍晚時分 , “ 余” 在  水濱散步 , 流水潺潺 、 鮮 花盛開 , 此 時洛神 “ 回翔于碧  水之 間” ,彼此 思慕之情 躍 然紙上 。第二 段描 寫 了   “ 余” 與 洛神 四 目相對 、 人 神殊 途 的哀 怨 、 悲傷 與無  奈 。與他們悲傷流轉相 對應 的是 兩種 迥然不 同的場 
    景: 一邊 是風 神、 河神 、 水神 以及 女媧正在嬉 戲 , 一派  熱鬧 的場 景 ; 另一邊 則是 垂柳 稀疏 、 河水 靜止 、 兩人  凝望, 氣氛 寧靜壓 抑 , 這種 畫面帶給欣 賞者無限 的期 

    神賦 圖》 成 為經典作 品的主要 原 因, 對其藝 術特點 的  分析有助于 我們清晰地把 握魏晉之 后我國繪 畫史的  發展方向和整體走 向。  


    、

    《 洛神賦 圖》 的創作 

    《 洛神賦 圖》 是 我 國東 晉時期著 名畫家顧愷 之創  作的一幅詩 畫結 合的繪 畫作品 ,也 是顧愷之摹 本 中   流 傳下來的精 品。 目前流傳 的《 洛神 賦圖》 一共 有四  個 摹本 , 分 別收藏 于北 京故 宮博物 院 、 遼 寧博物 館 、  
    美國弗利爾藝術博 物館和 中國 臺北 “ 故 宮博物 院” ,  

    望。 第三段描繪的是激揚、 迷離 、 依依惜 別的場 面。 洛  神 乘著云車駛 向遠方 ,眼神 中流露 出無限 的不舍 與  依戀, 在這離 別的場 景 中, 龍、 魚、 云等 都呈現 出奔放  飛馳 的生動狀態 , 給人 以驚心動 魄之感 , 悲劇情感達  到 高峰 , 場景催人 淚下。第 四段 描繪 了洛神 離去 后 ,   “ 余”急忙追趕 已不見 佳人影蹤 , “ 夜耿耿而不 寐 , 沾  繁霜而至曙 ” , 這種深深
    的思念之情躍然紙上。  

    其 中北京 故 宮博物 院收藏 的摹本 保 存較 為完整 , 在  畫風 上最 接近 六朝 作品。 作品橫長 5 7 2厘米 , 縱長 2 7  
    厘米, 共描繪 了 6 1 個 人物 , 此外, 還描 繪 了山石 、 動  物、 花鳥等形 象 , 設色 清新典雅 , 用筆 細致 , 長卷構 圖  開創 了中國繪 畫長卷 的先河 。  

    二、 《 洛神賦 圖》 的藝術特點 
    《 洛神賦 圖》 是 畫家顧愷 之有 感于 曹植 的《 洛神  賦》 而創 作的一幅浪漫 主義 題材繪 畫, 但該 作品并不  是《 洛神賦 》 的簡單 形象化 , 而是 畫家傳達 真實 情感  的一種方式。由此 可見 , 從藝術特點上對《 洛神賦 圖》  
    進行賞析具有重要的意義。  
    ( 一) 線 條 

    ( 一) 《 洛神賦 圖》 的來源  《 洛神 賦 圖》 是畫 家顧愷之 有感于三 國時期著名  文學 家曹植 的《 洛神賦 》 而創 作 的 , 二者不 僅在情 感  上具有傳承 關系 ,在人物 與主題上 也構成 了互文關  系?!?洛神賦 》 原名《 感甄賦 》 , 是三國時期建安文學代  表人物曹植為懷念甄 氏創作 的一 首辭賦 。相 傳 , 曹植 
    少時便對甄 氏有好感 ,后 來甄 氏成 為袁紹之 子袁熙  之妻 , 后作 為俘 虜轉嫁 給曹 丕 , 成 為妃子 , 在皇后 郭  氏的挑撥下被賜死 。甄 氏死后那一年 , 曹植被人誣陷 

    顧愷 之 喜歡 以細 長繁 密 的線 條來 表 現事 物 形  象?!?在洛神賦》 中線條 的運用不再是平滑無 變的線 ,   而成為春蠶吐絲 、 六法兼備 的高古游絲描 , 圖中線條  多 以勻稱 的圓弧形 中鋒線為主 ,線條流暢 、似 拙實 

    進 京辯誣 , 在京師洛 陽 , 曹植看 到甄 氏所 生之子 曹?!?( 即后來的明帝 ) , 想起甄 氏。 在宮 中, 又收到曹丕賜予  的甄 氏遺物 , 睹物 思人 , 百感交集。 在從洛陽返回封地 
    途經 洛水 , 人 困馬乏便夜 宿岸邊 , 恍惚 間見一佳人 凌  波御風而來 , 神似甄 氏, 驚醒后才發現是南柯一夢。 回 

    巧, 使 人物形 象充滿 動感 、 柔 中帶傷 , 既使得 畫面 充  滿詩情 畫意 , 又增添了悲涼之感。顧愷 之在 勾畫人物  面部 表情時精密 圓熟 , 從細處人 手表達思 想情感 , 尤  其是在 衣服 飄帶 、 云水 等的刻 畫上更是動感 十足 、 柔  中帶 剛。顧愷之采用 的“ 春蠶 吐絲” 筆法筆勢 內斂 、 沉  穩 蓄力 、 婉轉 剛烈 , 蘊含 著 無限 的力量 , 使人 物造 型  典雅、 傳神 , 畫面 空靈豐 富 , 線 條已不 再是單 純表現  形象 的手段 , 而具有了 自身實際存在的意義和價 值。  
    ( 二) 設 色 

    到封 地后 , 這 一夢境縈繞 在曹植
    腦 海 中, 他便 以此 為  題材 , 寫了一篇感人肺 腑的《 感甄賦》 , 后改名 為《 洛神  賦》 。 [ _   在《 洛神賦》 中曹植假借對洛神 的向往 既表 達  了他對甄 氏的深切 思念之情 ,也 將 自己屢 遭猜忌 的  郁積心情淋漓盡致 地抒發出來。  

    《 洛神賦 圖》 在 設色 上綜合 運用 了勾勒填 色 、 凹 
    2 1 1  

     ̄ ,L ?。?on


    瓣鎣 第  



    ,

    ,

    ,

     

    。

     

    ,

    ,

    ,

     



      ,



     



     



     

    ,

    ,

    ,

     



     





     

    凸染法和墨色暈染等技法 ,突出 了畫面 的質 感和層 

    次感 , 而且還注意到 光影效果 的運 用 , 以環境 來烘托  人物。此外 , 畫家還使 用平涂 的方 法 , 以顏色 來表現  人物的身份和地位 , 以顏色搭配來表現 空間位置 , 而 
    且還主要使用素色來塑造人物形象 , 從而使畫面層次  目了然 。 這種不溫不火 、 沉穩樸素的設色風格 , 既使  得畫面充滿 了詩情畫意 之感 , 又為故 事的發展 營造 了  


    之情在《 洛神賦》 中得到了真切 的體 現?!?余” 對洛 神  的深情凝 望和執 著追求 ,象征 著曹植對他與甄 氏之 

    間美好 愛情 的追 求 ; 人神殊 途的無奈和哀傷 , 象征 著  現 實的殘酷 , 體現 出一種 強烈的悲情意識 , 這種痛 苦   在現 實生活 中無法得到釋放 ,他便 通過創作 的方 式  尋 求解脫 ?!?洛神賦 圖》 中, 畫家通過對人物內心世 界  的刻畫來表現對生命 的關注 。畫家將洛神刻 畫成一 
    個 溫柔 、 美麗 、 端 莊的女 子 。 并對洛 神豐 富復雜 細膩 

    合適的環境氛 圍, 顯示了畫家高超的設色水平 。  
    ( 三) 布局 

    《 洛神 賦 圖》 在 構 圖上既使 用 了多畫面 構圖法 ,  
    也使用 了卷軸構 圖形 式。所謂多畫面構 圖法就是 以  多幅畫面來表達一個 完整 的故事 主題 ,這種構 圖方  式與我們今天 常見 的連環畫相類似 ,但不 同之處在  于連環畫是在 多畫面 中講 述不 同的故事情 節。[  在 

    的內心 情感進行細致 的刻 畫, 既肯定 了個體 情感 , 又  喚醒了人們 的生命意識。  
    ( 二) 宇 宙深 境 的 呈 現 

    《 洛神賦 圖》 中畫家利 用不 同背景分 割 畫面 , 以主 要  人物的重復 出現使各 畫面既相連又 有區別 ,首尾 呼  應, 和諧統一 。卷軸構圖 的特點是隨著畫面的不斷展  開, 引領欣賞者在不知不 覺中走入故事情 節 , 并將 各  個情節很好地連貫起 來 , 使 畫意詩情更 為濃厚?!?洛  神賦 圖》 將《 洛神賦》 中的洛神初 現 、 人神凝 視 、 洛 神  歸去 、 駕舟追趕等 內容生 動地 展現在我們面
    前 , 故 事  情節緊湊 、 完整?!?洛神 賦圖》 在人物與景物的關系處  理上采 用了縮小 景物 、 放 大人物 的方式 , 這使 畫面情 
    節顯 得熱 鬧、 緊張 、 倉促 , 同時在表 現人物 主次上 采  用 了對主要人物拔 高擴大 的處理 方法 ,凸顯 了畫面  主題?!?洛神賦 圖》 是 根據悲情之 詩創作 出來 的悲情  之畫 , 因而 , 表現出一種憂傷 的格調 。  
    ( 四) 傳 神 

    中國傳 統宇 宙觀 認 為宇宙是 一種 無限 的時空 ,   在其深處是生生不息之氣 , 是無盡 的虛空 , 只有超越  這種虛空才能獲得領悟 _ 4 ] , 因而 , 中國藝術家在創作  時都非常重視對宇宙氣韻 的表現。曹植在《 洛神賦 》   中運用虛實相生 的手法將心 中的思念之情 與宇宙意  象結合起來 , 以心靈之睛來觀照萬物 , 超 越具體有限  的情景和物象 , 刻畫了一個實景 與幻境 、 虛實結合 的  虛靈 空間 , 表現 出一種氣韻 生動 、 壯 闊幽深 、 深沉虛  空的宇宙深境。在《 洛神賦圖》 中, 顧愷之將有限 的物  象和場景置于空 白的畫底 上 ,并將背景 不同的空 間  組織起來 ,使用 虛實相 生和虛實結合 的方法來表現  超 曠空靈的宇宙深境 。有限的景物與無限 的空 間、 特  定 的時空與虛幻 的場 景 、線條刻 畫的具體個體形象  與線條之外 的無限空間 ,虛實之 間體現 出畫面 的空 
    間感 、 宇宙的靈氣和生命 的節奏。   顧愷之 的《 洛神賦圖》 是我 國魏晉 時期詩畫結合  的杰 出代表 , 被譽 為我 國長卷繪畫的“ 始祖 ” 。_ 5   在中 

    顧愷之在塑 造人物形象 時著重描繪人物 的精 神  風貌和境界 , 著意于 “ 傳神 ” 。在《 洛神賦 圖》 中, 畫家  主要通過對人物 眼神 的刻 畫來 實現傳情達意 。洛神  與“ 余” 的思 慕之情 、 欲 言又 止之情 以及人 神殊途 的  無奈 與無限留戀之惰 ,都是通 過眼神來傳達 的。此  外, 顧愷之還通過對 人物服飾 、 動作 以及環境 等的描 

    國現存 的古代作 品中 , 《 洛神賦 圖》 是最早 以繪 畫形  式來表現 文學作 品的。顧愷之對《 洛神賦》 的獨特理  解, 以及其豐富的想象力 , 更是成就 杰作《 洛神 賦圖》   的重要原 因。無論從人物 造型 、 筆墨表現形式 , 還是  從構 圖設色 、 詩意處理來看 , 《 洛 神賦 圖》 都堪稱 是我  國傳統繪畫藝術作品 中的瑰寶。  
    [ 參考文獻]   [ 1 ] 馬柯且. 顧愷之 的《 洛神賦 圖》 中的審 美觀 念 
    探微『 J 1 _ 芒種, 2 0 1 2 ( 1 2 ) .  

    繪來刻 畫人物精神領域。在《 洛神賦 圖》 中, 顧愷之通 

    對洛神 和“ 余” 的服飾和姿 態的刻意描繪展 現了二  人 的含蓄 與優 雅之態 ;通過對 環境 的描繪烘 托了人  物 的驚喜之 態 ; 為表現 “ 余” 的失望與恫悵 之情 , 畫家  將人物放置在洛水邊 , 更添離別之情 。  

    三、 《 洛神賦 圖》 中審美意境的體現 
    意 境對 于 中 國詩 畫來 說是 一 種 至高 的 審美 追 

    [ 2 ] 楊 臣彬 . 顧愷之 傳世 畫名跡—— 洛神 賦 圖卷  【 M1 . 天津: 天津人 民美術 出版社 , 1 9 9 2 .  

    求。在《 洛神賦 圖》 中, 畫家以情景物的相互交融來體  現 審美意境 ,并 以虛實結 合的方法來表現 對人生的 
    理 性感悟 , 呈現宇宙深境 。  
    ( 一) 人 生境 界 的 追 求 

    [ 3 ] 熊燕 霞. 《 洛神賦》 與《 洛神賦 圖卷》 的 審美比  較【 J ] . 貴州大學學報 ( 藝術版 ) , 2 0 0 9 ( 3 ) .   [ 4 ] 常德 強. 《 洛神賦 圖》 情 感表達 中的三重 蘊含 
    【 J ] . 揚 州職業大學學報 , 2 0 0 8 ( 1 2 ) .   [ 5 ] 王紅偉. 從《 洛神 賦 圖》 看詩 與 畫的關 系   吉  林 藝 術 學 院 學報 , 2 0 1 2 ( 1 ) .   [ 作者簡介 ]   張慧( 1 9 8 l 一

    中國封 建社 會時期 ,儒 家思想一直 占據統 治地  位, 這 嚴重束縛 了人 們l 的思想 。魏晉時期社會動蕩不  安, 促進了人們思想 解放 , 人們開始思考 生命 的價值  和意義。面對生命 中求而不得的痛苦 , 藝術家們便在  作 品來尋 求解脫 。[ 。   曹植對甄 氏深切 的懷念 與思念 
    一 … … 一 ~ … 一 , , , , …   ,

    ) , 河 南鄭 州人 , 碩士, 許 昌 學院 

    美術學院教 師, 研 究方向為藝術設 計。   I 責任編輯

    ***怡】  

    2 1 2  


    分頁:12 3

    Tags:洛神賦賞析  曹植洛神賦賞析  洛神賦翻譯  洛神賦名句  洛神賦全文  洛神賦原文  曹植的洛神賦  曹植洛神賦  白馬篇洛神賦  趙孟頫洛神賦  洛神賦十三行  送別王維賞析   

    猜你喜歡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欄目/內容頁底部
    bl同性视频黄网站,国产精品电影无码电影网,无码精品A∨在线观看中文
  • <td id="gwcse"><source id="gwcse"></source></td>
    <menu id="gwcse"><tt id="gwcse"></tt></menu><nav id="gwcse"></nav>
  • <nav id="gwcse"></nav>
    <tt id="gwcse"><strong id="gwcse"></strong></tt>